在黑透了的夜色下,微风吹的路边新长的树叶沙沙直响。七里街上,秋瑶和邹明朗化二人并肩而立走着。“先走了。”至一岔口,秋瑶回过头,对邹明朗化说到。三月底的夜幕降临时,气温较为明显回升较为明显,但微风中偶尔会会参杂着几缕寒意。“你现在的在哪儿住?我送你回家去吧。”邹明朗化头顶的路“先走了。”至一岔口,秋瑶回头,对邹明朗说到。。...

在黑透了的夜色下,微风吹的路边新长的树叶沙沙作响。七里街上,秋瑶和邹明朗二人并肩走着。

“先走了。”至一岔口,秋瑶回头,对邹明朗说到。

四月初的夜晚,气温回升明显,但微风中偶尔还会夹杂着几缕寒意。

“你现在在哪儿住?我送你回去吧。”邹明朗头顶的路灯发着昏暗的黄色光泽,照在他充满笑意的脸上。

“在北街那边,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秋瑶表情淡然,白净的脸上五官精致,浓黑的长发没有认真打理,随意拢在耳后扎起,戴了顶黑色鸭舌帽,配上她一身黑色运动服,整个人都生生压进了这暗夜之中。

“你要是还在之前的房子里住多好。”以前他们是邻居,就在前方不远处一个叫南里的老旧小区里,小学时候他们是同班同学,一起上放学,一起写作业。

直到三年级时秋瑶搬去了江城,他们也断了联系。

“回不去了。”秋瑶点头笑了笑。

“……要不你还是来实验上学吧,这样我们在一个学校,还能继续做同学。”

七里街是条勉强算是有两排车道的小巷子,离北安市第二中学和实验中学很近,营业的多是针对这群学生的店面。

其中一家名为“蓝光”的网吧人满为患。

“怎么了星子?刚排位赛打的那么爽怎么还哭丧个脸?”蓝光网吧老板赵铭见高梓星起身穿上了外套,满脸不悦,问到。

“月考成绩出来了,他要回家去受死了!”坐在右侧的代勒边幸灾乐祸地说着边拿起电脑桌上的快见底了的可乐,拧开了一饮而尽。

“你怎么做到的?”高梓星俯视着代勒,表情凝重。

“什么怎么做到的?”赵铭也起了身,已经九点多了,晚上有网管盯着,他该收拾收拾准备回家了。

代勒抬了抬眼皮扫了高梓星一眼,用不到一秒的时间便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了,不屑的咧了咧嘴,没有理他。

其实高梓星不止一次问过他这个问题了。

“……你们学神是用什么时间来学习的?”

“这是我们学神的秘密!”代勒扬了扬他高傲的头颅,拎着可乐瓶的右手抬起,对着约五米远处的角落里的垃圾桶眯了眯眼,“嗖”的一声,投篮成功。

作为二中校草的代勒耍帅的功底很扎实。

蓝光网吧门口不足百米处,几个从旁边饭店出来的人浑身酒气的晃晃荡荡的走过去,有的口吐芬芳,有的互诉衷肠,邹明朗下意识拉了秋瑶一把,和这群人保持了一定距离。

“干嘛呢!瞎吗?”高梓星刚从网吧出来,便被拉着秋瑶后退一步的邹明朗撞到了。

本是小事情,虽然高梓星脾气不好,但若是以往,他也不会去对这种无意的事情斤斤计较,他还是讲理的。

但他今天心情相当的差。

游戏玩了一半就接到了他妈妈的电话,他吓的赶紧静音了,直到充值的时间到了,才看见手机上显示的8个未接电话……

“对不起!”邹明朗见此人怒气值有些高,赶忙道歉。

“我新买的球鞋,就被你的大脚丫子咔嚓一下子踩出了个印子,你问问我的鞋原不原谅你。”

邹明朗一愣,低头看了眼高梓星脚上穿的那双明显穿了很久的篮球鞋,意识到这人是在故意找茬,然后将秋瑶护在了身后,“哥们,过分了吧?”

“你星哥我TM就不知道过分两个字怎么写!”高梓星说着,抬腿一脚踢在了邹明朗的肚子上,邹明朗毫无防备,捂着肚子向后退了几步倒在了地上。

之后高梓星抬起右腿就要在邹明朗身上补一脚。嘴上还叫嚣着:“滚蛋……”

秋瑶微微抬头从帽檐下看着高梓星,然后右手食指横着在鼻子下面蹭了蹭,帽檐遮住了她皱着的眉头,和冷着的脸,只见她向前跨了两步,猛的到了高梓星身后,抬腿踢在了他立在地上的左腿膝盖回弯处。

“啊……”

高梓星重心不稳,抬起的腿还没踢在邹明朗身上,便因这突然的一击单膝跪在了邹明朗面前。

“和我朋友道歉。”秋瑶站在一旁看着高梓星,冷冷地说到。

“我C……”高梓星有些懵,懵过之后立刻起身冲着秋瑶就过去了,被踢过的左腿隐隐作痛,“我TM不打女的,别逼我跟你动手!”

高梓星从没见过这么狂的女人,而且表情冷酷气场强大,原本稳步提升的怒气值突然停滞了。又一想到她刚刚那稳准狠的一脚,不禁怂怂地看了眼停留在网吧门口的代勒。

他到也不是怕了这女生,而是……真的……没办法和女生动手打架呀……可他作为二中小霸王,面子也很重要!

“你可以不把我当女的。”

高梓星还没来得及从代勒哪里得到有效回应,便听见秋瑶的话,忍不住说了句脏话冲着秋瑶过去了。

真的没办法把她当女的了,太气人了。

秋瑶淡定站在原地,待高梓星接近她的一刹那,迅速抓住了他的手腕,转身耸肩弯腰,一个漂亮的过肩摔,高梓星躺在了地上。

高梓星更加不知所措了,懵懵的……继续放开的打的话,也不是没有胜算,毕竟正直十六七血气方刚的年纪,打过几次胜架,力气还是有的,但若赢了会被说他欺负女生,输了又丢不起这个人。这涉及他以后在这片混的名声,一时骑虎难下,不自觉又将目光投到了停留在网吧门口的代勒身上。

秋瑶看了看眼前迅速败北的高梓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他网吧门口的同伙,见那人没有过来救援的意思,扶正了帽子,咧着嘴角轻嗤了一声。

代勒不屑于和一个女生计较,他也知道高梓星并非胡搅蛮缠之人,并未在意,便靠在了扶栏上,打算看热闹。

他上哪去想到高梓星会被一个女生碾压至此,直到距离他不足百米的秋瑶的眼神望过来,他才从她刚才利索的打斗中缓过神来,几不可查的提了提嘴角,心想,高梓星这鼻子灰是抹不掉了。

虽然高梓星是他兄弟,但不知为何,他很想笑。

邹明朗已经八年没见秋瑶了,期间也未曾联系,完全不知道她竟然还有这么两下子,和高梓星他们一样,愣住了。

秋瑶拽了拽黑色外套,冷着脸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看着高梓星说到,“既然你刚才都跪在我朋友面前了,那这个歉我就算你道过了。”

秋瑶不想招惹是非,回北安不是她所愿,但也不是她能控制的,所以她只想安心学习,一年半后再离开。若不是下午闲逛时碰见了曾经的邻居兼同学邹明朗,她连朋友都不想交。

她抬眼看了下那个站在网吧门口明亮的灯光下的白衣少年,转身对着邹明朗说,“走吧。”

“老代……”人走远了,高梓星还觉得有点懵,然后扭头看了眼代勒,走了过去,低下头,原本就哭丧着的脸更难看了。

“哈哈,那人谁?”代勒还沉浸在北安二中的小霸王被一个女生打了的笑话中,又看见高梓星一脸懵逼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然后仰起头看着秋瑶离开的背影,硬朗帅气的面庞被月光镀上了一层光。

“不清楚是哪儿冒出来的……但肯定不是二中的,我以前没见过他们……我该咋办?”高梓星委屈巴巴地看着代勒。

“人还没走远,拽过来打一顿。”少年看着高梓星的模样,憋着笑。

“……大哥……你在说真的吗?”高梓星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不然呢?你又不想吃这个亏。”代勒抬头,一个松垮又帅气的笑容终于绽开在脸上,说完便迈腿走了。

“一个女生我怎么下得去手……”

高梓星很是憋屈,握了拳头又不得不松开,只能不停的用“我不打女生”五个字来宽慰自己,心想着她去烧高香吧,遇到了这么有善心的自己。

“瑶瑶,你怎么这么厉害……”穿过了一条幽暗的胡同,邹明朗打破沉静。他被想保护的人保护了,震惊之余又有些觉得不是滋味。

秋瑶曾经是他们班为数不多的女生中他觉得最漂亮的那个,但是那时懵懂,不懂情爱,只是觉得每天和她一起上下学一起写作业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后来年龄渐长,同学中有了早恋的,他才突然发现没有比秋瑶更漂亮的女生了,可他早就已经失去秋瑶的联系方式。

“去过一阵武术班。”秋瑶淡淡的说着。

“哦。”

“嗯。”

秋瑶点点头,她自小话少,虽然和邹明朗久别重逢,但实际也没熟络到哪里去。

七里街尾处分道扬镳,秋瑶向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位同学,我好想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