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彤回去了。”秋瑶回去房门了房门,她的母亲秋曼站起身迎上了前,秋瑶抬起头看了她几眼,随即便被她身后的男人引去了目光。“快叫叔叔!”秋曼急忙朝后让了一步,指指身后的男人对秋瑶说到。那男人三十多岁的模样,和秋曼年龄相差不大,有着中年人男子的独有韵味,成“快叫叔叔!”秋曼赶忙向后让了一步,指着身后的男人对秋瑶说到。。...

“瑶瑶回来了。”秋瑶回家推开了房门,她的母亲秋曼起身迎上了前,秋瑶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便被她身后的男人引去了目光。

“快叫叔叔!”秋曼赶忙向后让了一步,指着身后的男人对秋瑶说到。

那男人四十多岁的模样,和秋曼年龄相仿,有着中年男子的独特韵味,成熟儒雅,并且有着一双好看的眼眸,他微笑的看着秋瑶。

“叔叔。”对于家里突然多了个陌生人秋瑶有些惊讶,随后便礼貌的点了点头。

虽然第一次见到,但两个月前秋曼突然说要带她回北安,并说可以托关系帮她办转学手续,秋瑶便猜到了一二。

“秋瑶是吗?你妈妈果然没有骗我,确实比她年轻时好看。”那男人绅士地笑着。

秋瑶淡淡与他对视没有接话。

她不排斥母亲秋曼与男人接触,曾几何时她也想过她的母亲需要一个男人的肩膀做依靠,但秋曼眼光太差,当年嫁的老公总用拳头说话,后来找了个拼着人皮的畜生。

眼前这个虽然模样良善,可秋瑶却怕了,她不确定这副皮囊之下装着的是些什么东西。

“瑶瑶,过去坐会儿。”秋曼见着气氛有点尴尬,往沙发处推了推秋瑶,然后自己进了厨房端出了切好的果盘,放在了茶几上。

“秋曼,我就先走了,时候也不早了,不打扰你们休息了。”男人看着秋曼,说话的时候眼中始终带着笑意。

秋曼和他对视了下,又看了眼表情冷淡的秋瑶,也就没有留他,秋瑶更不会开口。秋曼将人送出了房门,等电梯开了后见人上去了,才回到屋内。

“瑶瑶,你不要误会,我和他就是普通朋友。”秋曼一进屋,见秋瑶在沙发上坐着,一种愧疚感油然而生,边向沙发处走着边说到。

“那是你的自由,别被骗了就行。”

“……我还有什么值得被骗的……”秋曼瘫坐在沙发上,憔悴了半生,如今她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

电视上放着的小品节目里,正讨论着“天真无邪”,但俩人都看不进去。

“不要乱想了,真的是普通朋友。”秋曼抬屁股往秋瑶身边挪了挪。

“我没有乱想,是你觉得我在乱想。”秋瑶扭头看着秋曼。

“好吧……是我的问题,但真的只是朋友,我让他过来其实就是想让你们见一见。”

“你觉得好就行,我暂时保留意见,但要是他对你不好,你也别再怪我冲动了。”秋瑶拿起一粒葡萄,咬在嘴里吸了一口,将剩下的葡萄皮扔进了垃圾桶中,甜中带些酸,还有籽。

去年秋曼因工作结识了一个叫尹翔的中年男子,外表看着不比今天见到的这位差,秋瑶还一度为秋曼感到高兴,就差把人领家来一起生活了。

可是那尹翔的妻子却先登了门。

秋曼受了委屈,秋瑶气不过,拿着根钢管冲进了尹翔的公司,当着他同事的面将人打倒在地,肋骨骨折,头部缝针。

那是秋瑶第一次真的与人动手打架,打的时候不觉害怕,打完了却心慌的不行,害怕承担后果。

但做都做了,后果逃避不了,于是拘留退学,再然后就到了今天。

“……瑶瑶……先不说这个了,你转学手续办好了,二中,北安最好的高中了。”秋曼自然知道秋瑶话外之意,有人替自己出头自然好,但那是自己相依为命的女儿险些用前途去换来的,所以她埋怨。但更恨自己遇人不淑。

“嗯,知道了。”

“……明天就带你去学校,等你顺利入学我就走了,让你们见一见,是想着你自己在北安,万一有点什么事,也能有个人帮我照顾一下你……”

“……什么时候走?”秋瑶新拿起一粒葡萄,刚递到嘴边,听见秋曼的话了便停了下来,扭头看她。

“明晚。”秋曼说着话,伸出手抚摸着秋瑶的后背,漂亮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兴奋中带着疲惫的笑容。

去年她和尹翔的事情闹的很大,公司鉴于秋曼一直以来的业绩,有意将她外派到澳洲。

经过此事,秋曼也不想在江城继续待下去了,秋瑶也没学上,母女二人便商量着一个回老家一个出国。

“妈……”

“你要好好学习,专心备考。这个房子你安心住着,房租水电都不需要操心。”

秋瑶盯着电视看,但演了些什么她却不知道,只听见秋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嗯。”秋瑶轻声应了声。

“北安二中再好也比不过江大附中,所以你不能放松。妈妈没办法一直在你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秋曼语气平淡,表情更平淡,但内心却难过死了,秋瑶如今十六岁了,她仿佛一直在说这样的话。

“嗯,放心吧!困了,睡觉去了。”秋瑶扭头冲秋曼笑了笑,以表示自己真的没关系,之后起身回了房间。

到房间了拿起手机,才发现邹明朗给她发了好多条消息,其中还有一个已取消的聊天申请。这才想起她中午睡觉时候来了通骚扰电话,她一烦躁便将手机调成了静音。

邹明朗:“瑶瑶,我打听了一下,晚上那个人叫高梓星,和他一起的叫代勒。”

邹明朗:“高梓星这人看上去就不太好惹,但好在你是个女的,要是以后再见着了,你道个歉,他们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邹明朗:“你真的不要逞强,你功夫是不错,但耐不住男的力气大,真打起来你讨不到好的。”

秋瑶:“知道了”。

秋瑶回了一句,她也不想于这种无意义的事上浪费精力,她没心情也没兴趣,但是道歉她还做不到。

邹明朗:“你问问你妈打算让你转学去哪?千万别去二中。”

秋瑶本来打算回一个信息,便去换衣服洗漱,刚把手机放下,见着屏幕又亮了起来,邹明朗那边秒回了。

秋瑶:“就是去二中。”

秋瑶突然想起了刚刚客厅里站在的那个陌生男人,他和秋曼的几个暂短的眼神交流中透着不可言说的暧昧。他儒雅绅士,或许可以给秋曼一个庇佑呢?那这样的话,自己刚才的反应会不会不礼貌?

但秋瑶转念一想,他俩要是有可能的话,秋曼就不会出国了吧,至少不会如此着急。

邹明朗:“图片.jpg”邹明朗发了个绝望的表情。

秋瑶:“?”

邹明朗:“高梓星就是二中的……”

秋瑶:“哦。”

邹明朗:“瑶瑶,听我的,见到他们了真的不要逞强。”

秋瑶:“你不说他不会跟我一个女生计较吗?”

秋瑶烦闷的心情莫名加重。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位同学,我好想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