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预备铃声响了。“走吧,我带你去教室。”闫红义说着起了身,先向代勒坐着的桌子前走了几步,见他认真写着检讨,“给你一节课的时间在这写。”“得嘞~”后闫红义端着他的白瓷茶杯到了置放在办公室门口处的饮水机旁,接满了水。“咱班要新来个美女!”罗“走吧,我带你去教室。”闫红义说着起了身,先向代勒坐着的桌子前走了几步,见他认真写着检讨,“给你一节课的时间在这写。”。...

上课预备铃声响了。

“走吧,我带你去教室。”闫红义说着起了身,先向代勒坐着的桌子前走了几步,见他认真写着检讨,“给你一节课的时间在这写。”

“得嘞~”

之后闫红义端着他的白瓷茶杯到了放置在办公室门口处的饮水机旁,接满了水。

“咱班要新来个美女!”罗杭刚进一班教室门口,就立刻忍不住向大家公布了这个消息。

“真的假的?”

“真的,我刚才办公室门口路过,看着老魏把人交给了老闫的。”罗杭义正言辞,走到了讲台上。

“新来的不稀奇,主要是我们不太相信你的审美。”李晖补刀到。

“哈哈哈哈。”

高一那年歌唱比赛,作为文艺委员的罗杭自告奋勇为大家挑选队服,结果去市场上转了一圈,选了白半袖配红裤子……

自那之后罗杭的审美就遭到了一班全体同学的质疑。

“真的是很漂亮!敢不敢打赌!”罗杭还在坚持。

“老闫来了!”守在教室门口的同学用着只有教室内的人可以听得见的,又响亮又低沉的声音喊了句。

之后清澈的上课铃声响起,教室也安静了下来。

“咱班新来个同学,叫秋瑶。”闫红义进了教室,站在了讲台上,秋瑶紧跟其后,站在讲台一旁。

“你坐那个位置吧。”闫红义指着靠窗一侧最后一排的空位置对秋瑶说。

秋瑶点点头,安静地走了过去。

班里的几个女生立刻回头确认闫红义说的位置,并张着嘴惊讶的看着秋瑶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靠窗户的那个桌子上面堆满了书,书本有些凌乱的摊开,占了原本闲着的那张桌子一半。

秋瑶将书包放下,将桌子上的东西推到了旁边,像小时候画三八线那样,他乱任他乱。

罗杭:“怎么样?是不是个美女吧!”

罗杭趁着闫红义对着黑板,赶忙在手机上打下了这几个字,发给了李晖。

李晖:“你的审美仅限于此次事件。”

校园生活沉闷枯燥,关在里面的那群没心没肺的少年少女最喜欢的就是下课铃声了,虽然课间只有十分钟,但于他们而言,这十分钟难能可贵,必须争分夺秒的冲向卫生间或者操场。

“听说一班新转来了个美女?”

“哪那么多美女。”

“我早上路过办公室看见的,比林菲菲还好看。”

“比林菲菲好看?吹呢吧!”

男卫生间,两个男生站在最里侧的位置,代勒正巧从旁边的门出来,听见了对话,然后回想了下刚刚在办公室里见到的女生,白白的肤色吹弹可破,一双杏眼不是很大,但黑色瞳仁幽深且明,眉毛自然生长为柳叶弯状,高鼻梁薄鼻翼,镶在了一张瓜子脸上。

是那种冷艳的美。

“咳!”代勒向前凑了两步,清了清嗓子,想告诉他们新转来的确实是个美女。

“代哥……”

“代哥,我这还有呢。”

还没等代勒开口说话,其中一个瘦高个子的男生从兜里掏出来递在了代勒手里,两个人灰溜溜的跑了。

上课铃声响了,整个操场的学生瞬间涌入教学楼内。

代勒愣了几秒,心想我人缘怎么这么差了?我就想说句话,跑什么啊,这成什么事了?男厕所打劫吗?

我可没有,是他们给我的。

课上了五分钟左右,代勒出现在了一班教室门口,“报告!”

“进来吧。”英语老师何秀环知道代勒在办公室写检讨了,点了点头让他进了教室。

代勒的校服拉链全部拉开,将里面白色卫衣的图案整个露了出来,是几束向日葵抽象画,他双手插在校服裤子兜里,向自己的座位扫了一眼。

老闫果然把美女安排到了他的旁边。

高梓星:“你班来了个美女?”

代勒刚坐下,高梓星的微信就进来了。

代勒:“嗯。”

代勒瞥了眼端庄坐在一旁认真听讲的秋瑶。这个美女好像还挺乖。

高梓星:“无图无真相啊老代。”

代勒把他桌子上的书摞了起来,然后将手机戳在桌子上,书本挡住了老师投射过来的视线,他身子前倾,透过手机屏幕看着旁边的美女的侧脸,“咔嚓”一声。

教室很安静,特别是在“咔嚓”一声之后,更安静了……

代勒没敢抬眼,脑袋懵了0.01秒后开始在心里默默的骂高梓星,然后余光看着秋瑶转过头来看着他。

又冷静了0.01秒后,代勒很自然的抬起放在桌子上面的左手,在自己脸颊处比了个V,再次传来“咔嚓”一声。

老子在自拍!

“代勒!刚说完你要好好学英语,你又在干嘛!”何秀环今年三十八了,个子不高,略胖,短发,嗓音穿透力那叫一个强。

“一会下课到办公室去找我!”

代勒不说话,何秀环丢下这一句就继续讲课了。

代勒叹了口气,然后翻开课本跟上了讲课进度。

高梓星:“真相呢?”高梓星的微信又来了。

代勒退出微信打开了相册,他丢了那么大的脸偷拍来的照片,他还没来得及看呢,结果打开一看,没有对焦成功,有些模糊,但却意外让他觉得有些眼熟。

他很不爽。

代勒:“去他妈的真相!”

何秀环正在找人读课文,一个女生被点了名,起身流畅地读了起来。

代勒收了手机,瞥了秋瑶几眼,越看越觉得熟悉。

“同学,我看你很眼熟,我们之前见过吗?”仿佛某段记忆就在自己的脑袋周围转悠,可就是捕捉不到,代勒有点堵得慌。

秋瑶转头和他对视下,俊郎的五官和昨晚网吧门前的一样,眼中闪着亮光,很奇怪,他明明没有笑,但明亮的眼眸中却似带着笑意。

“也许吧,但我看你不眼熟。”昨晚秋瑶戴了帽子,帽檐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其实她也无所谓代勒有没有认出她来,或者说,无所谓她接触到的人与事。

“噗……”教室里还算安静,坐在他们俩前面的李晖将他们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的,忍不住笑了出来。

代勒听见秋瑶冷言冷语地回着,然后低头看书,张着嘴吧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从桌子下面狠狠地踹了李晖椅子一脚,“听你的课!”

李晖有点胖,加上为了听清楚后面的代勒和新来的美女之间的对话,身子和椅子一起向后倾着,以椅子后两支脚做支撑点,结果代勒这一脚下去李晖跟着椅子一起倒在了地上。

教室“哐当”一声,打断了正在读课文的罗杭的声音,教室再次安静了下来。

“李晖!上课不好好听课,你想干嘛?教室装不下你了呗,想去楼下高一上课呀?”英语老师何秀环的声音再次响起。

李晖不敢指认代勒,只能默默扶起椅子,听着大嗓门的何秀环训话。

“罗杭你坐下,李晖接着读!”何秀环拿着课本走下了讲台,目光所到之处,人人自危。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位同学,我好想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