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瑶看了眼代勒,又看了看卷子左上角的人名,好看的小楷体写着“代勒”两个字。当秋瑶再度将目光投到代勒身上时,代勒恰巧看向她,白且非常干净俊郎的面庞上有着一双闪着光的眼眸,头顶头发略长,及耳处却休整的极为干净利落,额头前刘海恰到好处的逗留在了眉毛上,若“没错,就是鄙人。”代勒骄傲的笑了笑,丢失的面子终于找回来一些。。...

秋瑶看了眼代勒,又看了看卷子左上角的人名,漂亮的小楷体写着“代勒”两个字。当秋瑶再次将目光投到代勒身上时,代勒正巧看向她,白且干净俊郎的面庞上有着一双闪着光的眼眸,头顶头发略长,及耳处却修整的极其利落,额头前刘海恰到好处的停留在了眉毛上,若隐若现的眉毛粗重。

“没错,就是鄙人。”代勒骄傲的笑了笑,丢失的面子终于找回来一些。

“这个题型我讲了无数遍了,下次谁再错我就罚他去扫厕所!”闫红义的声音传来,秋瑶便将视线挪回到了卷子上。

确实如闫红义所言,她落了差不多半年的课,将近一本书的进度,让她这个曾经被称为学霸的人感到茫然,这张卷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今天是她转学第一天,在今天以前她还没有想过再回到课堂之后要怎么办,但今天坐在这里,无暇思考以后,眼下就是一堆落下的课需要她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恶补。

她以前在的江城是省会城市,江大附中教学质量有目共睹,她在那上学时是前五名的,基础有,信心也有,但她从来都不是代勒这种吊儿郎当就能拿满分的选手,或者说她没有那份自信和底气去做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

比如考试。

她会在确认自己复习妥当之后才能安心入睡,否则不踏实。

放学铃响了,高梓星兴致勃勃来找代勒去吃饭,结果还没等到一班教室门口,便在走廊里见着秋瑶和董然从里面出来。

昨晚秋瑶戴着帽子,今天梳着乖乖的马尾辫,让他有些恍惚,第一反应是,这个人是一班新转来的美女,第二反应才是他昨晚的遭遇。

“你……”高梓星指着她没说上话来。

秋瑶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径直向前走着。

“你认识高梓星?”董然回望着惊掉了下巴的高梓星,问着秋瑶。

“谁?”

“就刚才那个。”

“哦……”邹明朗昨晚给她发了信息,确实提到了这个名字,“不认识。”

“那个……你班新转来的那个……”高梓星拉着刚从教室出来的代勒,支支吾吾的说着,“你怎么没告诉我是她呀。”

“谁啊?”

“……她不是昨天晚上咱碰见的那个女的吗?”高梓星也有些懵,难道认错了?

“……”

二中和实验高中隔着两条街,其中一条就是七里街,代勒刚刚在打游戏,但秋瑶的话他还是无意识的记了起来——她昨天晚上见了一个实验高中的叫邹明朗的人。

“不是吗?”高梓星看着代勒皱起的眉头,“是她啊,我不能看错。”

“是她!”

秋曼来接秋瑶放学,一起去吃了顿饭,饭后秋曼就要拉着行李去机场了,越过赤道飞到地球的另一半。

“照顾好自己,我有时间就回来看你。”

“嗯。”

“我没和别人说我们回北安了,你也不要去找他们,安心学习,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嗯,你也照顾好自己。”

秋瑶话音刚落,叫的车便到了,她看着秋曼上了出租车,之后司机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秋曼从车里回头望着秋瑶,她摆摆手,然后两股热泪夺眶而出。

手机响了一下,秋曼打开查看,见是她一个这几日聊的频繁的那个人发来的消息。

泽际时代:“几点的飞机?我去送你。”

秋曼:“马上到机场了,谢谢。”

泽际时代:“跟我还客气什么,瑶瑶那边用不用找个阿姨去照顾她。”

秋曼:“千万别,瑶瑶这孩子敏感又倔,如果她需要你,我再来麻烦你。”

手机那端的男人坐在车上,盯着信息看了几秒,心想,秋瑶敏感又倔,还不是随了你?

男人的车停在小区内的地下停车场里,他摇下车窗点了支烟,几口抽完了,叹了口气,将他和秋曼的聊天记录删除,下车,走向了连通住宅的电梯。

代勒和高梓星聚集到一起,没有去学校的食堂,而是出了校门到了对面的一家快餐店,引来店内就餐的女生一阵惊呼。代勒面对这样的场景总会有些莫名烦躁,觉得这些人真是闲的,沉着脸。但高梓星却自信得不行,昂首走在前面。

饭后代勒搭着高梓星的后背走了出去。

“我还是觉得很玄幻,她怎么就突然成了你同桌了,这让我以后怎么去找你……”离开了众多女生的注视,高梓星这才提起让他失了面子的秋瑶。

代勒看了高梓星一眼,回想起早上的尴尬,闭着嘴没有回话。他一女生眼中的校草大神竟然也碰了一鼻子灰,想想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你说我去找她聊聊行吗?。”高梓星自顾自的说着话。

“聊什么?”

“让她知道二中是我们的地盘,大不了就放开了来一架。”

秋瑶在路边站了很久,久到再不回学校就要迟到了,于是快速小跑了几步往学校赶,却正巧见着代勒和高梓星。

“去吧,人在那。”代勒看见了秋瑶,扬了扬下巴,示意高梓星过去。

俩人所站的地方正巧是秋瑶的必经之路,她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什么主意都无所谓,于是她像没看见一样径直走过去。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缘分啊!”秋瑶路过他们时,高梓星上前拦了一下。

“我可以装作不认识你,不和别人说昨晚的事,可以吗?”秋瑶身高165厘米,面对着身前一米八几的大男生,气场依然很足。

“……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是怕你吗?”高梓星惊了一下,忍不住叫嚣了下。

“那你想怎么样?”秋瑶抬头看向高梓星。

“你给我倒个歉。”

“哦……为让你跪在了我朋友面前这个事吗?还是那个背摔?”

“……哎呦!你TM怎么就不是个男的!”高梓星气血攻心,要不是九年义务教育的和家庭素养的功劳,他真的就不能把秋瑶当女生了。

“要不你俩换个方式解决吧。”打架是不可能打的了,就算秋瑶先动手,高梓星的教养让他只能是防卫状态,于是代勒开口提议到。

“对,你玩不玩游戏?”高梓星闻言收住了要打墙的拳头,问着秋瑶。

“不玩。”

“台球?”

“输了怎么办?”

“我要是输了,我以后就跟你后面叫瑶姐,你要是输了,你必须给我道歉!要诚心诚意的,真心实意的道歉!”

“好,什么时候打?”

于是秋瑶在进入二中的第一天便逃了晚自习,这也是她第一次逃课,本来还有点犹豫,她是个不想给他人惹麻烦的人,所以在高梓星说现在就去之后,秋瑶脑海里晃过了班主任闫红义的面孔。

代勒见秋瑶的目光不自觉的向他飘来,说:“老闫今晚不在学校,逃课没事的。”

高梓星用激将法说:“你是不是怂了?”

代勒又说:“老闫不在,晚自习是我们班长大人代劳,放心,她不会告发我们的。而且我们就算现在回去了也已经迟到了。”

秋瑶和代勒对视几秒,升出一股莫名的信任,即便今早还撞见了他因为逃晚自习被罚了三千字的检讨,且与他认识还未超过24小时。

“走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位同学,我好想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