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入职的吃惊元旦节长假后,苏墨到国昌报到手续。这是苏墨第一次走入国昌坐落于西二旗的办公室,之后面试环节都是在门口的前台及前台旁边的会议室晃荡,她从来没有走进过员工办公区。虽然从整栋大楼外看国昌的LOGO很气派非凡恍眼,虽然国昌的办公面积,而已是一层的半层,其这是白薇第一次走进国兴位于西二旗的办公室,之前面试都是在门口的前台及前台旁边的会议室晃悠,她从没走近过员工办公区。虽然从整栋大楼外看国兴的LOGO很气派晃眼,但是国兴的办公面积,仅仅是一层的半层,其实都不到一半,还得刨去公用大厅,而对面的半层则是星巴克。这个星巴克从外面看也和国兴的前厅一样清冷,但是里面却座位紧俏,它不仅承接着整栋楼相当一部分员工的早餐、午餐,还约定俗成的被这些科技初创公司当成了半个接待室,非正式的接待和会议,很多都被安排在这里,两年前白薇就是在这里和原总有过一番促膝谈话,那也是她和原总彼此心仪和惦记的开始。。...

3.入职的惊讶

元旦假期后,白薇到国兴报到。

这是白薇第一次走进国兴位于西二旗的办公室,之前面试都是在门口的前台及前台旁边的会议室晃悠,她从没走近过员工办公区。虽然从整栋大楼外看国兴的LOGO很气派晃眼,但是国兴的办公面积,仅仅是一层的半层,其实都不到一半,还得刨去公用大厅,而对面的半层则是星巴克。这个星巴克从外面看也和国兴的前厅一样清冷,但是里面却座位紧俏,它不仅承接着整栋楼相当一部分员工的早餐、午餐,还约定俗成的被这些科技初创公司当成了半个接待室,非正式的接待和会议,很多都被安排在这里,两年前白薇就是在这里和原总有过一番促膝谈话,那也是她和原总彼此心仪和惦记的开始。

白薇刚进办公区,原总就迎了过来,“白薇啊,这里的办公环境肯定不如你从前啊,你慢慢适应。”白薇马上回道:“没事没事,这些都是外在的。”原总又从上到下打量了下白薇的穿着:一件中长、黑色的薄羊绒外套,底边露出一点酒红色的裙边,说明白薇里面穿的裙子,下面搭的是黑色的丝袜,脚上是灰色的短靴,原总不禁摸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叹道:“哎呀,怪我!我忘记跟你说了,咱们办公室冬天特别冷,你穿得太少!”白薇漂了眼四周工位的同事,果然棉马夹潮流是有出处的啊!以前她无论是在CBD还是五道口上班,办公室空调开得足,冬天室内的温度都跟夏天似的,白薇又怕热,所以即便是冬天,也常常是裙子配丝袜,天冷点,外面换厚外套临时搭一下保证路上不冷就行了。“我抗冻,没事的,明天我多穿点儿。”白薇笑着说。

这时,原总三两步走向旁白的人力资源部门口,对着里面说:“白薇来了,你们安排一下座位,办一下入职手续!”,说完,就见一个短发微胖的女同事急匆匆、笑呵呵地走了出来,“哎呦,白薇!白薇!终于见到你啦!”白薇听到声音,马上知道了对方是之前一直通过电话跟她联络的HR经理齐晓欢,她也以兴奋相回应:“晓欢!是你,终于见面了,你出差回来啦?”“元旦前一天回来的,还好赶上迎接你入职了!”,说完她突然想起什么事,看了眼墙上的时钟,转头跟原总说:“人力资源周会再有2分钟开始了,原总别忘了。”“好好,你安排好白薇,你们给她办完入职手续我再找她聊。”说完,原总拍了拍白薇肩膀,快步朝着门口的会议室走去。

齐晓欢引着白薇在靠近办公区过道的一个座位坐下了,她说原总参加的会议她也要出席,急慌慌的走了,留给白薇一本员工手册,让她先读读。白薇独自坐下,环顾了下四周:右边是过道,过道的右边是一个黑漆漆的小会议室;对面的工位上有工牌,明显是有人坐,但是人没有来,身后的一排座位没人,中间的一张桌子是打印机和一些办公用品;只有她左边的工位上有一个看上去年龄不大的男孩子闷头在电脑上敲着字。

白薇心想,就刚才她跟原总和齐晓欢那么热闹的寒暄,他都没抬一下眼皮吗?白薇看了看他座位上的工牌,一张大头工作照,上面写着“侯鹏龙”,白薇正想着主动和他打个招呼,没想到帅哥转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低声说:“新来的啊?”白薇微笑着说:“嗯,我叫白薇,你好!”“你好!我是负责品牌的侯鹏龙。”白薇心想,他就是原总说那个品牌的帅哥啊,看面相有点冷冷酷酷的,好像不大好相处啊!

一个小时以后,听见齐晓欢倒腾着小碎步,又急匆匆的奔白薇这儿来了,她给白薇领了台笔记本等办公用品,又拉着白薇三下五除二把合同签了,一个上午说慢不慢的过去了,可是白薇一上午却没再见着说要找她的原总。于是她主动约了侯鹏龙一起吃午饭,因为其他人她也不认识,还没有人给她介绍。她知道,国兴是处在快速发展的前夜,一切的不成章法都是因为繁忙!

午餐在公司旁白一个人气很旺的面馆,国兴周边几乎没有理想的用餐地,就这样一个蹩脚的面馆,还得排着队点餐,白薇和侯鹏龙一边排一边随意的聊着,小伙子给白薇的感觉是似乎一直不开心,但是却很细致地招呼着白薇,抢着端餐盘,抢着付钱,还特意给白薇点了两杯店里特色酸奶。他们没聊跟工作相关的事,彼此互相问了哪里人啊,家里都谁还在北京啊之类的家常话,乌泱泱的餐厅根本激起不了人们聊出更多话题,他们差不多用了一刻钟就吃完了午餐。

回到办公室,白薇看见原总托着饭盒在自己身后的桌子上快速地吃着,白薇一点也不惊讶于作为一司副总裁的她居然如此不拘小节,因为原总在她心里的第一印象,就是雷厉风行、务实实干的职场女精英,国兴快速发展,她的压力最大了,一边要运筹着公共事务,一边要操持着融资和人力资源部,现在她麾下的品牌又要抓起来,真是要三头六臂才行呢。

“白薇,等我五分钟,我和你聊啊!”原总两口饭的间隙抢着和白薇说了一句。白薇顺手把侯鹏龙单点给自己的酸奶放在了原总面前,说:“好的。鹏龙买的酸奶,我借花献佛啊!”“这小子,讨好美女可有一套呢!我这是沾你光了!”原总还是边吃边打趣着。

眨眼的功夫,白薇就跟着原总坐在了“小黑屋”会议室里,这个需要开灯才能看见彼此的小黑屋,简陋至极,除了一张桌子、四把椅子、一台投屏开会用的电视,其他就是杂物了,但是好像置身于狭小的空间,更容易让彼此交心。

“白薇,品牌这块工作我就放心交给你了,我是门外汉啊!目前紧要的几件事我先跟你说一下。”原总和白薇交代了一下目前需要开始筹备的企业展厅、对外展览、学术论坛,还有年底要封顶的亦庄产业基地落成仪式。展厅和展览侯鹏龙在负责,需要白薇跟他单独沟通对接了解,其他几个要等原总将接口资源一一对接给白薇。简单说完,白薇又追问了一句:“原总,公关工作我是不是也可以……”话未说完,原总接了过去:“白薇,有件事我之前没跟你说,我们目前还有一个总监,之前她带整个部门,接下来鹏龙的工作会转给你来带着他,媒体关系这块,她目前在抓。”白薇吃了一惊,不是让自己来带整个部门吗?尤其是她最擅长的公关,怎么……但是她看出原总有难言之隐,也没有追问,白薇的初心是选择了这个产业、这个公司、这个领导,不计较职位高低,她痛快地说:“行,原总!我刚入行,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我一点点理,争取快速融入团队!”

从“小黑屋”出来,白薇瞟了一下自己对面的工位,看来她就是那个总监了,她怎么不在?她是什么样的人呢?因为中间是隔板,白薇看不清工位上的名字和照片,众目睽睽之下她也没办法跑过去看,于是她压下了这份好奇。

得到了原总的指示,白薇打算约侯鹏龙过一下手头工作,侯鹏龙带着她去了星巴克后边的一个宽敞的会议室,原来国兴还有一块独立业务在这儿,虽然是两个公司实体,但是员工不分彼此,办公资源也共享,侯鹏龙和前台小姑娘很熟悉,打个招呼就过来了。

白薇本想就是论事谈工作,可是侯鹏龙开口却说:“白薇姐,我这个人看重眼缘啊,我对您第一印象特别好!怎么说呢,我不知道您为啥来这里工作,哎!这里内耗太大了!”白薇被突如其来的苦水惊到了,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侯鹏龙又接着说:“您不知道,我跟原总提过两次辞职了,可是她拦着,说她招的人快到了,到了再决定留不留!”白薇明白,侯鹏龙是跟另外一个总监汇报工作的,他却绕开总监和原总提离职,说明那个人给了侯鹏龙不小的压力。白薇想了想,说话了:“国兴的产业优势,让我相信在这个平台可以有更好的职业发展;原总信任我,还有那么多有才华的boss,我没有理由不来呀!”,白薇觉得有点太官话了,又笑着说:“你说眼缘,其实我是天秤,我更看重眼缘啊,尤其喜欢帅的!早上我刚在工位坐下,你转头看我一下,我第一感觉就是‘好帅啊’。”侯鹏龙害羞的笑了,白薇接着又说:“原总能挽留你两次,说明你的确是个人才,我刚来,正需要帮助呢,你可不能走啊。其实我之前也遇到过奇葩的人和事,但是我会把它们当成是上天特意安排给我的考验,扛过去了,说明我厉害啊!对吗?”

侯鹏龙眼底泛着光看着白薇,坐直了身子,微笑着说:“好啊薇姐,我跟着您,一起扛啊!”

“那当然啊!你这块展览展示业务我也不在行啊,需要你挑大梁,我还要跟你学习呢。”白薇本想再问问那个总监的事,但是她觉得刚来就八卦不太好,接着她和候鹏龙细致聊了一下几个项目的进度,都是费时、费力、烧恼的大项目啊,她真的需要看看团队的整体情况,可是她此时貌似还不是真正的团队leader,她还要走走看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写在时间里的逆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