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初相识团队去上班第二天,白薇依然按照老习惯,提早一刻钟到公司,她最终决定前天不论领导多忙,她自己都不想再静悄悄的坐着了,前天她竟然都没可以得到机会认识了公司和团队的同事。齐晓欢说原总上午才来,便,当候鹏龙踩着去上班时间急火火走进去的时候,白薇便请他带办公室最里边两排是政府事务和品牌的工位,这两块业务均由原总主抓,虽然有十余个工位,在职人数却只有五六个人,其中三四个是品牌的,两个是政府事务的,据说还有给属地机动办公的同事预留的工位;再往后的工位也零星有人,三五个技术开发的同事,归属地研究院管;还有两个是投融资部门的小姑娘,看上去冷冷的,好像跟钱打交道的人都这样吧。。...

4.初识团队

上班第二天,白薇仍然按照老习惯,提前一刻钟到公司,她决定今天无论领导多忙,她自己都不想再静悄悄的坐着了,昨天她居然都没得到机会认识公司和团队的同事。齐晓欢说原总下午才来,于是,当候鹏龙踩着上班时间急火火走进来的时候,白薇便请他带着她认识一下办公室的同事们,方便她尽快开展工作。虽然这个时间办公室人还很少,但白薇心想,少了才方便记住,多了反而像走马灯,要么记不住,要么记混了,跟没介绍一样。

办公室最里边两排是政府事务和品牌的工位,这两块业务均由原总主抓,虽然有十余个工位,在职人数却只有五六个人,其中三四个是品牌的,两个是政府事务的,据说还有给属地机动办公的同事预留的工位;再往后的工位也零星有人,三五个技术开发的同事,归属地研究院管;还有两个是投融资部门的小姑娘,看上去冷冷的,好像跟钱打交道的人都这样吧。

走一圈儿下来,白薇觉得很多同事好像影子似的,都不固定在某个工位,因为连候鹏龙都搞不太清楚他们什么时候在,具体干什么。相比之下,政府事务的两位姐姐却有种千年老树的感觉,从工牌上的“资深”字眼,白薇了解到这是入职十年以上员工才有的标签,她们看上去朴实,言谈举止谦卑,但是眼神中也透露着些许的风霜和疲惫,好像总是熬夜。

回到座位,白薇又特意再次走到对面另两位品牌的同事旁边,一个叫牛晨,在负责对外公众号的运维、网站和一些文案工作。这个女孩子年龄和白薇相仿,留着一头短发,再短就是男孩子那种寸头了,清瘦的面孔下一双不是很爱和人直视的眼睛,单眼皮,高挑的身材,腿很长。按说这么中性的底子,赶上如今这个时代,稍加打扮,在人群中是很容易出挑的,然而,时光在她身上还是倒退了10年,她的穿着也很朴实,脸上也未施任何粉黛。牛晨说话带着一点湖北口音,虽然略显拘谨,但是说话语速语调都适中,不亲近迎合,不迟缓怠慢,大多还是会给人一种例行公事,你说咋的都行的感觉。牛晨旁边是杨蓓,这个女孩是负责平面设计的,硕士学历。她最大的特点是脸蛋上的肉比较多,也可能是因为脸蛋压着嘴,让她说话的时候嘴有点嘟着,好像总是在气呼呼的表达着什么,笑也只是一瞬间,在脸上存不住。不过她说话极其客气,一句话好几个“您”,也总是把对方的官衔带上“牛主管”,“许经理”之类的。

“哎,你这儿这么多东西啊!怎么还有台这么老的电脑啊?”白薇看着牛晨桌上及旁边的电脑问到,牛晨坐直身子,不紧不慢地说:“哦,最近在更新宣传册,要校对很多资料。那个电脑是很久以前的了,有很多历史资料太大,没办法传到服务器上去,有必须用的历史资料,就得来这里查。”“看来你这里有点像藏经阁啊!以后我查东西,也要麻烦你了!”白薇笑着给牛晨的宝地定了个位,这是她的职业习惯,这个习惯从职场中给品牌和产品定位,到生活中给有特点的朋友起绰号,她总是信手拈来。相比之前的拘谨,牛晨轻笑着说:“没问题,您有需要随时找我。”杨蓓一直在配合牛晨在作图,只是偶尔抬头看白薇一眼,用力的微笑一下,就又低头忙了,白薇也只是在她抬头时候回馈她一个微笑,没有打扰她。

牛晨挨着那个总监坐,白薇不经意的向旁边望了一眼,她叫“许卫红”,工牌上的照片显示:短发,脸型很圆,身材微胖,眼睛很大,微笑着。嗯,看着还挺随和顺眼的。白薇没再多聊,默默走回了工位。

一个上午,白薇请对IT门清儿的侯鹏龙帮着弄了弄电脑,然后就开始在服务器上翻腾着,把公司和部门的资料甄选紧要的看了一些,让她特别花时间看的是一段汪总在干部大会上的演讲视频,一两百个干部背对着镜头,和汪总一样稀疏着头发的老同志有不少,这不稀奇,公司博士云集,而博士秃顶,那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汪总全程讲了有半个多小时,他始终激情高昂,逻辑清楚,说话不打奔儿,白薇太崇拜这种有控场能力、又有感染力的演讲者了,她也憧憬着赶紧有机会给汪总安排采访,他好现场领略一下汪总的魅力。

吸引白薇的还有另外一段,就是汪总在中间环节特别感谢了一下公司的创始人常秋言,两年前,白薇可能再和常总最后聊聊就可以入职国兴了,可是常总有大半个月都在出差,白薇先拿到了实力大于国兴的易华的offer,同时她也不好判断常总能不能欣赏自己啊,不敢冒险拒绝其他工作机会,虽然万般不舍,她还是选择了易华。两年之中,国兴经历了股东变更,新产线落成等大事件,常总也因为年事已高,不再执掌国兴,这位叱咤科研和创新技术成果产业化领域的神一样的人物,始终是白薇想够都够不着的,一个小白领和一个大神,大概永远都不会有交集吧。就这样看着视频里坐在前排正中间的常总的后脑勺,白薇突然觉得好像永远失去了一个自己特别想要的东西,心里万分遗憾,居然情不自禁在心里叹了口气:跟着他,我是不是也能成仙啊!

一串重重的脚步声伴着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在耳边响起,白薇抬头看了看,只见一个矮墩墩的人影从身边闪过,咚的一下坐在了对面工位上,白薇啥也没看清,再抻了一下脖子,从隔板上面看过去,勉强看到对面座位上露出一个黑黑的头顶,接着听见她跟牛晨叨咕:“哎呀,就差半分钟。差点没打上卡。”

原来是许卫红来了,从声音判断她还有点小兴奋,白薇看了一眼旁白的侯鹏龙,侯鹏龙正巧也扭头看她,接着翻了翻白眼,摇了摇头,一种这个“领导”跟我啥关系没有的感觉,又低头弄手头的PPT去了。

没过多久,许卫红站了起来,探过身子跟白薇打招呼:“哎,你新来的吧?我是许卫红。”“嗨,你好!我是白薇。”白薇说。这张探过来的脸比照片上还圆一些,白薇又注意到她笑起来嘴角还有俩浅浅的小酒窝,眼睛的确很大,显得她精神很足。“我元旦刚刚休假回来,哎呀累死我了,去年一年都没休成,终于休了几天。”

这时,手机里突然蹦出一串消息,这是有人拉新群了,白薇解锁手机,原来是原总把她拉进了品牌工作群,跟大家一一介绍:大家都知道了吧,白薇是我们品牌新来的总监,接下来将全面负责品牌的工作,请大家多给她支持。我下午到公司,请牛晨安排一下会议室,我们开一个短会。除了在群里看到北京公司的几个同事在群里刷着各种欢迎的表情包,白薇还看到驻江苏的一个女孩子,她叫“海梅”,从头像看,是个白皙苗条的江南妹子,她在群里说:哎呀,你们北京公司又来美女了,羡慕死了!白薇总要赶紧来看我哦。其他小伙伴一团喜悦的发上嗨皮的表情包,后面跟着许卫红不合时宜的一句:昨天的媒体采访提纲下午两点前发给我@海梅。海梅回:哦。群里就这样又静悄悄了。

没多会儿,海梅加了白薇,说:白薇总,按公司规定,新员工要第一时间来产线培训,您啥时候来啊?记得提前跟我说哈,我来安排接待您。

白薇觉得小姑娘很热情,好像和自己特别熟了似的,也满心轻松的回复:好啊!我也好希望尽快去啊。我估计快了,那到时候要麻烦你喽!

 江苏产线是国兴最早期技术成果转化的生产基地,也是亦庄基地启动之前,国兴最重点的研发和生产基地,目前国兴大部分研发和生产人员都驻在那里。白薇从公司很多资料都看到,产线办公的同事都穿着青色的工服,海梅的头像也是,但是她用PS软件把自己的五官P得很卡通,搭配工服没有其他资料上的员工看着那么土。小姑娘还是很有情趣啊。

这时,微信又一个小头像闪了出来要加白薇,是杨蓓,她给白薇私发了一句话:白总监,我手头还有很多设计工作,实在太忙了,展品设计、管理的事麻烦您赶紧安排给别人吧。

白薇心想,原总刚刚跟大家说让我负责品牌,其实还有点模糊,并没有说我和许卫红的分工,以及部门的汇报架构,而大家目前很多工作都是和她汇报,我不好冒然去拉着团队开展工作,于是她斟酌回复:看到你一个上午都在忙设计,很辛苦啊!你说的情况我会特别了解关注,待我从整体看看部门情况啊。别担心,有事大家一起分担,现阶段你有特别急的事分不开身的,随时找我哈。

杨蓓很懂事,很放心地回复:嗯嗯,白总,您刚来,是需要一些时间,没事,现在我还能忙过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写在时间里的逆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