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5.不爱说话的人 和说话不张嘴的人

5.不爱说话的的人和说话的不张口的人午饭后,原总皱着眉头走入了办公室,看样子办事儿不太顺利地。她的喜怒好像是办公室气氛的晴雨表,行政的海哥追着问她明儿什么时候出发到达,她一言不发;齐晓欢乐颠颠的原本准备找她,立刻走到跟前了,又装做忘了什么事,缩回来了人力白薇从没见过原总现在这个样子,从前她见到的原总,要么和蔼亲切说着话,要么爽朗地笑着,而且原总虽然已经近50岁,但是颜值很高,虽然不打扮,但是气质和气场高出普通人一大截,白薇第一次见原总,就觉得她和影视明星蒋雯丽有七分相像。所以,白薇并不像此刻办公室其他人那样畏惧原总。。...

5.不爱说话的人和说话不张嘴的人

午饭后,原总皱着眉头走进了办公室,看样子办事不太顺利。她的喜怒似乎是办公室气氛的晴雨表,行政的海哥追着问她明早什么时候出发,她一言不发;齐晓欢乐颠颠的本来打算找她,马上走到跟前了,又装作忘记什么事,缩回了人力资源部;而对于品牌团队来说,上午说好的会议,也没人去问,大家好像就这么等着原总消气似的。

 白薇从没见过原总现在这个样子,从前她见到的原总,要么和蔼亲切说着话,要么爽朗地笑着,而且原总虽然已经近50岁,但是颜值很高,虽然不打扮,但是气质和气场高出普通人一大截,白薇第一次见原总,就觉得她和影视明星蒋雯丽有七分相像。所以,白薇并不像此刻办公室其他人那样畏惧原总。

 办公室的沉闷延续了许久后,白薇从座位上站起来,朝着原总的办公室走去。原总的办公室在人力资源部旁边,和人力资源部密不透光的空间不同,原总以及另外两位副总的办公室,其实就是用玻璃隔的一个个小房间,隔音效果好些,而员工在外面,也可以观察到她们的一举一动,包括喜怒哀乐。

白薇敲了敲玻璃门,看见原总抬头看她,便推开门问了句:“原总,您上午说要带着我们开个会……”原总脸上勉强恢复了一点笑意说:“哦,请和牛晨说一下,半个小时以后会议室大家碰一下吧。”白薇转述了原总的指示给牛晨,牛晨则怯怯地说:“还什么会议室啊,早就过了预约期了。”白薇心想原总发脾气还真是恐怖啊,而底下人居然连约好的事都不敢去提醒,许卫红更是淡定,直到此时才从座位上晃悠过来,冷着脸说:“那老规矩,小库房挤一挤吧。”她说的小库房就是“小黑屋”,临时开会可以随机占用。

半小时后,侯鹏龙和杨蓓拉着椅子凑了进来,四个人的空间坐了五个人,再加上原总,确实有点挤。原总从玻璃屋走出来,看见大家都在小黑屋这边,也不多问,冷着脸坐在预留给她的座位上,开始了没有表情的训话,白薇注意到,其他人都是低着头的,没有人和原总眼神交流,而原总也顾自说着,大体意思是除了公关继续由许卫红负责,其他全部由白薇统筹,在交接期,大家互相配合好。

所有人都表示没问题的时候,许卫红开口了:“我先欢迎白薇啊!怎么说呢,品牌这部分工作任务挺重的,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CEWC展会了,这可是我们年度的重要KPI,我这边公关都准备好了,不过白薇你看看从整体上怎么弄啊?”

白薇感觉她说话的过程面色逐渐微涨出一点红,从偶尔挤出的小酒窝可以看出她是在勉强面带笑容,但是整个说话过程几乎看不见牙,嘴巴的开合度极小。还没等白薇回答,她又接着说:“还有最近我媒体拜访任务挺紧张的,我手头的新VI招标项目吧,因为我对这块比较了解,商务流程都在我这里,我先带着吧,但是杨蓓那个展品吧,她忙不来,我也没空管,可能就得白薇接过去了。”

 白薇听清了从她牙缝儿里挤出的话,但是她一时还不太清楚原总没有跟她提过的这两件事,给她的感觉是许卫红很热情的帮她解决了难题,但是貌似她手头的难题又需要白薇解决。

没等白薇答话,原总发出了一道奇妙的冷笑,她没有搭许卫红的话,接着说:“大家都知道了,公司发展越来越快,部门工作会越来越多,你们需要彼此尽量互相补位,如果没有事,大家先回去忙吧,白薇和鹏龙留一下。”

小黑屋此时只有三个人了,侯鹏龙一脸不忿地说话了:“哼,什么她在弄,明明都在我这里。我就不知道她一天都在忙什么!展品那么初级的工作,她敢指使给白薇姐做啊!”原总瞪着大眼睛把他的火气灭了回去,说:“我们现在事多人少,确实需要理一理怎么弄,鹏龙对技术很产品了解,多在展示上下下功夫,白薇从整体上把控一下日常和大项目,我后面基本没有精力在细节工作上了,就看你们了。”白薇看着原总仍然不开心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在心里只想尽快把这个烂摊子理清楚,把她不了解的那些事搞清楚。

接下来的几天,原总都是自顾忙碌着,很少露面,白薇边梳理着部门工作,边做着各种项目方案,还时不时被通知参加着部门小伙伴牵头儿组织的各种会,大多是涉及跨部门的项目总结会,有些是没有结果的头脑风暴会。白薇感觉莫名其妙,很多纯粹是为了开会而开会,毫无意义,还有很多会明明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微信或者邮件就可以解决,却耗费了小伙伴们很多时间去组织,被组织的跨部分同事也不得不预留时间,视频连线,加上开场白,会议总结,当然很多还要求有开会用的PPT,前前后后大概要白白折腾大家两三个小时进去,要不然会议室每天爆满呢。

一天,刚开完杨蓓组织的展品讨论会,白薇探问:“平时的沟通会,我们都要组织这么正式的视频会来讨论吗?”旁边许卫红又近乎闭着嘴说了话:“这些会都是部门规章制度里要求的,都是原总之前要求的,不能改。再说不开会做备忘,过后那些技术销售不认账了怎么办?”牛晨和杨蓓一脸无奈,没有搭话。白薇沉默,心里则嘀咕:同事间如果这点基础的信任都建立不了,那么工作效率就会大打折扣,而互防的心态也不利于团队合作,更没办法解放思想。如果对结论性的内容进行确认,完全可以用邮件,而不用做完PPT,再开会写备忘,一件事重复好多个步骤去明确。

桌面上得不到理想的答案,白薇私下一对一征询了部门小伙伴的意见,包括江苏的海梅,没想到这一问,大家都痛痛快快的把积怨已久的想法跟白薇说了,她们也都觉得没必要开那么多会,只是碍于原来原总的要求,还有许卫红也一直把组织开会当成任务要求大家,不照做就好像没完成工作似的。

了解完大家的想法,白薇给原总发了一条微信,表达了想改革部门例会等规则制度的想法,原总回复:你发现不合理的,可能早就不合理了,按你的想法,大胆去做吧。

于是白薇带着大家一起,兴高采烈地取消了一些正式的会议,改革成微信群组,或者邮件沟通确认,还有些必须商讨的,改为大家可以随时随地接通的语音或电话会议,但是结论要通过相应的邮件回复终极意见。这一系列的改革,使得小伙伴们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业务中去,连杨蓓诉苦的展品项目都不再是难题了,而其他部门的同事,也因为群组和灵活的开会方式,愿意畅所欲言,不再像从前正式视频会议时害怕说错话,有好的想法也不想表达了。

不到一周,白薇和部门及跨部门伙伴间逐渐熟悉起来,而许卫红的影子出现在她眼前的次数越来越少,她好像很少来办公室,只能看见她发给原总,以及超送给白薇的拜访邮件。她每天都去拜访媒体,原总还要求她把拜访的过程及细节都写出来,白薇觉得这也是一件超常规事件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写在时间里的逆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