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珺走出,已是夜幕四合,最后一点光消失了了,这是活死人的早上。院子里宁静极了,蛐蛐和蝈蝈在墙角和合欢树下欢歌着。这注定一生是一场也没观众的演唱会,众人的心早以千疮百孔,浑然都是对危险和因为未来的担忧。会不会再有诗人前去记录和赞美……这些可爱的的生物。叶珺来院子里安静极了,蛐蛐和蝈蝈在墙角和合欢树下欢唱着。这注定是一场没有观众的演唱会,众人的心早已千疮百孔,全然都是对危险和未来的担忧。不会再有诗人前来记录和赞美这些可爱的生物。。...

叶珺走出来,已是夜幕四合,最后一点光消失了,这是活死人的早晨。

院子里安静极了,蛐蛐和蝈蝈在墙角和合欢树下欢唱着。这注定是一场没有观众的演唱会,众人的心早已千疮百孔,全然都是对危险和未来的担忧。不会再有诗人前来记录和赞美这些可爱的生物。

叶珺来到三号院,下意识提高警惕,放慢脚步和呼吸。302是李元的房间,门紧闭着,没有点燃蜡烛的光亮。

叶珺也不敢肯定,那孙舸是否还活着。周围的房间的门也都紧闭着,叶珺先用意识扫过去:301空了,302空了,303空了......等等!306有呼吸!只有306有呼吸。

叶珺的手不自觉地攥紧,她知道这不是好兆头,印象里,三分队几乎都是拖家带口的,现在除了306都空了。那些人很可能凶多吉少了,但目前也只见过李元一个感染了。306也只有一道呼吸,那么其他人呢?都死了吗?变异了吗?

黑夜让周围的一切更安静,更诡异了。叶珺不相信,刚才的变故没有人发现。只是夜晚来临,让所有人都不敢冒险出来,他们躲在房间里等待天亮。

叶珺知道自己此刻也该回去,等待天亮的来临,等待活死人回到黑暗的墓中。但她还是抬腿迈步走了进去......

孙舸的手被细细的铁链绑着,铁链的一端所在窗棱上。一天没喝水、没进食了,低血糖让他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但意识却又很清晰。置身在黑暗之中久了,倒也适应,他甚至能模模糊糊地看见房间摆设的轮廓。

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了他的脸上,带着他的思绪飞远了。

那是七年前,春末夏初交接之际,地球似乎散发了某种莫名的生机。街道两侧的行道树一日一日的伸展,如云如盖,墙脚处的青苔开出了米白色的花朵,花香馥郁。植物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完成了改造,粗壮的枝干、硕大无朋的染着妖异色彩的花与叶,散发着奇异香味的果实......走在每一条街道上,都如误入欲界仙都。

起初所有人都沉浸在恐慌之中,纷纷猜测是外星能量的入侵。但很快科学家辟谣,根据帕克探测器显示:宇宙空间的能量粒子活跃,太阳作为银河系其中一个能量转换器,近日来能量粒子转换增多,但于人无害,只对产生光合作用的植物产生影响。

恐慌过后,便是欣然的接受,甚至暗自庆幸这一切都是神的馈赠!但历史曾无数次的证明,人类向来是健忘和愚蠢的。

无数次的灾难和警示,上千上万生命的逝去不会让他们有任何反省。他们只会在灾难过后忙着歌颂人类的勇敢、人类永不言败的抗争精神!歌颂自己的英明抉择,歌颂灾难中先驱的伟大!

他们心安理得接受一切,不懂得辨别。把生命和选择权交由小部分人手里,等待着被指挥被领导,就像奴才等待着主人的馈赠!

这次的馈赠是另一个潘多拉魔盒,美丽背后藏着无尽的危险。

变故是在一个中秋夜发生的。团圆饭后,大量的人病倒了,就医后被判定为食物中毒,传统治疗并没有起效。病人皮肤先是发热发红,随后转向青紫,紧接着是不省人事。

疾病在全世界范围内爆发,没有固定源头。更多的人认为这又是一场病毒的肆虐,就像过往的禽流感、非典和新冠。

没人注意什么时候这些人开始迅速干瘪下去,而后这干瘪的肉体竟然一跃而起嘶吼着咬断了旁人的脖子。被咬的人也在短短几分钟内开始发热、发红、变青、干瘪,最终也变得像野兽一样嘶吼着张开血盆大口朝向最亲近的人,“活死人”开启了末世。

最初人们依赖于政府,但政府很快便失去了抵抗和救助的能力,逐渐分崩离析。人类只能自救,随着异能者的出现,权力的结构逐渐改变,强者为尊。围绕着强者一个又一个的部落被建立,人类仿佛回到了原始社会。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原始社会里孙舸活了下来。

他出生时,母亲用她的命换来了自己的命。父亲使用母亲的姓氏为自己取名,他从小就明白,这是两个生命的延续。但就在今天,他又失去了父亲,都是同一个理由——爱他。

叶珺悄然靠近306,侧身将耳朵贴在门上放出意识探进房内。一个呼吸,还是只有一个微弱的呼吸。

等等!叶珺又将意识放远,有一个似有若无的屏挡住了自己的意识。叶珺屏住呼吸,闭上眼睛加强强度,操作着意识冲向隔屏。发现了!隔屏后面还有4道呼吸。

叶珺悄悄收回意识,假装没有发现。暗自发力,门内反锁的锁扣便被打开了,一声清脆的“卡塔”,在这个夜里显得是那么的巨大,院子里的宁静碎了一地。

孙舸僵硬了一下,因为恐惧,身体忍不住有些轻颤。随即,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认命般强迫自己放松下来,甚至转头盯盯地望着门口。

爸爸,是你吗?

爸爸,带我走吧!

带我离开吧,爸爸......

眼泪顺着眼角滑了下来,月光抚摸着他的脸,舔舐着他的泪痕。

当叶珺推门而入,见到的便是眼前这幅光景。

“孙舸——”几不可闻的呼唤声,就这么顺着叶珺的舌尖溜了出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末世宠夫种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