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童趴在床上,手指自然灵动快速的翻飞在键盘上,小说大纲。对,是的,她要开一本新的小说,了列好了人物身世背景,小说故事情节。反派男配依旧是“木鲸”样貌,身高,人设等都也没变,而已变了一个世界。就像读者们说的,她的反派男配从来不也没变过,始终是一个对,没错,她要开一本新的小说,已经列好了人物身世背景,小说故事情节。。...

宛童趴在床上,手指灵动快速的飞舞在键盘上,小说大纲。

对,没错,她要开一本新的小说,已经列好了人物身世背景,小说故事情节。

反派男配依旧是“木鲸”样貌,身高,人设等都没有变,只是变了一个世界。

就像读者们说的,她的反派男配从来没有变过,一直是一个人。

“嘿嘿,这一次你身份就是苦情反派吧,妈妈是不是很爱你,终于有喜欢的女孩了”

宛童看着写好的大纲,心满意足的坐了起来。

她这个人只要能坐就不会站着,只要能躺着绝对不会坐着,懒惰无比。

……

“小鲸,快离开!”

“娘,娘我不走!”

“走啊”

看着大火中母亲的身影,以及耳边的喊杀声,穿着破烂的木鲸脸上带着泪水,撕心裂肺的叫着火堆里痛苦不堪的母亲。

绝望的想要跑进去和母亲一同被烧死,刚想要抬起脚步,被随之而来的力气给带到旁边的木堆里。

“小声,别引他们过来”

小小的木鲸看着抱着自己的大叔,没有说话,但脸上惊恐害怕的神色依旧未平。

“你就是巷子里面东躲西藏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喊杀”

“你生来就是在地狱里生活的魔鬼,不该奢望那样繁华温馨的生活”

“原来我的一生不过是别人笔下的小小蝼蚁罢了,世世轮回终究逃不过,我不服!为什么要这样待我,宛童我想要你尝尝世世轮回的滋味”

......

主调金色的房间里,两米大的床上,男人猛地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里的害怕之意还没有褪去。

脸上大颗大颗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掉进被子里消失不见。

等平复下来,下了床,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对面黑乎乎的房子,再也睡不着。

几生几世的悲催结局回荡在脑海里,久久挥散不去。

提醒着他,只适合活在黑暗里,永远见不到光明。

一楼带着暖意的阳光照射进来,像似在宣布新的一天已经到了。

“主人,你的小葵来电了,主人......”一道公鸭嗓在这个宁静的早晨响起。

浅蓝色的床铺上,女孩伸出洁白如雪般的手出来,胡乱摸索着手机。

拿到后,看也没有看,就接通电话。

可能是因为刚刚起床的原因,声音有点沙哑“喂,大早上的,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童童,今天同学聚会,你要去吗?”落葵欢快的声音响起。

“嗯,什么聚会,我怎么不知道?”宛童迷糊道,眼睛依旧闭着。

“诶呀,一个星期前就已经通知了,你不会忘了吧?”那边,落葵无奈的说着,语气有点着急。

“没有,你就是为了这个才一大早上打电话来的?”宛童听到她的话,才想起来,烦躁的坐起,揉着毛燥燥的头发。

“我听说校长也去,有点怕”落葵声音颤抖。

无论什么时候,一想到那件事情,在面对任何老师的时候,她都会下意识的以为老师都是一个模样。

“有我在,你怕什么”宛童被她给气笑了。

记得两个人读大三的时候,来迟了几分钟,被当堂抓住,杀鸡儆猴,老师在众目睽睽下把她们两个侮辱了一番,就那一次后,落葵心底就有阴影了。

“嗯,有你在我就不怕了”

挂断电话,宛童看了一下时间,早上正时八点,起身换上很久没有穿,而差一点落灰的运动装,带着耳机,准备跑步。

早上的空气是很好的,清晰,顺着道路呼哧呼哧的跑着,却没有想到迎面遇上木槿。

真是,哪哪都能遇见他。

宛童心底嘀咕着,目不斜视的准备从他身边跑过去。

“宛童,我们可以聊聊吗?”木槿停下,看着即将跑走的女孩,伸手拉住她。

“聊什么?”宛童第一次看着他没有带着敌意,停了下来。

木槿看着小脸微红的人,沉默许久,开口道“你是不是准备写小说了?”

“你,怎么知道”

她才刚刚写好大纲,没有发布,这个人是怎么知道了,难不成在她家里装了监控?

“你要写可以,能不能换个男配”他不想在经历一遍狗血又痛苦的事情。

“你不会是我的读粉吧?”宛童听着他的话,眼睛微眯,坚定道。

“不是”

“你上次问我木槿这个名字是不是很耳熟,的确,和我的反派男配名字谐音很像,难道就是因为名字差不多,你就让我不要写了?”宛童疑惑。

“无聊,你最好不要写,不然我们没玩”木槿恶狠狠的危险着。

“哼,手长在我身上,我想写就写,关你什么事?”宛童看着他,怒笑道。

说完把耳机带上,就抬起脚步准备离开。

木槿看着她的背影,眼里的阴霾久久不散,带着名贵手表的手紧握成拳,青筋暴起。

可以看得出来他有多生气。

......

一名穿着奢华,大波浪头发,浓妆艳抹的女人,踩着红色高跟鞋走在走廊里,时不时的抬头寻找门牌号,最终打开了一间包厢的门。

包间里音乐嘈杂,人声鼎沸,有欢笑声,有歌唱声。

根本没有人注意她的到来,索性她就随便找个位置坐下。

接着门又被人从外面往里面打开,一个风度翩翩,凤眼生威的男人走了进来。

立马引起众人的关注。

“白公子来了,好久不见”一个带着眼镜,穿着西装的男人面带笑容的走向白苏。

“好久不见”白苏看着好友,伸手握着他伸过来的手,两个人碰了碰肩。

“白苏,你看看你,现在都不一样了,白家家主啊”

“也是,白大少离开了,不就是他继承嘛”

听着那个人阴阳怪气的话,白苏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眸里面的冷意让那个人浑身发冷。

包间里面原本活跃的气氛瞬间停滞,人们面面相觑。

所有人都知道,白大少就是白苏的刺,容不得别人提起。

记得有一次商业聚会,一个看不惯白苏的人,当着白苏的面拿白大少讽刺他。

后果被打得半残,公司是一夜之间股票跌落,后来在方海城再也没那个人的身影。

“你什么意思?”白苏没有急,站在他身边的男人倒是先急了起来。

“好了,今天是老同学聚会,不是让你们来勾心斗角的”一个穿着白色清晰长裙的女人适时开口。

“可是……”

“听班长的话”白苏眼尾扫过男人薄唇轻启。

“对了,宛童和落葵怎么还没有来?”有人引开话题。

众人也纷纷附和着,而刚刚那个讽刺白苏的男人,则被遗忘在角落,阴暗且嫉妒的眼神并没有人发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黑化反派来找我算账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