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兵分两路

“叶山云,第三天就陪你拼命,我要涨月钱!”软剑如蛇划过对方锋刃,刺客立马撤退,明襄向来非常讨厌打群架,刀剑无眼,就算戳不中,但衣服染了别人的血总是会大麻烦,她冲进马车,漆黑的院子里,人头涌涌,两方乱战。叶山云手上也拿了一柄剑,垂他身侧,周围撕杀异常激烈,叶云起手上也拿了一柄剑,垂在身侧,周围厮杀激烈,他被风一护在身后,依旧是云淡风轻,尊贵翩翩,看见明襄朝他望去,他拍了拍风一的肩膀,往这边撕开一条口子。。...

欢喜枝

推荐指数:10分

《欢喜枝》在线阅读

“叶云起,第一天就陪你玩命,我要涨月钱!”

软剑如蛇划过对方锋刃,刺客立刻后撤,明襄素来讨厌打架,刀剑无眼,哪怕戳不中,但衣服染了别人的血总是麻烦,她冲出马车,漆黑的院子里,人头攒动,两方混战。

叶云起手上也拿了一柄剑,垂在身侧,周围厮杀激烈,他被风一护在身后,依旧是云淡风轻,尊贵翩翩,看见明襄朝他望去,他拍了拍风一的肩膀,往这边撕开一条口子。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明襄剑花翻转,身法如燕,在几人围攻下,绕着马车,不断换位,只见刺客一个个接连倒下,她嫌弃的表情越发明显。

地上血液流淌,脏了她的鞋。

这批刺客约有二十人左右,打了一会,已有溃败之势,此时听到远方传来一声长啸,剩下的人攻势渐收,逐渐收拢往外撤退。

叶云起也被风一护着,到了马车边,明襄一个倒踢紫金冠,将最近的一名刺客踢得连连倒退,自己飞上了马车顶。

“明老板没事吧。”叶云起将她从头看到脚,确认没有什么伤口之后,又挂上了淡淡笑意。

明襄蹲在马车顶,衣袂翻飞,对着他小嘴一咧,正要打趣时,忽然瞧见一人踏着树枝往这边飞来。

明襄脸色一变,眼睛瞪圆,手掌翻出,做出一个往外推的姿势,嘴一闭一合,没有发出声音。叶云起却仿佛知道了她在说什么,眯着眼转身。

与此同时,刚刚被踢翻的那人,又趁机攻了上来,刀刃直劈向明襄面门,叶云起转身,只差分毫,便能见到树上之人,电光火石之间,明襄顾不得许多,往他面前一跃,却来不及挡下那一刀。

落地之时,明襄闷哼一声,忍痛将叶云起身子一推,吼道,

“打架都不专心,东张西望看什么看。”

叶云起已经收回了视线,眼神阴沉地盯住明襄手臂上划出的伤口。

原本淡然的表情变得森冷可怖,眉目间杀气毕现。

明襄还没见过他这幅样子,吓得一个冷颤,“你——”

叶云起一直垂在身侧的剑忽地往上一指,竟生生从那人喉咙穿透,从脖颈支出。

而叶云起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明襄心中大惊,原来这把剑不是摆设。

文采斐然的左丞相居然会武功。

“撤退!”

一声嘶哑的指令发出,那群人如水泄一般,再不纠缠,而叶云起不知吃错了什么药,语气如万年寒潭,对着明襄冷冷丢下一句,“你倒真是豁了命也要护着他。”

便翻身上马,往那刚刚那啸声方向追去。

这个“他”自然不是指刺客,明襄看了眼刚刚的树上,已经没了人影,顿时吐出一口浊气,不知道叶云起有没有看到韩越,但既然他没有深究,那就当做没有此事发生。

叶云起还没有点明,明襄便不想让千颜馆牵扯进来。能拖一时一时,韩越也是安排好殷都的事,才赶上他们的脚步,见到有刺客,关心则乱,差点露出马脚。

明襄又给韩越记上了一笔,等以后有机会算账。

回过神,叶云起已经跑的不见踪影了。明襄动了动手臂,掏出手帕简单扎上。

“明老板。”肃杀的院子里,风一和一群侍卫紧盯着明襄。

“嗯?”

“大人走远了。”

明襄眯着眼,“嗯,确实走远了。”

“明老板该去追了。”风一把缰绳递过来。

明襄环视一周,你们十多个人是摆设吗,凭什么要我去追?

“那啥,我受伤了,要不你们——”

“大人在等你,他生气了。”

明襄身子往哪偏,风一拿着缰绳的手就往哪偏,

“不是,他什么时候说的,我被人砍一刀还没生气,他生个屁的气,你们是不是就盯着一个人压榨啊,小心我上报朝廷,告你们合伙欺压百姓,让你们和你们家大人吃不了兜着走。”

“明老板,大人在等你。”

——————————

“丞相大人,您在哪啊?”

“大人,您在哪啊?”

“叶云起,你死哪去啦?”

“叶云起——”

马蹄声急,林中鸟惊四散,明襄骑马一路追来,连个影子都没见到。

却是越跑越远,已经隐隐听到了河流水声。

明襄下马查看,路上确实有新鲜的马蹄印,是叶云起留下的吗?还是那群刺客?

明襄手臂受伤,又驰马奔腾,刚刚包扎好的地方,又开始流血,疼得她嘶地吸了一口冷气。明襄是极其怕疼的,这是她不喜欢打架的原因之二。

回身上马,心中却警铃大作,猛地扭腰一挡,却在看清来人之后,势头一顿,被反抓住手腕。

叶云起往后一拉,明襄便一个踉跄跌进了他怀里。

“你还知道追来?”

月光沉沉,明襄从温热的胸膛里挣扎着抬起头,眼神疑惑,嘴微微张开。

“我走了不是正好,方便你们眉目传情?你又追来干什么?”

叶云起声音低沉,压着怒气,每说一个字,胸膛便会震动一下,薄薄几层衣根本挡不住两人的身体温度。

明襄的脸“唰”地红了,挣扎着伸手,撑在两人之间,“你说什么浑话,被人砍伤脑子了吗?放开我。”

“我问你追来干什么。”

“你当我想来,还不是风一叫的,跟个催命鬼一样,我让你放开,我卖艺不卖身的。”

叶云起身子一僵,慢慢将人松开,明襄捂着伤口,疼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不是说左丞相仇女吗,同坐马车还能理解,这突然动手动脚是怎么回事,是自家情报网出错了,还是左丞相被掉包了?

想到这,明襄立刻后退,紧盯着叶云起,“你是什么人?”

叶云起看了看自己空空的手掌,又看了看明襄鲜血淋漓的伤口,低声自嘲道,“呵,还能是谁,不是抄了明老板家的仇人吗?”、

“哦,真是左丞相。”明襄耸了耸肩,“不好意思,没想到大人这么‘亲民’。”

叶云起只当没听出话里的讽刺,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裳,漫不经心说道,“既然来了,那便一路吧。”

“我们本来就是一路啊,走,现在回去,还能睡一会。”

明襄见他不动,正要继续劝说,又听到了河流水声,还有微微的撞击声,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突然闪现。

叶云起负手微笑,

“明老板,不如上船再睡。”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欢喜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