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漂漂

“呕——”长夜未央,苍穹如盖,乌恒河从九蒙山起,纵贯禹国南北,从殷都向下,玉带一般绕群山环腰,又如树根,往更深处迅速蔓延。河水急缓没准,船行顿挫感之间,有一人趴在船边,吐得眼冒金星。明襄整个人放佛被抽去了骨头,烂泥一般跌落,坐倒在船板之上,抹了一河水急缓不定,行船顿挫之间,有一人趴在船边,吐得眼冒金星。。...

欢喜枝

推荐指数:10分

《欢喜枝》在线阅读

“呕——”

长夜未央,苍穹如盖,乌桓河从九蒙山起,横贯禹国南北,从殷都向下,玉带一般绕群山环腰,又如树根,往更深处蔓延。

河水急缓不定,行船顿挫之间,有一人趴在船边,吐得眼冒金星。

明襄整个人仿佛被抽去了骨头,烂泥一般滑落,跌坐在船板之上,抹了一把嘴,怏怏道,“风一,老子要扒了你的皮。”

若不是他让追,明襄怎么会被叶云起带上船,要是不上船,她现在就该舒舒服服在马车上睡觉。而不是在这里,连胆汁都快吐出来。

叶云起把明襄带上船后,人就不见了,也不知道钻进了哪间屋子,明襄自个晕了吐,吐了晕,都快感受不到刀伤的痛,只剩喉咙鼻子火辣辣的酸。

叶云起从船厢里出来,看到的就是明襄大字摊开,眼睛半虚的狼狈样。

心中阴郁不减反增。几步上前,一手扶着肩膀,一手穿过膝弯,将人抱起。

怀中人身体滚烫,唇色苍白,呼吸沉重,竟是发烧了。

叶云起身形一顿,眼中涌起复杂之色,手上力道又紧了几分,河风微凉,湿气沾衣,叶云起的声音竟有一丝颤抖,

“是我慌了。”

————

船体不大,仅有四个房间,除了掌舵人和他两个徒弟,就只有明襄和叶云起两人。

选择水路,自然是有多番考量,可见到明襄如此难受,叶云起沉默之间,却有几分茫然。

按捺住心中纷乱如麻,将明襄轻放在软塌之上,脱去鞋子,除去外裳,和包扎的手帕,手臂上的伤口彻底暴露在叶云起眼前。

他紧抿着嘴,拿出药粉撒在上面,明襄本能地缩了缩身子,却并没有醒来。

上好药,又从一边的水盆中拿出帕子拧干,替她将旁边沾血的肌肤擦拭干净。

他刚刚先进船舫,便是打水备药,没想到她会发烧,叶云起又起身去一旁的柜子里取了颜色不同的药瓶过来,倒出一颗浑圆药丸,喂进她嘴里。

湿润的帕子搭在她的额头,叶云起缓缓伸手,将她眉头抚平,又移到眼下那颗小红痣,白雪红梅,料峭处艳色绝。

“明襄。”

水浪翻涌,不知又吞噬了谁人梦中呓语。

明襄醒来,第一眼只见白茫茫一片,用力眨了几下,第二眼,还是一片白。

不过是白纱垂叠。

明襄腰上用力,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软塌,檀香,几盆草,耳边还有浪潮声迭起。

咋进来的?明襄用力回忆,只能隐隐约约记起一点残影。

但就是这残影,也能让她肯定,是叶云起把她弄进来的。

还算有点人性。

张了张嘴,口腔里一股苦味,喉咙发干,还有有点酸疼,下床走到桌上,倒了一杯茶水,一口下去,宛如旱逢甘霖。一杯不够,直接提起茶壶,推开轩窗,看着峻岭迭起,苍翠欲滴,江水不休,云卷云舒。

美景当前,仰头一灌。

“咕噜噜。”

解了渴,又饿了。

明襄摸着肚子,惊叹道,“居然瘪了这么多,晕船堪比减肥药啊。”

“呵。”

熟悉的低笑声从门外传来,明襄一转头,就看到叶云起推门而入。

他今天又换了件衣服,白衣银纹,一抹腰带,掐出劲瘦的腰身,走动之间,露出一双紧裹的银靴。

昨天若是端方君子,今日着装,则多了几分风英姿飒爽。

明襄不客气地瞧了好几眼,“啧啧,大人今天这幅模样,真该叫人画下来,拓个千八百份,由我独家售卖,保准赚翻。”

说到钱,明襄又有些伤心了,要是茶馆还在,她现在应该在拿着算盘嗑瓜子,听完评书听小曲,虽然这边景色很好,还有绝世美人作伴,但俗话说得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想念石珠的碎碎念的第一天,想念韩越死人脸的——

对了,韩越!

走水路韩越就跟不上来,也不会被叶云起抓到,明襄脑子一亮,露出了有些得意的小表情。

“明老板又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了,不如说出来让我也听听。”叶云起说得别有深意,目光幽幽。

明襄被这视线盯住,莫名不自在,“就是,就是——”

此时一人端着托盘进来,饭菜飘香,明襄肚子惊呼一声,当即岔开话题,“啊,来来来,摆这摆这。”

“呀,清蒸鲈鱼,这个好,这个好,霍,火腿咸笋汤,这个好,这个好,素什锦开胃,也好也好,酸黄瓜,这个好,这个——”

怎么都这么清淡?明襄口味重,麻辣,酸辣,无辣不欢,还特地从番外移植了魔鬼椒回来自己种。

托盘上只有一副碗筷,明襄拿着,有些犹豫,“大人是专门来我屋子,吃给我看?”

叶云起似笑非笑,“明老板若是想吃,不如求我一句。”

“我求你。”明襄严肃问道,“一句够吗?”

明襄在还没有饿扁之前,成功吃上了饭菜,能在这漂泊船上变出这些材料已经够足够讲究,更要命的是这做菜的手艺。

好吃到明襄觉得,这些食物进了自己嘴,简直是暴殄天物,抱起汤盆喝完最后一口汤,明襄一抹嘴,坚定问道,

“大人,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嗯?”

“事成之后,把这厨子给我。”

傍晚时分,船驶入平央渡口,叶云起拿出两张人皮面具,明襄戴好一瞧,平平无奇得丢进人群再也找不出的模样。

反观叶云起,依旧是一张俊俏脸庞,只是眉眼更加凌厉,不像书生,倒像江湖门派中的世公子。

明襄又想起叶云起刚刚诡异的表情,枉费自己卖命,要个厨子而已,都还要想想。

想个屁,明襄翻了个白眼。从船板上跳上岸,平央渡口虽然不大,却也有不少人商贸船只停靠,此刻人潮拥挤,还有行商的小贩在叫卖,

远处的牌坊下,卖糖葫芦的爷爷不知讲了什么笑话,逗得一群孩童笑得前俯后仰。

明襄心头一暖,嘴角微微扬起,夕阳残卷,叶云起走到她身边站定,微微俯身,

“明老板,旧地重游,可欢喜?”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欢喜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