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好看的哥哥是骗子

平央县三面环水,紧靠鏖山,整座县城犹如弯月通常,顺着乌桓河而建,虽比不上南邱富饶,但人杰地灵,百姓安居乐业。明襄左手拿着冰糖山楂,右手拿着竹签戳起的碗糕,侧坐在水桥上,看孩子翻小牌。翻小牌是平央孩童的一种游戏,画着各种小动物的纸牌放到地上,手掌明襄左手拿着冰糖山楂,右手拿着竹签戳起的碗糕,侧坐在水桥上,看孩子翻小牌。。...

欢喜枝

推荐指数:10分

《欢喜枝》在线阅读

平央县三面环水,背靠鏖山,整座县城如同弯月一般,顺着乌桓河而建,虽比不上南邱富庶,但人杰地灵,百姓安居。

明襄左手拿着冰糖山楂,右手拿着竹签戳起的碗糕,侧坐在水桥上,看孩子翻小牌。

翻小牌是平央孩童的一种游戏,画着各种小动物的纸牌放在地上,手掌一呼,若是翻开两张相同动物的,便能收牌,最后清数,谁的牌多,谁就赢了。

“啊,我赢了!姐姐,我赢了。”

扎着两颗花苞头的小女孩抓着小牌跑到明襄面前,小脸通红,直勾勾盯着那串冰糖山楂。

刚刚这个姐姐说,谁要是赢了,就让谁选。

小女孩大约七八岁,脸上嘟嘟的婴儿肥,红红的发带飘在脸上,可爱得像年画上的娃娃一样。

也像缩小版的石珠。

明襄笑嘻嘻地把手伸到她面前,“来,选哪个呀?喜欢的话,两个都可以给你哦。”

小女孩害羞地摇了摇头,指了指晶莹剔透的山楂串,“就要一个。”

明襄把冰糖山楂给她,捏了捏她的脸蛋,故作严肃说道,“下次再遇到陌生人给你东西吃,可不能随便要。”

“啊?”小女孩愣愣地看着明襄,这个姐姐什么意思,不能随便要,那自己是不是该还回去?

这样想着又把山楂串举到明襄面前。

明襄被她懵懂的眼神都得哈哈大笑,“我不算,下次你再看到不认识的人,你就离他远一点,诺,尤其是这种长得好看的。可千万别被骗了。听懂了吗?”

小女孩往旁边看了一眼,重重点头。

“噗,哈哈哈哈哈,大人,看到没,说你好看呢。”明襄逗了可爱小孩,心里满足,欢快地挥了挥手,“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回家,明天再玩。”

小女孩又低声说了句谢谢,小跑回到刚刚那几个孩子身边,然后把山楂一颗颗取下,发到他们手上,稚子笑容,天真纯粹,明襄撑着脑袋,自言自语道,“小时候真好,就是不知有没有人给我买过糖。”

天色已经暗了,明襄站起身,拍了拍衣服,嬉皮笑脸地把剩下那个碗糕送到叶云起眼前,“感谢大人纡尊降贵,陪我重游旧地。现下我十分精神,可以陪大人办正事了。这小小碗糕,拳拳情意,当然大人要是嫌弃,我——”

叶云起两指捏住竹签,“明老板客气。”

那个小女孩再回头的时候,看到桥上一双人影重叠,原来那个哥哥一直在看姐姐,是想骗她啊。

明襄还记得叶云起昨日是如何践踏自个辛苦买来的零嘴,见他真把碗糕接了过去,内心还有点小惊讶。

不过吃就吃吧,毕竟叶云起浪费了这么多时间陪她瞎转悠。

“大人,等会我们去哪?”

叶云起拿着碗糕,似乎在琢磨如何下口,听到明襄发问才回过神,往东南方向瞥了一眼,

“那个方向?”明襄身子一僵,惊恐道,“倚水楼!”

————

天色已黑,街头巷尾点灯如萤火,明襄还在不厌其烦地劝道,“大人,你知道为什么平央这么多年都没有被玄浪帮骚扰过吗?”

“就是因为平央有倚水楼暗中庇护啊!”

“大人,您知道倚水楼是谁的产业吗?”

“是如今武林第一杀手组织,夜停阁的产业啊!”明襄在前面滔滔不绝,叶云起在后面专心看着碗糕。

“夜停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他们家个个武功高强,杀人无形,据知情人士透露,他们家老大,曾经一夜之间灭了百人,血都漫过了脚背。”

“大人!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明襄猛地转过头,气鼓鼓问道,

叶云起拿着竹签,朝她看过来,“听到了。”

竹签上空空如也,明襄眨了眨眼,“你吃了?好吃吗?”一双瞳孔黑亮,似乎有一股魔力将人吸进去,叶云起移开目光,“那位知情人士也是你家“伙计”吗?”

两人真是没有没一次顺着对方的,明襄郁卒,“你要是想舒服,也不一定要去倚水楼啊。”

叶云起挑了挑眉,“原来我在明老板心中竟然是这种人。”

明襄小声反驳,“昨晚脱我衣服的难道不是你,虽说给我包扎了伤口,但毕竟我那时晕着,你要是——”

“明老板原来知道是我替你包扎的伤口。”叶云起叹了口气,“竟连一句感谢之词都得不到,也罢。”

好个倒打一耙,明襄捂着心口,心道,真该让韩越跟来,比比谁的嘴更毒。

“明老板不必拖延时间了,进去吧。”

原来两人已经走到倚水楼门口。

壁崖千刃,倚水楼如明珠一般镶嵌其中,无数木桩从河水中立起,支撑着偌大的阁楼,楼有三层,第二层如戏台四方通明,可见曼妙身姿,可闻丝竹琴音。

明襄一进门,就被勾住了眼,芳容窈窕,白玉生香,红纱暖帐,半遮半掩,果真是倚水楼阁中,月下销魂处。

见到明襄两人,一位戴着面纱的女子款款前来,

“霍,你看她的腿,好白,好直,快摸摸钱袋子,够不够。”

明襄话是对叶云起说的,眼睛是黏在女子身上的。

叶云起默不做声,微微上前挡住她的视线。

“哎,你——”

“公子可要上楼?”声音如铃清脆,不卑不亢,明襄支出身子,眼里发光,“连声音都这么好听,姐姐,您是仙女吧。”

明老板发誓,她绝没有想拐人的意图。

那女子轻笑,“我见小姐才是仙人之姿呢。”

明襄感动,好久没听到这般好话了。

叶云起反倒平静如常,撂下一句“去三楼”,就提溜起明襄后领。

女子在前引路,明襄四顾张望,一会感叹地上暖石,一会感叹墙上诗画。

反正任指一处,她都觉得妙不可言。

待来日回殷都——

“看够了没有?”

耳边湿热,明襄吓得一跳,“到,到了吗?”

见她回神,叶云起才慢悠悠离开她耳边,“明老板是在打什么主意?忘记这是什么地方了吗?”

明襄咽了咽口水,“就纯欣赏,没打什么主意。”

三楼隔间,琉璃作顶,可观星辰明月,叶云起让女子退下,隔间中便只剩了他和明襄两人。

“我真是井底之蛙。”明襄坐下,有些悲切,“原以为自己做生意已经很有天分,今日一比,输得一塌糊涂。”

“明老板不要妄自菲薄,您万贯家财,清了三天,也没有清完呢。”

明襄:……

“我们俩现在干什么?看着月亮纯聊天吗?大人行事,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明老板行事,倒是能一眼看穿。”

“你们做大人的,说话都这样吗?”

叶云起反问道,“这样是怎样?”

明襄已经被气惯了,脑子一转,问道,“大人知道那堆刺客是谁派来的吗?李尚书?魏侯爷?方国舅?还是那位——”

叶云起放下茶杯,似笑非笑,“明老板认为呢?”

“我认为呀——”明襄舌头一转,笑嘻嘻道,“我胡说八道的,朝廷之事,我这等小民哪里知道。不如大人先告诉我,我们来这干嘛,好让我心中有底,免得等会我拔剑速度慢了,让大人受伤。”

叶云起不说话,只往她手臂上看了一眼,“我也不会让明老板受伤的。”

这话说得却没有笑意,明襄唏嘘一声,明显不信。

“干坐着多没意思,叫点吃——”

一阵清脆的破裂声响起,然后是重物砸地,琴音尖鸣戛然而止,不堪入耳的骂声传来,明襄皱了皱眉,

叶云起却起身,“明老板,过去看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欢喜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