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六章 高美人

“你是个什么东西,撒泡尿尿照,当老子没没见过女人吗?披件衣服就我以为遮挡住了自个那玩意,要切记剥光了你,让大家都看一看,你那下边有但是也没?”明襄越是走进,越会觉得这人骂声尖厉不好听,正好走到门前,迎面而来就砸来一张坐凳,轻轻向侧面避了过去的,站定往里看。一位一位身材五短,鼠目獐头的长脸男立在桌旁,脚还没放稳,一只手又抄起桌沿想要掀翻。。...

欢喜枝

推荐指数:10分

《欢喜枝》在线阅读

“你是个什么东西,撒泡尿照照,当老子没见过女人吗?披件衣服就以为遮住了自个那玩意,要不要扒光了你,让大家都看看,你那下边有还是没有?”

明襄越是走近,越觉得这人骂声刺耳难听,正好走到门前,迎面就砸来一张坐凳,微微侧身避了过去,站定往里看。

一位身材五短,鼠目獐头的长脸男立在桌旁,脚还没放稳,一只手又抄起桌沿想要掀翻。

地上碎瓷散落,茶水四溅,一人跌坐在其中,低头蜷缩。明襄看她背影,不算纤弱柔美,却也没有男子那般宽阔。

眼见着长脸男又要抬腿踢人,明襄噜了噜嘴,一脚踏进去

“喂,你号丧呢,吼这么大声。”

那长脸男先是一惊,随后目露凶光,手扶上腰间大刀,“你他妈是谁,赶来管我的闲事。”

叶云起绕过地上碎片,走到一处干净的地方,看着明襄同那人呛声,“我是谁你不配知道,不过你是谁,我倒是一清二楚。”明襄抱着手臂,一脸嘲笑,“一只癞蛤蟆,成天呱呱叫。”

那人怒气大涨,拔刀出鞘就要砍来,明襄脚尖一勾,将剩下一根坐凳朝他面门踢去,

“敢要在倚水楼撒野,你才要撒泡尿照照。”

那人听到“倚水楼”三个字身形顿了顿,横眉瞪眼看过来,

“是你多管闲事,今天不能就这么算了,只要你踏出倚水楼,我必要你死无全尸。”

“霍,好大的口气。”

就算千颜馆没有夜停阁那么令人闻风丧胆,但江湖地位也是数一数二的。明襄虽然活得比较亲民,但遇到这种叫嚣放狠话的人,也不介意送他们体验一把升天的乐趣。

“这样吧,你等我一下,过会儿我和你出去打。不过我先提醒你,我SHA过很多人哦,里面有些人和你长得还蛮像。”

那长脸男先是一气,然后五官扭曲,笑得张狂,“好,我看你怎么杀。”

明襄给叶云起递了个眼神,让他注意这人的动静,自己转身。

闹了这么久,也不见地上这人说话,莫不成是个哑巴?明襄站着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蹲下。

眉眼清秀,肌肤莹白,不是绝色,也是美人了。

“倚水楼怎么收你这种不男不女的脏东西,还是看你没了那玩意,可怜你。”

明襄记上一笔,等会要把长脸男的舌头割了。

看着眼前美人被欺凌得目光呆滞,失魂落魄,明襄小心翼翼将她头发上的茶叶拿下来,又轻声问道,“漂亮姐姐,地上凉,我扶你起来如何?”

这声姐姐叫的可是软糯,蜜一般甜进人心里。

地上人这才抬眼看了看明襄,

“你叫她姐姐?你个眼瞎的,看看他脖子。”

“关你屁事,她想是什么,我就叫什么。”

明襄只当长脸男放屁,又脆生生地又叫了句姐姐,伸手扶住她手臂,见她不排斥,才使力带着她站了起来。

这一站起来,发觉她身量颇高,自己只堪堪到她肩膀。

“姐姐,你皮肤白,穿红色一定好看。”明襄左右看了看,房间一片狼藉,也没有可以落座的地方,只好说道,“姐姐,你不用在这了,回去换身干净衣服,好好休息。”

倚水楼从不为难楼里的姑娘,明襄看到刚刚戴面纱的女子已经站在门外,朝她笑了笑。

再对上冷脸男,明襄耐心尽失,“走走走,打完了爷还有事。”

倚水楼百米远,有一处大石台,过节时,百姓在这里祭祀,平时就空着,偶尔有人在上面晒鱼。

明襄用肩撞了撞叶云起,“平央的小鱼干特别好吃,明天能不能陪我去买点?”

月黑风高,倚水楼不少人望着这边看戏,长脸男磨刀霍霍,明襄眼里只有一旁挂着的小鱼干。

也就叶云起跟得上她的思维,替她理了理被自己提溜乱的衣领,漫不经心道,“打完再说。”

得了指令,明襄往前走了几步,但也懒得多走,对着长脸男抬了抬下巴,“你过来砍我。”

长脸男怒气暴涨,一声大吼,银白的刀光划破黑夜,带着千斤力道砍来。

明襄弯腰一转,便移到了他身后,“你是不是肾虚啊,动作这么慢?”

长脸男反手一劈,又落在了石头上,爆出刺啦一声火花,

明襄踩着他的刀尖,“啧啧,我看你才是眼瞎,往哪砍呢?”

长脸男抬腿朝明襄踢去,只听到一声凄厉,他半边身子便垮了下去,明襄用的是叶云起扔给她的细剑,虽说没有软剑顺手,但锋利度还是不错的。

长脸男一只脚脚筋被割断,双眼充血,牙呲欲裂,“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敢伤我?”

明襄挥剑又割断了他另一只脚的脚筋,“来,跪着说。”

“我是玄浪帮分舵主,你伤了我,玄浪帮定会灭你满门。”长脸男疼得声音颤抖,堪堪用刀撑住身体不至于彻底趴下。

明襄“哦”了一声,又割断了他的舌头,“真是稀奇,嘴巴放屁。”

明襄踢开他手里的刀,弯腰道,“我刚刚是不是给你说了,你长得不吉利,像死人?”

“再悄悄告诉你,我和玄浪帮有仇哦。”

明襄冷漠抬手,剑光在她脸上一闪而过。

倚水楼的客人有商贾,有武林人士,也有些文人,视力好点的,都看到长脸男被断脚割舌,细剑穿胸,死状凄惨,关键是明襄还在他下面补了一剑,不少人士下意识捂住了自己脆弱的部位。

明襄回到叶云起身边,忽然想起什么,惊道,“大人,我是不是耽误你正事了?”

叶云起看了看她的手臂,确认伤口没裂开之后,淡淡道,“已经做完了。”

“什么时候?刚才吗?不是,我啥都没看到你就做完了?”明襄瞄了眼灯火通明的倚水楼,“您别安慰我,咱们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叶云起不答话,眼神飘向一边。

左边有脚步声传来,明襄转头一看,刚刚那位高美人从暗处走了过来,“不是,姐姐,你在这干嘛?”

高美人的表情有些奇怪,揪着衣服,似乎欲言又止。

明襄把剑收好,看着她还穿着那身湿衣服,有些无奈。“姐姐,您回去吧,我们要走了。你别怕,你们倚水楼本事大得很,玄浪帮不敢找你麻烦。”

说完明襄就不再看她,对着叶云起使了个眼色,“大师兄,咱们走吧。”

两人易容自是为了隐藏身份,在外人面前,一个是刁蛮任性小师妹,一个是帅气冷淡大师兄,所以连称呼也改了。

不管了,既然叶云起说事情办完了,那就当是办完了。

明襄刚迈开一步,

“等等。”,

若说叶云起的声音是低沉慵懒,那这个声音便是清越如笛。

说出这两个字,仿佛给了他勇气,匆匆走过来,对着明襄说道,“我能不能,和你一起走?”

“啊?”

“可以。”

“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欢喜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