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厨房后面有几道门,门后有一口水井,水井三步外是两棵斗碗粗细的枣树,下面的枣了被打完了,只很高的顶上还挂着几颗,引来小孩子馋口水。杨素庆跟随杨闻献去了屋后,只听得杨闻献说了声:“等着!”随即传来树枝相击晃动的声音,杨素庆喊了句:“爹你杨素庆跟着杨闻献去了屋后,只听得杨闻献说了声:“等着!”。...

杨家厨房后面有一道门,门后有一口水井,水井三步外就是两棵斗碗粗细的枣树,下面的枣已经被打完了,只很高的顶上还挂着几颗,引得小孩子馋口水。

杨素庆跟着杨闻献去了屋后,只听得杨闻献说了声:“等着!”

随后传来树枝相击摇晃的声音,杨素庆喊了句:“爹你好厉害,爹你小心点!”

“走妞妞,我们也去看看,爹打红枣了!”杨素云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声,而后笨拙的跳下高板凳,回身就来接杨素之。

杨素之有点愣,但也有点好奇厨房后面是什么模样,就有点好奇,想要下板凳去,但她现在充其量也才跟板凳一样的高度,想要跳下去还有点难度。

这时候杨素云就张手来接她,她犹豫了一下,毕竟他也还是个豆芽菜一样的小孩子,虽然比板凳高,但想要接住她,其实不容易吧?

可就在她犹豫的这一瞬,杨素云已经把手伸到了她的胳肢窝下准备把她从凳子上抱下来了,她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推开他,却不想杨素云已经抱住了她,并往自己跟前使劲一拽。

两人就这么相反着用力,杨素之毕竟只是个两岁大的女娃娃,再怎么说力气还是要比杨素云的小一些,所以就是挣扎着被杨素云从凳子上拖了下来。

也正是因为挣扎,她一头磕到了跟前的桌子上,只听得咚的一声响,杨素之眼前一花晕死了过去。

也不晓得是过了有多久,她再次睁开了眼来。

却不想眼前迷雾重重,但周围的环境却是十分熟悉的,她很高兴也很意外,她竟然回到了侯府!

只是让她疑惑的是,她家的抄手游廊有这么长吗?怎么她都走了老半天了也没走到尽头?

不过就在她疑惑的时候,她听到了一声小女孩儿的笑,她很疑惑,家里怎么会有小女孩儿?紧接着这一直走不完的抄手游廊一下就走到了尽头,抬眼去看,眼前本来是还在修缮的南边几个院子,什么时候已经修好了?

杨素之很诧异,但没等她找人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她眼前就蹬蹬蹬的跑过了一个两岁大小的女娃娃。

女娃娃在跑到她跟前的时候,抬头看了她一眼,还朝她咧嘴笑了笑,随后就看到两个小丫头跟了过来,嘴里还喊着:“大小姐,大小姐您慢点,小心别摔了——”

杨素之正要开口唤住这两个丫头,却不想她二人竟是直接从她身体里穿了过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她听到身后传来个温温柔柔的女声:“……过几天就是母亲的忌日了,我打算去庙里给她老人家上一注长明灯,你看到时候要不要给二叔他们说一声?”

“家中这些事情,你决定就好。”杨素之一回头就看到自己大儿子扶着个身怀有孕的女子从月洞门那头走了过来,而他的儿子俨然比她之前见着的还要年长一些。

杨素之十分惊讶,正待上前去与他说话,却见方才那小女孩儿从自己脚边穿过一把抱住了她儿子的腿笑着喊:“爹爹!萱儿要爹爹抱——”

“好,爹爹抱”

明明离的很近,杨素之却没办法喊答应儿子,她似乎明白些什么,有点难过但又莫名的坦然。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成亲了的?那小女娃是他的女儿,自己的孙女吗?她儿媳妇她瞧着有点眼熟,似乎是她此前给她大儿子挑中的几个贵女中的一个呢,叫什么名字来着?

杨素之想啊想却是没能想的起来,紧接着她只见眼前的场景如水墨画般晃了晃,晃的她头晕,再睁眼时就看到了在书房写字看书的二儿子。

“夫君”就是这时门口传来个女人温温柔柔的声音来,杨素之看到自己儿子看到门口的时候脸上便止不住的带上了笑,并起身朝门口迎了去。

她这个儿子啊,最是个温柔体贴之人。

“你怎么来了?”

“给你端了碗鸡汤来,不要太累了。”杨素之瞧着依偎在自己儿子怀里的女子,是个懂得体贴人的。

看来啊,自己两个儿子都过的很好呢。

哎……

杨素之再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四个小脑瓜在自己头顶晃悠,其中还有一个哭红了眼。

“妞妞醒了!妞妞醒了!”杨素庆喜的一下跳了起来。

“妞妞怎么样?头还痛不痛?”

杨素景左边脸上有一块乌青,嘴角也有伤,这是前天去揍周二蛋的时候落下的,而今他见杨素之醒过来,作为大哥也有了大哥应有的沉稳冷静,但还是稚气未脱,免不得让杨素之一眼就看到了他的担忧。

“妞妞醒了太好了,我去喊爹回来,妞妞没事了!娘,妞妞没事了——”杨家老二杨素星,他脸上也有伤,但见杨素之醒过来,也顾不得太多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就往外冲,不想何淑兰听到几个孩子的喊声,也赶了进来,母子俩转眼就撞成了一团。

“妞妞对不起,四哥不是故意的,四哥不是故意的,哇呜……呼呼……哥哥给你把包包吹、吹散,呼……呜呜呼……”

杨素之头上被撞了个很大很红的包,而且她在撞到桌角的时候直接晕死了过去,这可把杨素云吓得不轻,以为自家妹子被自己摔死了。

现在看她醒来,连忙紧着她的头吹了又吹的,想要把那么大个包给她吹没了,可手上又怕伤到她,所以都不敢碰到她了。

杨素之被他边哭边吹,吹了一脑门儿的鼻涕泡。

“娘,我去找爹回来!”杨素星可没忘了自己的使命,交代一声就跑了出去。

杨素之被磕晕过去的时候,只见有出气儿没进气儿,这可把杨闻献和何淑兰都吓坏了。

杨闻献想要抱着杨素之去找大夫,却叫何淑兰拉住,说现在把孩子抱出去等到了十里地外的镇上,还不晓得会怎么样,就让他赶紧去找杨家一个学过一点医书的老先生先来给看看。

“老二路上注意安全,别跑太快了,小心摔着!”何淑兰嘱咐。

“知道了!”杨素景跑远了的声音传来。

“小四儿,妞妞没事了,你别吹了,这鼻涕都吹妞妞一脸啦……”杨素之还没嫌弃,那边杨素庆就先嫌弃起来。

“是啊,别吹了,别吹了小四儿!”老大杨素景也嫌弃起他来。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全家都护短”,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