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素星也常听见杨闻道家的争吵声,还常常看见他二叔躲在屋后竹林里吸烟抓头发的样子,他会觉得他二叔挺可伶的,因为准备赶快回家去去给何淑兰先说这边的事。当然很多时候他娘都能劝住他奶奶和幺娘切记吵,等她们不吵了,他二叔就能不好过了吧!杨素星回家去就把竹林里毕竟很多时候他娘都能劝住他奶奶和幺娘不要吵,等她们不吵了,他二叔就能好过了吧!。...

杨素星也常听到杨闻道家的吵闹声,还经常看到他二叔躲在屋后竹林里抽烟抓头发的样子,他觉得他二叔挺可怜的,所以打算赶紧回家去给何淑兰说说这边的事。

毕竟很多时候他娘都能劝住他奶奶和幺娘不要吵,等她们不吵了,他二叔就能好过了吧!

杨素星回去就把竹林里听到的告诉了他娘,他娘听了他的话,并没有立即去他幺叔家里,而是让他六爷爷给妞妞看了看。

“瞧着没什么大碍,就是磕了一下,有点肿,等两天消肿了就好。”他六爷爷给妞妞看了看头上的包,说是没事,大家才都松了口气。

“老大和老二,你们送六爷爷回去,来把这袋红薯也带上!”何淑兰装了一小袋红薯下边还有四五斤米,统共有十来斤的样子,她让杨素景提上,算是给他们六爷爷的感谢费。

“哎哎哎,这是啥子事哦,要不得要不得!留起来,留起来给娃娃们吃,都在长身体的时候!”

杨六爷不要何淑兰的那一袋红薯,拦着要让杨素景放回去,不许他带着走。

他作为杨家的长辈,这点小忙还要收东西,实在要不得,况且杨闻献一年到头,还常帮他家里头做点这个那个事的,也没见要收点什么回报,人都是将心比心的嘛。

“您带上回去,家里还有些,不会缺了他们吃的,您放心好了,带着吧带着吧!”何淑兰边说,边就推了杨素景和杨素星两兄弟让他们赶紧送杨六爷回去,别让他再把东西退了。

“是啊六爷爷,我家还有呢,您不用担心我们,放心好了!”杨素景知道何淑兰的心意,扛着红薯,和杨素星一人扶着他一边就把他往外带,老爷子也是拧不过俩毛头娃娃,一边说着不要红薯,一边就被他俩带了出去。

等到他们出去了后何淑兰这才赶紧的把围腰取下来,很快收拾了一番一手抱着杨素之,一手牵着杨素云,让杨素庆在前面带路,娘儿四人一前一后往杨闻道家里而去。

路上一直没说话的杨素庆突然问何淑兰:“娘,我们家里粮食也不多,但你却给了六爷爷一大半,是不是都是因为六爷爷给妞妞看病的缘故啊?”

杨素之一听,那一袋十来斤的东西就是他们家里一半的粮食??她有点震惊,她家现在这么穷吗??不过好像也是,她们家现在可有七个人呢,一时间杨素之有种前途堪忧的感觉。

这些年家家户户都没什么精贵值钱的东西,非得要说一个的话,那就是粮食最精贵,可何淑兰却一下子把家里几口人一半的粮食都给了杨六爷。

这让杨素庆很是不理解,毕竟家里人每顿都是紧巴巴的,每人都是吃个倒饱不饱,现在还分出去一半,哪里还能够吃呢?

“娘……”这时候杨素云听了明白,家里的粮食因为他少了一大半,他觉得很对不起大家,也很难过,“娘,我以后,我以后每顿都少一点,我……呜呜……都是我不好……”

“小四儿,你这是干什么?哭啥呢?这又不是你的错,家里有粮食,你爹明天能够结了镇上公社的粮票,谁说咱们家里没粮了?”

何淑兰哭笑不得,干脆把杨素之放下来,把三个孩子放在自己跟前就蹲路边给他们讲了起来:

“首先,老三,小四儿,娘之所以要把红薯分一半给你们六爷爷,不仅是因为他那么大把年纪,还在这黑灯瞎火的晚上一起来给妞妞看病,还有是因为,你们六爷爷年纪大了,

又是一个人过日子,十分的不容易,经常是饱一顿饥一顿的,我给他这点粮食,是想让他接下来一段时间能够稍微好过一点,况且现在天也愈发冷了,能多一口吃的,也容易一些。”

杨六爷妻子早年已经过世,他有三个孩子,两儿一女,大儿子都快六十岁了,家里儿子孙子的一大家子。

小儿子也近五十了身体还不太健康,两个儿子许多年前就分了家,原本他是跟着大儿子过生活的,可他大儿媳妇不待见他,小儿子家里又实在太困难,所以他就只能一个人住了。

说起来也是怪可怜的。

“其次,小四儿,你磕着妞妞确实是做错了,毕竟你现在年纪还小,力量也不够,想要抱起妞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你做了一件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所以妞妞受了伤,但妞妞并没有怪哥哥是不是?”

说到最后则是侧头看向杨素之,杨素之被点名,先是怔了一下,她有点诧异,何淑兰明明是个没读过书的乡村妇人,但在教养孩子上,却是十分的有模有样,她心里划过一阵奇怪的感觉,有点佩服她,便在她的注视下点了点头并道:

“四哥,妞妞并没有怪你。”

杨素之奶声奶气的说完,又看着杨素云那泪眼汪汪的模样,就忍不住伸手抱住了他,倒是惹得杨素云再次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妞妞对不起,对不起是四哥害你摔了头,呼呼……四哥给你吹一吹,包包散……呜……”

何淑兰伸手揉了揉自家两个小娃娃的脑瓜,再把杨素庆也一并拉了过来,将他们三人统统抱到了怀里,蹭了蹭三个小家伙:

“明天你们爹去镇上结了给公社推粮的粮票,我们就能好好吃一顿了,而且还能有点余粮,所以不用担心,娘心里有数,再怎么也不能让我的心肝宝贝们饿着呀!”

杨素庆闻言若有所思,但被何淑兰蹭了脸之后,就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杨闻献因为身体好,有一把不小的力气,寻常除了在大队上工赚工分,还在公社也得了个活儿,就是帮着把收到公社的粮食按数给管辖之下的大队送去,每个月有四趟,一月一结。

给大队送粮这事儿是个好差事,所以谁都想得,但这个差事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吃得消的,毕竟用独轮鸡公车推一两百斤的粮食走个几十公里,没点体力,没一把力气,还真拿不下来。

杨闻献因为身体素质好,力气又大,并且还能认字写数,所以脱颖而出得了这个差事,而这个差事还有三个好处: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全家都护短”,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