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六章 银针

知晚听赵小草喊她姨姨,赵秀梅喊她姐姐,有些混乱不堪,但是也没及时纠正,称谓什么的,知晚极少在乎,她现在的才十六岁,秀梅都八岁了,喊姨确实有些不最合适,反倒捏着赵小草的脸问,“小草是也不是没吃饱饭?”小草摇摇头,摸了摸圆鼓鼓的肚皮道,“我吃饱饭了,而已爷爷不不喜欢我真是好孩子,知晚都汗颜,不过她做不出来让小草吃她剩下的饭,努力吃完,然后把碗搁下,方氏满脸通红,她看出来知晚其实并不喜欢这些菜,“我做的饭菜不合胃口,对不住了。”。...

娇医有毒

推荐指数:10分

《娇医有毒》在线阅读

知晚听赵小草喊她姨姨,赵秀梅喊她姐姐,有些混乱,不过也没纠正,称呼什么的,知晚很少在意,她现在才十五岁,秀梅都八岁了,喊姨确实有些不合适,反而捏着赵小草的脸问,“小草是不是没吃饱?”

小草摇头,摸着圆鼓鼓的肚皮道,“我吃饱了,只是爷爷不喜欢我们剩饭,姨姨不吃完,他会不高兴,昨天姨姨剩饭,爷爷还骂了娘一顿,姨姨撑不下去也会不高兴,我帮你吃。”

真是好孩子,知晚都汗颜,不过她做不出来让小草吃她剩下的饭,努力吃完,然后把碗搁下,方氏满脸通红,她看出来知晚其实并不喜欢这些菜,“我做的饭菜不合胃口,对不住了。”

知晚脸颊微红,这不是方氏的错,其实也不算她的错,她没有责怪过方氏菜不好,不喜欢她就少吃点,加上鸡汤鱼汤和粥,还有鸡蛋羹,她压根就不饿,再者,这之前她还吃了大半碗粥,知晚歉意道,“是我连累你挨骂了。”

方氏笑了笑,收拾好碗筷,让赵秀梅帮着端去厨房清洗,顺带吩咐赵秀梅道,“娘要出门一趟,你帮娘照顾好你秦姐姐,还有尘哥儿的尿布,你秦姐姐下不了水,你帮着洗下。”

赵小草在一旁举手,“娘,我会洗,我帮思姐儿洗尿布!”

方氏好笑,“你年纪还小,洗不干净,别闹的你秦姐姐不安生。”

赵小草鼓着腮帮子生气,抱着知晚一条腿,瞪着方氏,那样子可爱极了,知晚心里暖暖的,想到赵思安要出门,便对赵小草道,“去把你四叔找来,我找他有事。”

赵秀梅抬头道,“秦姐姐是不是要四叔帮忙买东西啊,方才五叔要去镇子上买笔墨,爷爷就没让四叔去了,不过,五叔刚刚出门了,小草,你跑快一点儿,把五叔喊回来。”

小草诶了一声,转身便跑了,那速度,知晚都提心吊胆,万一摔着了怎么办,可是还没叮嘱出声,就不见小草人影了,知晚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赵思明就跑回来了,有些拘束的看着知晚,“秦,秦姑娘找我有啥,找我有什么事?”

知晚嘴角轻抽,心道,你说啥事我也听得懂,“你去镇子上买东西,能不能帮我带些东西回来?”

赵思明猛点头,知晚就说了一堆要买的东西,里面还有笔墨纸砚,赵思明心里微动,莫不是买了送他的吧,可是一想,她是大家闺秀,肯定是识字的,便道,“秦姑娘若是急着用,我书房里还剩下点儿,你先将就着用。”

知晚摇摇头,说不急着用,又说了几样要买的东西,听得赵思明眉头皱紧,尤其听到买银针,赵思明的眼睛都差点瞪出来,“买银针?”

知晚点点头,“你没听错,我要买银针,只是不知道价格,我身上银子不多了,你就紧着银钱买,不够就算了。”

知晚连荷包都给了赵思明,里面差不多就二两五钱银子,还有一支银簪子,样式很老,不像是她会用的,但胜在银子很足,差不多能换二两银子,赵思明听知晚说没什么银子了,微微愣了一下,接过荷包,看着上面绣的兰花,仿佛都闻到一股兰花味,赵思明的脸有些热,跟知晚说大概什么时候回来,转身便走了。

知晚有些乏了,便回屋了,思儿和尘儿还睡着,才出生的孩子爱睡,一天里要睡十几个小时,所以也不吵人,知晚就坐在床上,看着方氏的绣篓子搁在那里,知晚好奇的拿过来,试了试,发现她也会绣,很顺手,就跟她拿笔就会写字一般,知晚以前可没碰过这样的东西,应该是以前的她会的,而且绣过不少,几乎是本能的那种,不然没有记忆的她怎么那么熟练?不过也不排除她天赋异禀,上手就会,只是可能性太小了些。

知晚帮着绣了片叶子,王氏进门就看见了,当即大叫,“你还真是第一次做月子,月子里的女人眼睛吃不得累,这绣针线最是费神,你想做瞎子不成?”

说完,把绣篓子抢了过去,看着知晚绣的叶子,又忍不住夸赞,“到底是大家闺秀,这针线就是不一样,绣的跟真的一般。”

王氏坐下,找知晚说话,可惜啊,她问的问题知晚压根就回答不了多少,王氏有些无趣,便丢了绣篓子走了,知晚笑笑,王氏哪是真关心她的眼睛,她是怕她忙着绣活,没空回答她的问题。

知晚也不绣针线了,坐在那里发了一会儿愣,最后有些困,便挨着两个孩子睡觉,醒来时,方氏已经回来了,告诉知晚,奶羊已经买回来了,只是去的有些晚,已经挤过奶了,不过方氏怕知晚急着要,便把羊奶也一并带了些回来,她担心不新鲜,所以问知晚还要不要。

知晚哪会不要,比起浪费半碗米饭,浪费羊奶更加可耻,起床洗了把脸,知晚就进了厨房,方氏指着羊奶给知晚看,那一股味道她是不喜欢,她很想告诉知晚,那一两五钱银子花的真不值得,这钱给钱嫂,两个孩子肯定吃的饱饱的。

知晚手里没别的东西,不过她知道赵家有茶,便放方氏拿茶叶来,然后丢羊奶里,让方氏烧火,一盏茶的功夫后,羊奶就煮开了,知晚小心的把茶叶过滤,方氏鼻子嗅了又嗅,“没膻味了,还有股香味!”

知晚倒了一大碗,还余下了三大碗的样子,知晚笑道,“这东西不错,小草、秀梅她们太瘦了,让她们多喝点儿,以后头发就不会那么枯黄了。”

知晚端着羊奶回屋,外面就哄闹了起来,正是抢羊奶闹起来了,听样子好像最后泼了两碗,赵思莲抢了一碗,小草是哭着进门的,还没靠近知晚,就被方氏给抱了出去,知晚有些无语,她去哪里,李氏眼睛都盯着呢,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全部端到屋子里,再让小草几个喝。

知晚吹冷羊奶时,听到赵老爷子发脾气,她浪费半碗米饭,赵老爷子都不高兴了,打翻羊奶,估计要挨板子的,果然,外面有哭声传来,刘氏更是气,这么好的东西,她都没吃呢!

刘氏发话道,“以后每天剩下的,先我跟你们爷爷还有小姑一份,再轮到老大家,之后才是老二家,老三家过后,老四老五两个算一天,轮流着来,以后谁再敢抢,我撕它两层皮!”

方氏站在一旁,忍不住道,“娘,每天的羊奶能有今天的两倍,三个人根本喝不完。”

——————

求收藏,求推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娇医有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