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头也忒不不靠谱了吧。”白知薇摇了摇摇头。虽然师父领进屋,修佛靠个人,但这臭老头啥也没说就消失了了啊!白知薇恼火的坐在茅草屋的门口,手杵着下巴。“师父啊师父,你不管怎么说给点儿提醒啊……”这时一个稚气的声音传向了白知薇的耳朵里。“你个笨蛋丑八怪!”虽说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但这臭老头啥也没说就消失了啊!。...

“这老头也忒不靠谱了吧。”白知薇摇了摇头。

虽说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但这臭老头啥也没说就消失了啊!

白知薇郁闷的坐在茅草屋的门口,手杵着下巴。

“师父啊师父,你好歹给点儿提示啊……”

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传到了白知薇的耳朵里。

“你个笨蛋丑八怪!”

“笨蛋丑八怪!”

秦清眉头紧皱,这好像就是是在骂她吧!

“是谁!”

“快出来!”

白知薇警惕的看着周围,可是什么也没有啊!

“傻子才出来!”

这个声音又来了,还是刚才那个声音,她敢肯定,她没有幻听!

白知薇的头上冒了几条黑线,这怕不是个傻子吧:“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白知薇轻声嘀咕着。

“你才是鬼东西!你全家都是鬼东西!”

额,这?

白知薇扯了扯嘴角,这鬼东西自我保护意识还挺强啊。

她寻着声音走进了茅草屋:“没错,应该就是从这儿发出来的声音,可是到底在哪呢?”

“小爷在这!”

嗯?白知薇眯起了眼睛,声音好像是从这个铁炉里发出来的,可是……这铁炉会说话?

“咚咚咚……咚咚咚……”白知薇轻轻敲了几下这个铁炉。

“是你这个破铁炉在说话?”

她话刚说出口,便听见破铁炉里面炸毛似的声音。

“你说谁是破铁炉,谁是破铁炉?!”

“老子是这玄宝炉的器灵!”

“宇宙无敌超级帅气,机智过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才华过人,风度翩翩,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器灵就是小爷我!”

呵!这个器灵还真特么自恋啊,好逗啊!白知薇快要笑出声的,她努力的憋住,让自己尽量不会笑出声来。

“啊!是可忍孰不可忍!有什么好笑的!小爷说的就是事实!”

伴随着这个声音出现的还有一个别样的身影。

这是一个小娃娃,差不多两岁大的样子,手和脚跟莲藕似的,白白嫩嫩的,一截一截的,脸胖嘟嘟的,像个福娃娃,让人有一种一看到就想要去蹂躏一把的冲动。

做惯了星际女修罗的白知薇此刻早已少女心泛滥,面对这样的人间萌物她没有一丝的抵抗力,一丢丢都没有。

她对着这个小娃娃的脸就是一阵狂捏:“这手感也太好了吧!Q弹Q弹的!”

“辣当棱了,小爷窝……”前一秒小娃娃还在得意的回应白知薇的话,下一秒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就从白知薇手里挣脱了。

它轻轻的揉着自己被白知薇捏红的脸,疼的眼泪都要留下来了。

白知薇搓了搓手,看着小娃娃笑到:“不好意思啊,一时失手,没注意力道!抱歉抱歉哈~”

小娃娃捂着自己的脸,凶巴巴的看着白知薇。

它越是这样白知薇越是觉得它可爱,妥妥的一个小大人模样。

“好可爱啊!你叫什么名字!”

小娃娃摆了摆手:“你叫我小爷就行!”

“还有,不许说我可爱,小爷我已经两千岁了!两千岁!!”

“那我就叫你萌宝吧!”白知薇自顾自的泛着星星眼看着萌宝。

“都说了!叫我小爷!小爷!”

“……”

萌宝不服气的想要和白知薇理论,可它怎么说得过白知薇。

一番激烈的争论落下了帷幕,萌宝认命的承认了萌宝这个名字。

它认真的和白知薇讲解了这个空间的使用规则。

原来这个空间只能靠意念进入,意念进入之后身体还留在外面,除了空间的主人外,其他人是进不来的,这里的时间流速也很快,里面五个时辰相当于外面一个时辰。

当然空间的主人可以带她的灵兽进来,还可以带一些东西回来种植。

白知薇又问了一下她为何拿不出那些书。

萌宝解释说,因为七云丹王设下了禁制,白知薇现在只能拿出最初级的书,只能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来。

所以现在白知薇能拿出来的医书只有《初级针灸术》、《百药谱》以及几张初级的丹方。

……

“嘭!”

“给我冲进去看看,这到底是人是鬼!”

“是!”

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传进了白知薇的耳朵里。

白知薇勾了勾嘴角,这是来找茬来了?那正好!

白知薇从红莲空间里退了出来。

迅速的换回了一袭红衣,坐在桌边等着那个人进来。

“嘭!”门被外面的家丁一脚就踹开了。

一踹开门家丁就看见了还端坐着的白知薇:“这这这……”

“这什么这!进去啊!磨磨蹭蹭的干嘛?!”那个女人的声音再次出现了。

白知薇一猜就知道这是她那“好”继母李若韵。

伴随着那个女人的声音,她的身影也出现在了白知薇的眼前,这个女人同样愣住了,并且还在瑟瑟发抖。

眼前这个瑟瑟发抖的女人微微有些胖,脸有些圆润,现在被白知薇吓得脸色煞白。

她的一双三角眼睁很大,显然很震惊,她的耳垂很薄,耳垂上几乎没有肉,眉尾还有颗痣,鼻子有些高,总体来说五官很是精致,可以看出来年轻时候也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可以说,这就是个精于算计,笑里藏刀,自私自利,脾气暴躁的女人。

此刻,这个女人正瑟瑟发抖的看着秦清,嘴里说着和昨晚白正雄一样的话:

“你你你……你是……是人……是鬼?”

秦清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她,轻轻的吐出两个字:“你猜?”

当然是鬼咯,老娘前天晚上看着你咽气的,手脚都凉透了!

她声音哆哆嗦嗦的向身后的家丁大声吼道:“黑……黑狗血拿来!”

“给我泼!我看她这次不魂飞魄散!”

李若韵得意的看着白知薇,心里乐开了花,看你这次还不魂飞魄散!

“哎哟!”谁知那负责泼黑狗血的家丁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整盆黑狗血全都扣在了李若韵的头上。

此刻的李若韵怒火中烧,对着其他家丁大声吼道:“把他给我拖下去杖毙!”

“扑哧哈哈哈!”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九王爷家的小医妃又甜又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