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白知薇,早以笑得前胸贴后背了。站在原地怒火中烧的李若韵想见状来撕了白知薇,可她哪有这胆量去撕鬼魂啊!她现在的原地怒火中烧,望着全身上下的黑狗血,真是太臭了,但是一转念一想,她身上有给狗血,这小贱蹄子所以不敢动她了。“你这个逆女!还不跪倒!站在原地怒火中烧的李若韵想上前来撕了白知薇,可她哪有这胆量去撕鬼魂啊!。...

此刻的白知薇,早已笑得前胸贴后背了。

站在原地怒火中烧的李若韵想上前来撕了白知薇,可她哪有这胆量去撕鬼魂啊!

她现在原地怒火中烧,看着全身上下的黑狗血,简直太臭了,不过转念一想,她身上有给狗血,这小贱蹄子应该不敢动她了。

“你这个逆女!还不跪下!”

白知薇一看声音的来源,哟!巧了,她那好爹来了!他旁边还跟着一个装模作样的道士。

白正雄因为身旁跟着道士,胆子都变大了,居然敢吼白知薇了。

“爹爹说得哪里话?”白知薇笑眯眯的看向白正雄。

白正雄却吧白知薇的笑看成了她在示弱:“逆女!现在知道怕了?晚了!”

“道长,有劳了!”

“举手之劳,举手之劳!”道长立马谦虚的连连摆手。

他的笑脸却在看见白知薇的一瞬间凝固了。

这这这,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道长一看,这还得了!拿起他的道具就想跑,一旁的白正雄还没发现道士的异样,还眯着眼睛,得意的叫道:

“道长!让她尝尝你的厉害!”

旁边全身浇着黑狗血的李若韵也随之附和道:“对,道长不要放过她!”

白知薇似笑非笑的看着道士,这分明是个假道士啊!

道士惊慌失措看向白正雄:“此女煞气太重,我已经收服不了她,还请另请高明,告辞!”

假道士说完就一溜烟跑了。

留下白正雄和李若韵在一旁瑟瑟发抖。

“女……女儿,别……别往心里去啊”白正雄忙讨好道。

“没事的,父亲大人”白知薇说着还往前走了一步。

白正雄见白知薇在靠近他,抖得更厉害了。

突然,白知薇见一个容貌姣好,眉眼如画,皮肤雪白,穿着一条粉色衣裙,娇俏可人的女孩走了进来,这是她的好妹妹白知芝,是白正雄和李若韵的女儿。

小小年纪便以达到了灵者三级,是白家的小天才,白正雄宠爱的女儿。

“父亲别怕!她根本就没有死!全都是骗你的!”出声的正是白知芝。

“爹娘,我已经派人去看了,棺材里根本就没有人!她根本就没有死!”

白正雄闻言,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怒气冲冲的对着白知薇怒吼道:“你这个逆女!”

“你这个小婊砸!”李若韵也是怒气冲冲的只想白知薇“居然敢装鬼吓我们!”

白知薇却摆了摆手:“我的好继母,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是鬼。”

“逆女!你还不跪下!居然还敢狡辩!”

白知薇却微微勾起了唇,红唇轻启道:“父亲确定要我跪?”

“别忘了,我可是九王妃,还是父亲大人你给我结的冥婚!”白知薇清冷的声音回荡在白正雄的耳边。

九王妃,冥婚。

是了,这个小丫头现在还是九王妃。

白正雄和李若韵气的牙痒痒,却不敢动白知薇分毫,没办法,她说得没错,她现在还是九王妃。

李若韵咬牙切齿的离开了,离开前白知薇还冲她喊道:“记得给我送几件衣服来!”

李若韵气得牙痒痒,这账,以后慢慢算!她走得很急,因为她得先去把身上的黑狗血洗掉。

不一会衣服就送来了,这显然是被白知芝穿过的,白知薇也不生气,直接把衣服扔到了一边,又进红莲空间去了。

……

九王府

“殿下,听说那白知薇还活着。”

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恭敬的对着一个一身青色镶边刺绣长袍,青玉缎带,头上精致藤蔓花纹金冠,面白似玉,墨眉似剑,手执银白折扇,面色清冷,贵气逼人的男子,背着手背对着说话的人。

“哦?”

“不是说已经死了吗?”

声音虽不大,却带很大着震慑力,压迫的凌一不敢乱动,他的头上正在冒着冷汗。

眼睛亦不敢直视九殿下。

“属下昨日听闻白府闹鬼,仔细一打听才知道是这白五小姐她,居然又活着回来了。”

看着面无表情的九殿下,凌一又说道:“要不然属下去把她给……”

说着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用了。”九殿下一如既往的面色清冷,“你去跟着她。”

“是!”凌一说完就退下了,出了九王府后,朝着白府的方向冲了过去。

看到白知薇的第一眼,这凌一就风中凌乱了,怎么会有这么丑的女人!

作为星际的女修罗,这点洞察力还是有的,她知道有人来监视她了,不过对她似乎没有威胁,所以她也就没有管他,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能派上用场。

不用白不用。

白知薇的嘴角微不可见的往上扬了扬。

在白知薇的红莲空间中,白知薇正认真的翻看着落七云的行医笔记。

作为星际最有能力的女修罗,她几乎什么都学过,医术尤为精通,不过星际的医学技术和东云国有所不同,在这里没有精密的仪器,白知薇毫无用武之地。

所以她看到有针灸之术时,眼睛都是发光的,针灸术在星际已经失传万年,所以一直都是只闻其术不见其物。

如今亲眼见到当然得好好研究。

她刚刚特意翻看了师父的行医笔记中是否有她这样的病例。

还真被她找到了,本来只想找一下医治脸上这红斑的办法,没想到若真按师父笔记上所说她这分明就是中毒了!

是谁这么恶毒?要知道女子的容貌相当于女子的第二条命,若是有太过在意容貌的女子,恐怖早就轻生了。

白知薇眯着眼睛,又接着看了下去。

面色煞白,面部布满红斑,体内存不住一丝灵力,一旦吸收灵力那么灵力便会自行溃散,此乃中了七叶海棠花的毒,中毒者最多活到16岁。

白知薇脸色开始发白,是了!她刚穿越过来的那日,原主正好16岁。

所以说,原主会死根本就不是因为什么狗屁四阴命格,而是有人早在原主小的时候便开始蓄意谋杀!

她有接着往下看了下去,行医笔记上说,若要解此毒,须以毒攻毒,用七星海棠叶为引,配以白玉灵液加上药浴七天,药浴的过程中需要同时进行针灸,方可解毒。

两者皆是世间稀有的宝贝,七星海棠叶顾名思义就是七星海棠花的叶子,这种毒物唯有渊灵沼泽中才有。

渊灵沼泽位置偏僻,常年毒障弥漫,实在太过难寻,所以即使它是毒也异常珍贵稀有的珍品。

至于白玉灵液嘛,刚好她在库房顺了一瓶。

她的嘴脸微微勾起,看来得找机会去渊灵沼泽一趟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九王爷家的小医妃又甜又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