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针灸,这她可完全会好吧。没办法现学现做现卖了,也不能够去找我教她,就她这模样还严禁把别人吓死!她那出医书就就翻阅,学针灸得先认识了穴道,这貌似并不难。在星际的时候,她哥哥她习武的时来教过她,可那时候的她并不以为意,会觉得认识了穴位并也没用,她一门心思只只能现学现卖了,也不能去找人教她,就她这模样还不得把别人吓死!。...

至于针灸,这她可完全不会好吧。

只能现学现卖了,也不能去找人教她,就她这模样还不得把别人吓死!

她那出医书就开始翻看,学针灸得先认识穴道,这倒是不难。

在星际的时候,她哥哥她练武的时就教过她,可那时候的她并不以为意,觉得认识穴位并没有用,她一心只想去星际军校,日后称霸战场!

可惜,哥哥早早的就在一场星际大战中去世,后来她在想学也没人教她了。

就在她学针灸,看艺术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的吵闹声。

“白知薇!你给我滚出来!”这不是白知芝的声音吗?

她正愁在库房没有顺谢银子,现在便有人来给她送钱去,真是瞌睡了有人给送枕头!

白知薇伸了个懒腰就走了出去,声音慵懒的看向白知芝:

“你找本妃有事儿?”

“白知薇,别以为你和那位结了冥婚就得意,你搞搞清楚,那是冥婚,在说了,九王府那边到现在都没来接你,就你这丑模样,九殿下会要你?别做梦了!”

白知薇眉毛轻挑:“哦?”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特意去问过?那你还真是有心了,我的好妹妹!”

白知薇一边说还一边拍了拍白知芝的肩膀,她拍白知芝的时候给白知芝点了穴,正好拿白知芝练手,一个时辰之后自动解开。

白知芝想动却动不了,她站在原地,动不了分毫:“你对我做了什么?!”

白知薇却站在那儿,调笑的看着她:“我没对你做什么啊?你看我这般柔弱不能自理,能对你做什么?”

白知芝转念一想似乎也对,她白知薇从小体弱,谁都能欺负她,能对她做什么?

可是为什么现在她动不了了?

“啊!”

白知薇紧紧的蒙着她的嘴巴,神色紧张的看向白知芝:“不会有鬼缠着你吧!”

“你你你……你胡说!”白知芝看着黑漆漆的周围,说话的声音也是哆哆嗦嗦的。

“啊!快!快救救我!”白知芝尖叫道。

白知薇却皱了眉头:“六妹啊,这有钱能使鬼推磨,把你身上的钱都拿出来烧给它或许有用。”

“拿拿拿!快拿!在我的衣裙里,有一张五百两的银票!”白知芝心一横,这可是今日刚和爹爹要的,她卡在灵者二级很久了,准备去买一枚二级晋升丹的。

事到如今,小命要紧。

白知薇一看,哟!还真有!这个六妹挺有钱啊!

她把银票拿了出来,烧的时候用普通的纸换掉了银票。

不一会儿就烧成了灰烬。

“怎么样?怎么样?”白知薇佯装着急的样子,看向白知芝。

可是白知芝努力了半天,还是动不了,她生气的对着白知薇大喊:“怎么回事?!”

白知微为难的看着白知芝,身形后退了几步,声音颤抖的看着白知芝:“知……知芝,这……这会不会是厉鬼啊!”

白知芝一听脸色煞白,可是她没有钱了,这可怎么办?

她急得直掉眼泪:“呜呜呜,怎么办?我这么美,我还没有嫁给九殿下,我不要死……呜呜呜……”

白知薇嘴角一扯,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嫁人。

她哆哆嗦嗦的说:“我……我听说,污秽之物能驱鬼。”

“那你还不快去找来!”白知芝一边哭一边大吼道。

白知薇转过身去找污秽物,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我这演技都可以当影后了!

不一会儿,她就拿着她的夜壶出来了,她使劲一泼,一壶尿液全都泼到了白知芝的身上。

白知芝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恶鬼终于走了,她的小命保住了!

可是她现在好臭啊!

都怪白知薇!

“六妹,你还不快回去洗洗,万一入味了就洗不掉,那可就麻烦了!”白知薇担忧的看着白知芝。

白知芝一听这还得了,立马就跑回了自己的院子,她要泡玫瑰花浴泡个一天一夜,要知道,上次她娘被淋了黑狗血可是泡了一天一夜的鲜花浴才把那味给泡掉的。

在屋顶上监视白知薇的凌一,早就笑开了花,他已经笑得不行了,这个白知芝好蠢啊!

这么蠢还妄想嫁给主子,啧啧啧!

他笑完了以后,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回府向九殿下禀告这两天白知薇的事情。

白知薇,见凌一走了,轻轻一笑,换上了男装,戴上面具就翻墙出去了。

她拿着从白知薇那儿弄来的五百两银票,心里乐开了花。

“咚咚咚!”她来到一个铁匠铺前敲门,夜深了,打铁的都已经睡了,不过没事儿,她有钱!

“谁啊!大半夜的不睡觉!”一个粗狂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可以听出来他刚被吵醒,所以有些暴躁。

打开门后看到是一个戴着面具的小公子:“有事儿明天再来,今天打烊了!”

白知薇并没有走,而是拿出了银票:“一百两。”

壮汉的眼睛都快看直了,这都快赶上他打好几个月的铁了,他可以娶媳妇儿了!

看到一百两,他的态度立马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公子里面请。”

白知薇进到里面才发现这个壮汉打铁的手艺真不是盖的。

“不知公子要打什么?”

白知薇拿出了银针的图纸:“打一副银针。”

壮汉一看这图纸,这不就是绣花针嘛?

白知薇看着壮汉疑惑的表情,摆了摆手道:“有时间我会上门来取,别的你不用管。”

说完放下一百两银票就离开了。

壮汉盯着这一百两银票眼睛发直,这下他有老婆本了,弄银针的银子才几个钱,剩下的全是他的。

他已经能想象出他娶媳妇的样子了。

他坚定了眼神,我一定好好干!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九王爷家的小医妃又甜又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