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重生

迷迷糊糊中,顾明澜听见有人在呼喊她,“姑娘,你快醒醒啊,地上凉,不能够睡。”轻脆的呼喊,很陌生中带了些陌生,似是在哪里听过?“姑娘,你快醒醒,快醒醒啊。”丫环一声比一声急,叫不醒她,又改成摇的。她一摇,明澜只会觉得脑袋里装着了水,被她晃的七晕八素的,不清脆的呼唤,陌生中带了些熟悉,似是在哪里听过?。...

以嫡为贵

推荐指数:10分

《以嫡为贵》在线阅读

迷迷糊糊中,顾明澜听到有人在呼唤她,“姑娘,你醒醒啊,地上凉,不能睡。”

清脆的呼唤,陌生中带了些熟悉,似是在哪里听过?

“姑娘,你醒醒,醒醒啊。”

丫鬟一声比一声急,叫不醒她,又换成摇的。

她一摇,明澜只觉得脑袋里装满了水,被她晃的七晕八素的,不止脑袋咚咚作响,浑身都疼。

她想起来了。

这是碧珠的声音啊。

那么多丫鬟中,就数她性子最急,做事稳不了片刻,就急慌急乱的,仿佛天要塌下来了似的,到死,都没能改了这急性子。

想到碧珠的死,明澜心口一阵揪疼。

当年,她倾慕赵翌,心心念念都是他。

他去大禅寺祈福,她也跟去。

让碧珠帮她传信,约他去后山静心亭。

碧珠围着她,揶揄的笑着,要一串糖人,才肯帮忙,她被她看的脸红,推着她,让她先传话,回来给她两串。

碧珠高高兴兴的走了,走远了几步,还回头叮嘱她不许耍赖。

可是她没想到,碧珠一转身,竟是永别。

她失足滚下山,被人找到时,身子都凉透了。

碧珠是她嫁给赵翌,搭上的第一条人命,也是从她开始,她身边的至亲一个一个的离开她。

所以,她被大火烧死,后悔嫁给赵翌后,最先见到的是碧珠吗?

“碧珠……。”

怕是错觉,明澜轻唤了声。

碧珠停了手,连忙道,“奴婢在呢,姑娘,你快起来,地上凉,仔细冻着了。”

真的是她。

明澜鼻子一酸,太久没有见到碧珠了,当年她转身一笑的那一幕,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她想再见见碧珠。

明澜挣扎着起身,只是身子一动,膝盖传来一股刺疼,疼的她倒吸了一口气。

碧珠忙扶着她胳膊,心疼道,“姑娘小心些,跪了两天了,膝盖肯定是伤着了。”

明澜睁开眼睛,还没有见到碧珠,就被眼前一幕给震的回不过神来。

她看到了一尊紫檀木雕刻的菩萨,慈眉善目,正笑看着她。

花梨木雕花案桌上摆着三角瑞兽铜炉,里面燃着檀香,如丝如缕,让人心平气和。

这是……

顾家的佛堂啊!

她梦到碧珠,可以说是愧疚,是想念,她怎么会梦到佛堂呢?

佛堂是她最厌恶的地方,没有之一,因为每次来佛堂就意味着处罚,罚跪、抄佛经,她深恶痛绝。

看着那尊菩萨,明澜久不作声。

碧珠歪着头,看看她,又看看菩萨,秀眉皱了皱,刘婆子惯会偷懒,连菩萨都敢不用心伺候,看菩萨颈脖子处都结了蜘蛛网了,她要再敢使唤她,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等出去了,她一准跟夫人告她的状!

“姑娘,你没事吧?”碧珠伸手在明澜跟前晃了晃。

明澜瞥头,看向碧珠。

清秀俏丽的面孔,笑起来,嘴角边有一浅浅梨涡,和记忆里那模糊的身影重合起来。

真的是碧珠。

明澜眸底湿润,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见到碧珠,她就能再见到爹爹和娘亲了。

明澜迫不及待,她转身就要往外走,却被碧珠拉住了衣袖,“姑娘,你可不能出佛堂啊,老夫人发话了,要你在佛前跪三天,给方姨娘腹中胎儿祈福,你要敢提前片刻出去,就再罚三天,奴婢知道你跪不住了,但是这一次,老夫人是真动怒了,咱忍着点儿,已经跪了两天了,不差这一天了。”

“给方姨娘腹中胎儿祈福?”

明澜一时间没能回过神来。

碧珠看着她,灵动大眼眨巴两下,流露一抹疑惑和担忧,“姑娘,你是不是饿糊涂了?前儿你推方姨娘落水,惹怒老夫人,是老夫人要你帮方姨娘祈福的啊,你忘了吗?”

忘了吗?

这事她怎么可能会忘记。

当年她受尽委屈,百口莫辩,祖父祖母厌恶她至极,就连父亲都觉得她任性不懂事,迁怒娘亲,觉得她没有管教好她。

如果没有这件事,她也不会遇到赵翌,倾心于他。

后来她有多么的庆幸,现在就有多么的后悔。

母亲嫁给父亲多年,生了三个孩子,可惜,都是女儿。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老夫人做主,给父亲纳了贵妾方姨娘。

方姨娘进门之后,就给父亲生了一女儿顾玉澜,后来又早产生了一儿子,可惜身子骨太弱,不到半年便夭折了,方姨娘自己也伤了身子。

养了好些年,才又怀了身孕。

父亲三十好几了,长房嫡子都娶妻了,他连庶子都没有一个,老夫人对方姨娘这一胎,抱了很大的期望,求签问大夫,都说是宜男之像,老夫人欢喜极了,要什么给什么,都越过了娘亲。

她气不过,再加上顾玉澜存心气她,说只要方姨娘生下儿子,老夫人就做主抬她做平妻,不会委屈了父亲唯一的儿子。

那一次,她和顾玉澜吵起来,方姨娘挺着大肚子过来劝架,当时,她们就站在湖边。

她拂开方姨娘的手,根本就没有推她,她却掉进了湖里。

方姨娘被救起来后,直叫肚子疼,大夫诊脉,说是动了胎气,恐怕会早产,老夫人一气之下,就罚她跪佛堂了。

后来,她在佛堂跪了两天,被人盯着,整整两天,什么都没有吃。

丫鬟雪梨偷偷拎了食盒来,里面装的是大鱼大肉,她饿昏了头,忘记自己还在受罚,就在佛堂吃起来。

正吃着呢,顾玉澜和顾音澜就来了,看到这一幕,就去跟老夫人告状。

她受罚还不安分,别说帮方姨娘祈福了,还对菩萨不敬,死不悔改,冥顽不灵。

老夫人怒上加怒,就把她送到清心庵受罚。

她在清心庵里住了三个月。

也就是那时候,她遇到了赵翌。

想到赵翌,明澜伸手捂住了心口,不愿在往下想。

屋外,丫鬟雪梨拎了食盒进来,鹅蛋脸,柳叶眉,一双眼珠子乌溜溜的转着,机灵极了。

见明澜站着,她连忙过来,抬高手里的食盒,眼睛弯成月牙,“还是严妈妈有本事,弄了好多好吃的,趁着刘婆子不在,姑娘赶紧吃,被她瞧见了,一准要告状。”

雪梨蹲下,要把饭菜拿出来。

明澜先一步将食盒拎了起来,把饭菜盖好了。

雪梨蹲在地上,仰头看着她,“姑娘,你不吃吗?”

知道接下来会有多倒霉,这顿饭,她还敢吃吗?

不仅不会吃,她也不想再跪下去了,她要去见娘亲。

握紧食盒,明澜眸光坚定,她宁肯饿死,也不会再吃一口。

她朝门口走去,手一抬,用力把食盒甩了出去。

看她们一会儿来还怎么抓包!

明澜嘴角扬起一抹痛快的笑,正要拍手呢,就听到屋外传来啊的一声尖叫。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以嫡为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