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005章 饥肠辘辘

幽暗中她的声音听上来有种冷冷的味道。像被初春的雨突然打湿了衣裳,碧珠猛地打了个寒颤。她会觉得五姑娘好像有些不像了,但具体内容不像在哪里,她又说不上来。她而已会觉得,五姑娘没过去的那般好应对了。想了想,碧珠大睁着眼睛望向头顶,仔细斟酌着回答道:“婢子听像被早春的雨突然打湿了衣裳,碧珠猛然打了个寒颤。她觉得五姑娘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具体不一样在哪里,她又说不上来。她只是觉得,五姑娘没过去那般好应付了。。...

不二臣

推荐指数:10分

《不二臣》在线阅读

黑暗中她的声音听上去有种冷冷的味道。

像被早春的雨突然打湿了衣裳,碧珠猛然打了个寒颤。她觉得五姑娘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具体不一样在哪里,她又说不上来。她只是觉得,五姑娘没过去那般好应付了。

想了想,碧珠大睁着眼睛望向头顶,斟酌着回答道:“奴婢听说,不光守园的婆子瞧见了,四姑娘和六姑娘身边的婢子也都瞧见了。”

太微轻笑了声:“是吗?还有旁人么?”

碧珠的声音低了些:“奴婢也是听说的,再多便不知情了。”

太微躺在床上,闻言垂下眼帘,敛去笑意没有再开口。

她已经有太久没有见过碧珠。

可碧珠的性子,她多多少少还记得一些。是以碧珠此刻话里的“不知情”三个字,究竟是知了多少,又不知了多少……仔细一想,还真是有意思。

太微半闭着眼睛,一副将睡不睡模样,许久都未出声。

时间一长,天色愈晚,碧珠便有些撑不住了,呼吸声渐渐变得平缓起来。太微听着响动,知道她是睡着了,却也不去唤她,只是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赤着脚朝屋子右面走去。

屋子里没有点灯,光线昏暗,到处黑魆魆的,但太微缓步赤脚前行,却一路轻轻松松地便避开了身前的障碍物。

她昔年离家之后便再没有回来住过这间屋子,因而以为自己多半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可没想到如今回来了,就发现一切都还是她记忆里的样子。

几乎有如昨日,分毫不差。

她甚至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卧室右面那堵墙下有一张长案。黑漆的面,触手阴凉光滑,上边常年摆着几个盘子。

盘子里装的瓜果点心,有好有坏,但分量一贯还是给足的。虽不说每日换新,但并不短她的,至多只是那几位的好些,她的差一些。

不过,谁叫她穷呢。

人人都晓得她手头不够宽绰,每月那点银钱,还不够打赏的,谁乐意在她跟前讨好巴结?有那闲功夫,想讨好哪个不行。

府里的姑娘可不是只有她祁太微一个人。

比她受宠的,比她手里有钱的,比她好说话好巴结的,那可多的是。

摸摸索索的,太微终于摸到了黑漆案几旁。她站定了弯下腰,伸长手往案几上探去。一摸,便摸到了一个盘子。

因着屋子里没有光,盘子里究竟盛着什么东西便不得而知。

太微只好继续靠手摸索。

她细白的长指越过盘子边沿,探到了里头,然后很快便摸到了两块糕点,但这糕点冷冰冰的,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糕。

不过饿狠了,土也吃得,有糕点吃还有什么可挑的。

太微抓起来就往嘴里塞,心想着左右毒不死,吃了再说罢。可没想到,这糕点干巴巴的,一块吃进去就噎得半死。

她只好又摸去找水。

茶水也是冰凉凉的,在暮春的夜里带着隆冬般的寒意。

太微连吃了两盏才觉得嗓子眼里好受了些,那烦人的干渴终于退了下去。

而叫茶水一浸,方才吃下去的糕点也在胃里泡开,终于带出了两分饱胀感。

太微抬手抹去嘴角的糕点碎屑,暗暗舒了口气。

她先前只觉得背上疼,倒没注意到饿,而今天黑夜深将要就寝才察觉出腹里空虚。冷硬的糕点吃了一块又一块,等到案上糕点一扫而光后,她才觉得自己没有那般饥肠辘辘了。

又吃了一壶茶,太微轻手轻脚地回到了床上,没想到被窝里竟然还残留着些微暖意。

看来她这一去一回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她享受着这份温暖,忽然想起翌日一早还要去向祖母请安,不觉头疼起来。

祖母规矩大,晨昏定省一概不能省,谁也别想跑。她今日虽然挨打受了伤,但伤在皮肉上,没有伤筋动骨腿脚不便,明日便还是得去祖母跟前卖乖。

祖母一日不说你去养着歇着,她就一日躲不掉。

太微想起祖母的脸,莫名有些恶心,但还是强忍着翻身去睡了。

哪知睡着以后,噩梦便巨浪一般铺天盖地打来。她身似孤舟,在千层大浪间挣扎起伏,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突然,耳边一阵嘈杂,像是有人在叫她:

“姑娘——姑娘快醒醒——”

她冷汗涔涔地从噩梦中醒过来,口中发苦,呼吸急促,入目的是雨过天青色的帐子。

四周乱糟糟的,天色已经渐渐地亮了。

碧珠从帐外探进来一张脸:“姑娘可算是醒了!”

太微躺在原处没动,盯着帐子顶,轻声道:“以后每日再早半个时辰叫我起身。”

碧珠微微变了脸色,半个时辰前,天还没亮呢。

主子要早起,她这做婢子的自然就要起得更早。

碧珠有些不情愿,但因着昨夜意外的叫太微敲打了一番,现下便不敢再像往日那样多言。她应了声“是”,将手中撩起的帐子挂到了床柱上的铜钩里:“姑娘该起身了。”

时辰虽然还早,但她们所在的集香苑位置偏,一路走去老夫人的鸣鹤堂还得耗上不少光阴,根本耽搁不得。

太微对此亦是心知肚明,便收敛心神起身盥洗。

背上的伤还在一阵阵的疼,但抹了药,比之昨日已是大好。

过了会碧珠取来了衣裳,是月白色的折枝玉兰暗花纱春衫,底下搭了条织金襕裙。

碧珠挑衣裳的眼光倒是一贯的不错。

太微意兴阑珊地想着,仔细看一眼她手里的衣裳,漫然吩咐道:“去打听打听,二姐和四姐今儿个穿的都是什么颜色。”

碧珠愣了一下。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太微道:“找个机灵点的小丫头去打听,你别去。”

碧珠怔愣着,听到这话下意识问了句:“为什么?”

太微正对镜描眉,画的罥烟眉,淡而轻,像一缕烟,平白的又在脸上增添了两分娇弱。描完了一条,她转过脸来看向碧珠,面上没大表情地道:“你是集香苑的大丫鬟,在外走动未免扎眼。人人都知道你,人人也就会知道你是去打听什么的。”

碧珠听着她说话,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的眉毛上。

这样的眉,她从未见人画过。

她没有替主子画过,也没见主子自己画过。

五姑娘这么多年来,也还是头一次自己梳妆。

没想到,她竟然有这样的手艺。

碧珠不觉看得呆住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不二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