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您,你们这个门派是干什么的啊?怎么也没人报名参加?”陈一筒迟疑道。两人身后,一头发胡须皆白的老者一板一眼道,“我们万花宗主攻符箓,至于没人报名参加,则是所以……”“所以我们来晚了,只好在这树荫下摆桌,你也明白地段最终决定人气。”委琐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身后,一头发胡须皆白的老者一板一眼道,“我们万花宗主攻符箓,至于没人报名,则是因为……”。...

“请问,你们这个门派是干什么的啊?怎么没有人报名?”陈一筒犹豫道。

两人身后,一头发胡须皆白的老者一板一眼道,“我们万花宗主攻符箓,至于没人报名,则是因为……”

“因为我们来晚了,只得在这树荫下摆桌,你也知道地段决定人气。”猥琐老头不知什么时候又挤到前面来,迅速打断道,“不过符箓你知道吧,攻击极强,使用方便,乃是修士们出行打架必备佳品。加入我们准没错。”

符箓?

这倒是个好东西,刚好可以弥补她攻击上的缺失。

不过她……

陈一筒不确定这老头知道她的情况还会不会收她,趁还能和这几位仙人说上话,赶忙将任务的事情问一问。

“请问一下,各位前辈知道萧灿吗?”

“萧灿?这是何人?”老头看向身后的人,“你们听过吗?”

身后几人摇摇头,老头扭回头道,“不认识,反正不是我们万花宗的,你找这人做什么?”

陈一筒随口道,“这人有恩于我,所以……”

“哦~这样啊。”老头搓着手,暗戳戳道,“只你加入我们,便可参加今年的宗门比试,只要这人在宗门修行,到时候随便一打听便知。”

陈一筒丝毫没注意到在她说到萧灿的时候,旁边的招生队伍里有人静静地注视着她。

她叹口气道。

“抱歉了各位,虽然我很想加入贵宗,但是有些事晚辈不想骗你们。”

“愿意就好,愿意就好。”猥琐老头激动地握着她的手,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陈一筒,“其实我已经……”

猥琐老头忽地一脸紧张地盯着她,“你不会没灵根吧?”

“额,那倒不是。”陈一筒一噎。

猥琐老头直起腰板,长舒一口气,自信地大手一挥道,“那,其他的都是小问题。”

陈一筒眨巴着大眼睛,“我已经……20了。”

猥琐老头笑容僵了僵,绞着双手看向身边的几人,“其实我觉得年龄什么的都不是问题,重要的是缘分对不对?咱们收了?”

红脸大汉眼睛一瞪,“不收你还想咋地?”

古板老者,“可收。”

树梢上还坐着一三十岁左右的白衣男子。

男子打开折扇轻轻扇了扇。

又看了看树下的几人。

目光落到远处热闹的队伍。

最后看向陈一筒长叹口气。

“收吧。”

猥琐老头热情地拿出一块刻着万花宗三个字的玉佩,“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万花宗的人了。”

“还有……”陈一筒看了看手中的玉佩又道,“我其实已经开始修炼了。”

猥琐老头笑得灿烂,“哦?那敢情好,那年纪大点就不是什么问题了……来,我来看看你的修为。”

老头刚放出神识,陈一筒下一秒道,“引气入体。”

老头动作一滞,望着远方目光虚无,“唔……”

现场安静了几秒。

老头深吸一口气,“也没事儿,不就是资质差点吗?玉佩给出去了,断然没有拿回来的道理。诸位觉得呢?”

古板老头,“玉佩已收,就是我万花宗的人。”

红脸大汉,“看我干啥?我不做那坏人。”

白衣男子长叹一声。

树上的小鸟轻声鸣唱着。

男子擒一只放在肩头。

欢快的声音诉说着小鸟的喜悦。

男子揉着额角,“它说可以。”

老头拍拍陈一筒肩膀,语重心长道,“没关系,勤能补拙,今后好好努……”

“还有,我修的水系。”陈一筒打断道。

猥琐老头收回手,抿着嘴,眼含泪花,“姑娘,你还有什么,咱能一次性说完吗?”

陈一筒歉意地点点头,真不是她故意折腾人,主要是前车之鉴,怕自己一下说完他们接受不了。

“没了。”

“好,很好。”猥琐老头擦擦眼泪,“我宣布,这位……姑娘,你叫?”

“陈一筒。”

“这位陈一筒姑娘从今天起,正式成为我们万花宗的小师妹。”说完伸出手,“幸会,二师兄绝尘。”

古板老者点点头,“大师兄,一尘。”

红脸大汉仰起头,“三师兄,灰尘。”

白衣男子收起扇子,转了个圈,飞身落下。

“四师兄,出尘。”

“额,那个,我要改名字吗?”陈一筒弱弱地举起手。

四个人八只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她,就差没开口道,你说呢?

“额,小陈?”陈一筒小心翼翼道。

四人齐齐笑了,绝尘笑眯眯地走上来,“晓尘师妹,既已入宗门,还是例行测测资质,虽然你资质有些问题,但你不要害怕,主要是方便师兄们了解你。”

“好的。”陈一筒乖乖伸出手摸向出尘手中的光球,在知道众人对水系的评价后,她也想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其他灵根,考虑是否能换个方向修行。

光芒亮起,没有任何惊喜,只有蓝色,陈一筒颇为失望。

绝尘眼睛却亮了亮,“竟然是单系水灵根,不错,单系乃是最好的灵根,修炼速度要比杂灵根更快,刚好能弥补资质上的不足。”

话音刚落,蓝色光芒忽然迅速往上升,瞬间充满了整颗光球。

绝尘倒吸一口凉气,赶忙将光球捂住,警惕地左右望望。

灰尘、出尘、一尘三位师兄均是目瞪口呆。

半晌。

灰尘咽了咽口水,“我们好像捡到宝了。”

出尘扇子拍拍他的胸口,“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一尘不知什么时候跪在了地上,嘴里小声念叨着什么,冲远处天空磕头。

绝尘凑到陈一筒跟前小声道,“晓尘师妹,容我问一句,你是多少岁开始修炼的?”

四人齐齐围了过来,一脸紧张,就差没把耳朵怼到陈一筒脸上。

陈一筒道,“2,20岁。”

绝尘满意地点点头,“难怪,不过你既然有功法,为啥20岁才开始修炼?算了算了,这不重要了,老天有眼啊。”

一尘老泪纵横,“据说仙剑派的灵仙儿也是满光球的资质,没想到我们万花宗也有一位满资质了。

这光球顶多能测出高等资质,晓尘,你用了多久引气入体的?让我们帮你分析分析你资质达到哪种程度了。”

陈一筒愣了愣,想起伪装了十几年的李沐馨,她觉得还是不要把自己的底牌全都露出来为好。

当初她是才习得这功法就已经能控制水了,因此故意延长了时间道,“一天。”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