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尘转过去的对着灰尘,“你打我一下。”灰尘手动合上张大的嘴,顺势是一拳揍在他脸上。几道流星划过天际。一尘又就对着不国内知名的远方疯狂叩头。出尘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个灵石袋子,低下头数了数,又翻着白眼掐指算着什么。陈一筒咽咽口水,会觉得自己……像是说错灰尘手动合上张大的嘴,反手就是一拳揍在他脸上。。...

绝尘转过去对着灰尘,“你打我一下。”

灰尘手动合上张大的嘴,反手就是一拳揍在他脸上。

一道流星划过天际。

一尘又开始对着不知名的远方疯狂磕头。

出尘不知从哪里翻出一个灵石袋子,低头数了数,又翻着白眼掐指算着什么。

陈一筒咽咽口水,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半柱香后,鼻青脸肿的绝尘终于跑了回来,几人相视一眼,拎起陈一筒头也不回的离开,直到看到一块刻着万花宗三字的石碑才停下来。

二师兄绝尘抓着陈一筒肩膀疯狂摇晃,“你竟然是圣体,传说中的圣体。

相传这圣体犹如集天地造化而生,自有史记载以来,这种体质就只在书中出现过,是人们根据先天灵体推演出来的极致体质,根本就不是真实存在的。

没想到世间竟真的有这种体质,还让我遇上了,还是在万花宗。

连最强的仙剑派也只有一位先天灵体而已,我们万花宗竟然有一位圣体。

哈哈哈哈~

普通人引气入体需要一两年,先天灵体需一个月,而圣体只需一天,难以想象按照这个比例类推下去,你今后的修炼速度会有多快。”

三师兄灰尘死死抱着陈一筒傻乐,“爹娘,圣体是我师妹,你们看到了吗?我的师妹是圣体,是圣体呀,儿子要出息了。”

二师兄绝尘神气十足,“等半年后的宗门大比,那些个门派见着我们有一位圣体,还不知道脸色会怎样精彩。

哈哈哈,终于能在那些看不起我们的人面前吐口恶气了。”

四师兄出尘终于翻完他的白眼,打了个响指,“可。”

陈一筒好不容易挣脱,感觉自己骨头都被揺散架了,抹抹汗,庆幸自己刚才没有说出才拿到便引气入体的话,不然还不知会怎么刺激到这几位。

大师兄一尘两行清泪长流,冲着虚空遥手一揖,“弟子不负老祖托付,终于能重振符箓之术了。”

三人正激动着,听到这话犹如当头一盆冷水,霎时就安静了,摸摸鼻子,十分不忍地看向一尘。

出尘,“容我说一句,画符和资质无关。”

灰尘补充道,“和钱有关。”

绝尘从两人之间伸出脑袋,“我们穷。”说完又迅速收回去,躲在两人背后。

“你,你们……”一尘。

陈一筒揉揉肩膀,指着石碑后的几间茅草屋,“打断一下,几位师兄,这四间茅舍是咱们宗门的前哨吗?”

本来正怒瞪师兄弟几人的一尘,听见此问,顿时焉了,“也,也不是很穷,再造一间茅舍还是造得起的。”

陈一筒:“……”

陈一筒总算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报名了,这万花宗不是穷,是穷到令人发指。

连一个像样的宗门都没有,整个万花宗就这四间茅舍外加一块石碑。

更别提什么月例、武器之类,你能想到的一切,没错,全都没有。

陈一筒深吸一口气,“你是说符箓不像丹药,丹宗可以自己种植药材,而符箓的每一张黄纸每一点朱砂都要用灵石去买?”

“你可不要小看这符纸和朱砂,一打符纸得十灵石呢,一盒朱砂也得二十灵石。”绝尘万分肉疼道。

陈一筒心里估算了一下,“那一打符箓也就二十灵石左右的成本啊,一张卖个三块灵石不过分吧?”

绝尘耷拉着眼,“说得轻巧,我给你十打符纸,你能画出一张成品来,我就认你当祖宗。低阶符师失败率极高,一张三块灵石连本钱都赚不回来。”

“而且……”绝尘惆怅地望向天空,“你还别说,连三块灵石他们都嫌贵,符箓不比丹药之类。丹药使用后能让人感受到实质性的好处。符箓用完就完了,一场打斗花个十几张符箓简直轻轻松松,还不一定能杀敌。”

陈一筒沉默,这样一来岂不是陷入恶性循环,画了符箓卖不出去,没有钱就不能买原材料,没有大量的原材料堆砌就不能培养出高阶符师,没有高阶符师就不能大量制作低价符箓,符箓价格太高就卖不出去。

如此死局,万花宗能撑到今日实属不易。

一提到这个问题,一尘就头疼,无力挥挥手,“好了,今日就到这里吧,明日正式开始上课学习。”

大师兄发话了,灰尘和绝尘,一个土系,一个木系,两三下就起好一间茅舍。

众人各自回了自己的屋子,陈一筒也进到新起的茅舍内。

她躺在石头凝聚的床上,眉头微蹙。

就算找到萧灿,照现在的修为也不可能打赢他。

刚刚她才从四位师兄口中得知,单纯从空气中吸取灵气是很慢的,正常修士都是通过汲取灵石中的灵气来提升修为的。

看这境况,万花宗连买原材料的钱都拿不出来,更何况是灵石耗费巨大的修炼了。

陈一筒轻叹口气,捏着师兄刚给的去尘符,正准备整顿干净睡了。

她看着手中的符箓,忽然若有所思。

“系统,这符箓能卖给位面商店吗?”

“扫描中,嘀……嘀……嘀,该物品为一阶去尘符,可售卖。”

陈一筒眼睛一亮,符箓闭环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销路,如果她能把符箓卖给系统,再用积分换取灵石的话……

她记得之前在位面商店里面连钱都看到过,应该也会有灵石。

“能卖多少积分?”

“一张一阶符箓,1积分。”

陈一筒划开位面商店,直接点击搜索灵石。

果然有。

一袋灵石是100颗,每袋20积分。

也就是说,二十张一阶符箓价值100灵石,算起来,5块灵石一张,比之前预估的价格都还要高。

陈一筒眼中闪烁着兴奋地光芒。

也不知师兄们报废率是多少?

只要报废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下都有赚。

虽然每张利润低一点,但系统可是来者不拒,积少成多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本想立刻告知四位师兄,又怕打扰到他们休息,按耐住激动的心情,准备第二天起床再和他们说。

万万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起来人却不见了。

要不是灰尘师兄还在,陈一筒都以为自己怕不是入了个假宗门,昨天的一切都是幻觉。

“三师兄,他们人呢?”

“你醒了?师兄他们早走了,让我在这里等你,既然你起来了,我们也得抓紧点儿。”灰尘手里拿着两个储物袋,递了一个给陈一筒。

“这是什么?”陈一筒一脸问号,“师兄他们去哪里了?”

“他们昨晚商量着去其他宗门试试运气,看能不能推销点符箓出去,我们俩被分配去城里的商铺问问,不管结果怎么样,最后在城里集合。”灰尘老老实实道。

陈一筒“唰”地抬起头,满脸震惊,“这,这里面是符箓?”

她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耽搁了一晚上,符箓就被拿出去卖了。

早知道连夜爬起来,她也得把符箓要到手。

灰尘挠挠头,“对啊,一人一百张,昨日出尘算过了,我们只有两百灵石,至少还得凑三百才够你修炼到大比。”

一人一百张,那就是……

五百张?!

陈一筒倒吸一口凉气,卖给系统那就是2500灵石。

巨款啊。

到嘴的2500就这么给她放跑了!

陈一筒眼含热泪,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企图找回点心理安慰,“能卖上三灵石不?”

“额……不能,师兄们预计是一灵石一张。”

亏大发了。

陈一筒悔恨地捶捶胸,呕得都要吐血了。

灰尘神经粗大,完全没意识到陈一筒是在懊恼,还以为她在忧心销路,安慰道。

“卖不出也不打紧,这符箓本来就不好卖,卖多少都是赚的,能回点血就好。”

“好的师兄,明白师兄。”陈一筒摸摸眼泪,整顿好心情,急吼吼地拉着灰尘就跑。

事已至此,她得赶快找机会把符箓卖给系统,让师兄相信自己能卖出五灵石的说辞,然后再去截下其他符箓,争取将损失降到最低。

“哎、哎,我还没说完呢,等会儿你去多宝阁那边,我去万物轩,咱们分开行动,多问几家……”灰尘扬声喊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快穿之这个大佬有点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