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玉茗望着池子里的锦鲤,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手里的团扇。对面亭子里的人在吵架之后,非常严格意义上讲,是在相互造成伤害。“还未到殿选,妹妹便如此猖狂,假若它日入了宫还不明白要劳烦哪位娘娘得紧父母管教呢。”说话的的女子身穿一袭湖蓝色长裙,发髻高高地梳起,簪了满头的金对面亭子里的人在吵架,严格意义上讲,是在互相伤害。。...

姜玉茗看着池子里的锦鲤,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手里的团扇。

对面亭子里的人在吵架,严格意义上讲,是在互相伤害。

“还未到殿选,妹妹便如此嚣张,倘若来日入了宫还不知道要劳烦哪位娘娘好生管教呢。”

说话的女子身着一袭湖蓝色长裙,发髻高高梳起,簪了满头的金钗玉簪,人见了都道一声好不贵气。

“倒也不劳烦姐姐替妹妹操心,能否入宫也尚未可知啊。”

站在蓝衣女子对面的是一个看起来比较娇俏的姑娘,穿了一身嫩粉色衣裙,头上戴着一朵粉色的牡丹花。

嗯,是个志向不小的姑娘,

姜玉茗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四五月的天算不上多热,但是她怕热,也就拿了把团扇出来。

说起来,她这个毛病跟原主的毛病竟然差不多。

半个月前在入宫的路上,原主中毒后毒发身亡了。

而她出了个车祸醒来后就发现身子不是自己的身子了。

适应了两三天她才适应过来,万幸的是原主给她留了生前的记忆,不然来这儿两眼一抹黑,她可能要再死一次。

说起原主就不得不提原主的身份,一个商贾之女,硬生生通过砸钱进入了州选,最后进入了殿选。

不过殿选还没开始,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两天后。

现在是盛元三年,圣上十八岁登基,服了三年丧,今年已经二十有一了。

这次选秀是圣上登基后的第一次选秀,满足条件的女子均可参与选拔,先入府选,再进州选,后入宫进行三次小选,最后便是殿选。

也称的上一句重重关卡了,然而原主实在是有钱,一路砸钱砸进了殿选。

原主姜玉茗虽然出生在商贾之家,但是姜家是临州国的首富。

姜家一共就这一个女儿,姜玉茗执意要进宫,姜父也没法子,只能依着她给她打通关卡。

姜玉茗进宫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争宠。

姜家成为首富不过是十几年前的事儿,靠着姜父聪明的头脑加上祖上的基业一步一步打拼下来的。

可以说根基不太稳,好几家对头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姜家倒台。

而如果姜家在宫里有个受宠的女儿,那么盯着姜家的几个对头便不敢对姜家下手,就算动手也要再三思量。

这也算姜玉茗给家里和父亲的回报,她太明白父亲走到这一步有多不容易。

好不容易通过了州选要入宫了,谁知道半路上出事情了。

与她同州的秀女并无恩怨,那么想她出事的就只有姜家的几个对头了。

她若进了宫,无论得不得宠,以后的姜家只会更难拉下来。

小算盘打的很响,可惜原主是死了,但是她来了啊!

既然用了人家的身子,那怎么说也要替人家完成一下心愿再报个仇啊。

不然她心里总过意不去。

对面的争辩声突然就止住了,一声高唱也拉回了姜玉茗走远的思绪。

“皇上驾到!”

姜玉茗坐在位置上一点都不带挪动的。

她这个位置有树木遮着,她今儿又穿了一身浅绿色的衣服,皇上发现不了她的。

——————分割线——————

顺便说一下银两的设定,参照唐朝的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相当于现在两千多块钱的购买力

嫔妃品级:

一品:皇后

从一品:皇贵妃

二品:贵贤淑德

从二品:妃(四名)

三品:淑仪,淑媛,淑容,充仪,充媛,充容,修仪,修媛,修容

从三品:贵嫔

四品:嫔

从四品:婕妤

五品:小仪,小媛

从五品:美人

六品:贵人

从六品:常在

七品:答应

从七品:才人

八品:选侍

从八品:御女

九品:更衣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贵妃娘娘又被六宫盛宠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