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姜小桃红,就连跟随她的宫女慧儿都淡定从容的往姜小桃红身后站了站。宫女的衣裳是建立统一的浅粉色,嗯,她不能够曝露姑娘的位置。对面亭子的两人吓得不轻,请安时都有些磕磕眼巴巴。“适才远远超过的便听到你们在争吵,成何体统?”姜小桃红托腮,这狗皇帝的声音还挺好听啊。是宫女的衣裳是统一的浅粉色,嗯,她不能暴露姑娘的位置。。...

不说姜玉茗,就连跟着她的宫女慧儿都淡定的往姜玉茗身后站了站。

宫女的衣裳是统一的浅粉色,嗯,她不能暴露姑娘的位置。

对面亭子的两人吓得不轻,问安时都有些磕磕巴巴。

“方才远远的便听见你们在吵闹,成何体统?”

姜玉茗托腮,这狗皇帝的声音还挺好听。

就是不知道长的怎么样。

说起来,如果不是原主想给姜家一个依靠,她是打算落选的。

姜家到底是商贾新贵,姜玉茗的爷爷白手起家,底子弱了一些,虎视眈眈的人多着呢。

“回皇上,臣女在和这位姐姐在御花园赏花的时候,只因对一朵花儿的看法不同,这才与姐姐辩论了起来,不成想惊扰了皇上,皇上赎罪。”,粉衣女子当即跪下,并且麻溜的给出了一套说辞。

“果真如此?”

听皇上声音倒是听不出什么,没带多少情感在里面。

姜玉茗皱眉,这皇帝想来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难搞。

“回皇上,臣女确实和妹妹对那朵玉茗花有些许不同的看法。”,蓝衣女子这会子也反应过来了。

被隔空艾特的姜玉茗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另一边的花坛,里面确实种了一株白色的山茶花。

姜玉茗:“……”

你直接喊山茶花它不香吗?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又听见太监首领杨公公在小声说些什么,她这儿隔的有点远没听清,再过没多久之后。

“既然这么喜欢赏花,又都是爱花之人,那就站在这玉茗花前赏满一个时辰,明儿个交一份两千字的赏花心得给朕。”

皇帝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姜玉茗满脸的不可思议,为什么会有种做错事被老师抓包然后写检讨的感觉?

粉衣女子和蓝衣女子硬是在太阳底下站了一个时辰才走。

倒不是她俩不想走,而是皇上留了人看着她们。

姜玉茗这个时候出去又不太好,也只能硬生生在亭子里坐了一个时辰。

孟承晔垂眸看着路面上的鹅卵石,想起刚刚那两人的心里话,皱眉。

后位空悬,那两人倒是胆子大,直奔后位而来。

真以为有太保和尚书撑腰就能上位了吗?

孟承晔路过御花园便朝着天机阁去了,天机阁是国师住的地方,在御花园的北侧,那里比较安静,老国师选址的时候,一眼就看中了那里。

老国师是在先帝在位之时便仙去了,随后便传位给了现在这一任国师。

“皇上来了?”,国师手里拿着一张黄符,贴在了胸口。

孟承晔:“……”

这黄符可以避免他听到国师的心里话。

国师真是越来越苟了。

新一任国师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青年男子,事实上,孟承晔小的时候这任国师就长这样了。

听说国师的真实年龄已经有七十多岁了。

“皇上又来问运势了?”,国师拿起朱砂笔,笑眯眯的问道。

孟承晔点了点头,听说黎州那边下雨了,黎州地势低,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淹。

若是黎州安好那便一切安好,倘若黎州出了事,那李知州定然是第一个祭天的。

国师挽起白色的宽袖,拿出一方罗盘推演了一下。

——————分割线——————

排雷!!!【重点注意】

不是双洁,如果接受不了请退出,不要互相折磨,可以去书城找找合胃口的书

另外,加不加更什么的,看我心情,心情好随机掉落额外更新,当然,推荐票可以增加我的快乐值

我比较高冷,你们把我当成一个偶尔会开心的码字机器就好

另外逻辑什么的可能不会太顺,当个爽文看就行,你要实实在在的考究,那就是你对,但是我不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贵妃娘娘又被六宫盛宠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