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有些惊诧的看了几眼孟承晔,又再度推算出了一番。“皇上,你……”,国师趣味盎然的望着孟承晔欲言又止。“怎么?黎州百姓有难?”,孟承晔皱眉头,站起身便准备回书房先备着赈灾的事情。“啊?皇上算的是国运啊?”,国师有些不好意思的地说。“要不然朕来算什“皇上,你……”,国师趣味盎然的看着孟承晔欲言又止。。...

随即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孟承晔,又再次推算了一番。

“皇上,你……”,国师趣味盎然的看着孟承晔欲言又止。

“怎么?黎州百姓有难?”,孟承晔皱眉,起身便打算回书房先预备着赈灾的事情。

“啊?皇上算的是国运啊?”,国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然朕来算什么?算儿女私情吗?朕心怀天下,女儿私情算什么?”,孟承晔轻嗤一声,面上端的是毫无表情,心里装的是天下万民。

国师当即笑出声,看着孟承晔毫无表情的脸,笑的越发欢快。

“是是是,臣老糊涂了,皇上心里装的是天下万民。”,国师又拿出罗盘算了一卦。

“皇上可安心,黎州并不会出现严重涝害,尚在可控制范围之内。”,国师仔细打量着孟承晔,又笑出了声。

孟承晔点了点头,本着用完就扔的态度,转身就回了上书房。

国师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孟承晔走远的背影:“也不问问我前一卦算出了什么,以后有你苦头吃的。”

那姑娘来路非凡,皇上的读心术怕是要不起作用喽。

有好戏看了。

殿选当天,姜玉茗换了一身浅绿色的衣裳,又精心装扮了一番端的是美丽动人。

原主长的不差甚至可以说在这批秀女里是拔尖儿的,否则塞再多的钱也进不了宫门。

秀女都是按照批次入殿的,一批六个人,她是第五批,不算靠前也不算靠后。

嗯,这个位置也是砸钱砸来的,毕竟越到后面选中的可能性就越小。

今天的太阳有些大,出门的时候姜玉茗下意识的拿了把团扇,到了殿前才发现,现在放回去也不是,拿着又不太好。

只是大家今天都比较紧张,没怎么注意旁人,换作前两天,估计就要有人上来找茬了。

很快就轮到了姜玉茗这一批,姜玉茗站在队伍的末尾规规矩矩的跟着进去了。

领队的姑姑看了一眼姜玉茗手里的团扇,一句话也没说。

倒不是这姑姑有多好,而是这位姑姑姜玉茗也塞了银子,这位姑姑又以为姜玉茗想靠扇子博一个机会,便也没有没收姜玉茗的扇子。

姜玉茗疯狂给领队姑姑使眼色,快快快,把我的扇子拿走啊!

领队姑姑:放心我都明白,你安心拿进去吧!

姜玉茗就这么与众不同的进去了。

太监喊着姜玉茗名字的时候,姜玉茗心一横,半扶着团扇行了个礼。

果不其然,孟承晔一眼就注意到了姜玉茗的团扇。

“今儿的天确实有些热,你倒是机灵。”,孟承晔端坐在上头,手里摇着一把折扇。

姜玉茗顿时就感受到了几道不悦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回皇上,民女自幼苦夏,看今儿的太阳大,便顺手拿出来遮遮阳。”,姜玉茗诚实回话。

“嗯,叫什么名字?”,孟承晔看了看自己的折扇,又看了看姜玉茗团扇上的山茶花。

孟承晔折扇上是前朝一位赫赫有名的诗人提的字:

“岂徒丹砂红,千古英雄血。”

那丹砂红说的便是红山茶花。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贵妃娘娘又被六宫盛宠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