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皇上,民女姜氏,单名一个茶,单名玉茗。”,姜玉茗低下头答话。“姜玉茗…”,孟承晔轻声轻吟,目光又落在了折扇上,“抬起头来。”姜玉茗抬起头,借着抬起头霎那迅速上下打量了一下皇上。皇上长的很很好看,说一句面如冠玉,霞姿月韵也不为过。“皇上,依臣妾看,这“姜玉茗…”,孟承晔低声轻吟,目光又落在了折扇上,“抬起头来。”。...

“回皇上,民女姜氏,单名一个茶,表字玉茗。”,姜玉茗低头回话。

“姜玉茗…”,孟承晔低声轻吟,目光又落在了折扇上,“抬起头来。”

姜玉茗抬头,借着抬头刹那迅速打量了一下皇上。

皇上长的很好看,说一句面如冠玉,霞姿月韵也不为过。

“皇上,依臣妾看,这位妹妹倒是心思缜密,是个可人儿。”,说话的是沈德妃,沈少傅的女儿,潜邸之时就跟在皇上身边的老人了。

而沈德妃这话的意思无外乎就是说姜玉茗心思深沉。

向来喜欢跟沈德妃呛声的柳淑妃这回难得没有出声,只是慵懒的靠在一旁,把玩着手里的茶杯。

孟承晔默念着姜玉茗的名字,并没有听到任何姜玉茗的心里活动。

孟承晔微微皱眉,他从小便可以听到众人的心声,只要默念出那人名字便可。

这回,为何听不见?

又或许是她太紧张了,没有心里活动?

沈德妃见皇上不说话,握紧了手里的帕子。

这小狐狸精要是让她进来了,那还了得?

选秀就这么会争宠了,决不能让她入后宫。

“是个不错的名字,朕记得柳州上贡了几株难得的山茶鹤顶红,待你入宫便送到你宫去吧。”,孟承晔合起折扇,心里波涛骇浪,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孟承晔默念了一下沈德妃的名字,一串骂骂咧咧的声音就钻进了耳朵里:

呵,本宫就说这是个狐狸精,上来就把皇上迷的七荤八素的。

皇上也是,居然被这种下贱人勾引了去,真是饥不择食。

放着本宫这样的美人不来宠幸,反而去看那些妖艳贱货,没点眼力见!

孟承晔:“……”

朕怎么觉得宠幸你这样的才叫没眼力见?

皇上钦点的留牌子,沈德妃纵然想反驳,皇上却没给她这个机会。

“朕听说母后又病了,对了,朕记得德妃有抄佛经的习惯,这样,你抄两遍金刚经给放到宝华殿去,给太后祈吧。”,孟承晔赶在沈德妃开口之前,先给沈德妃来了个活儿。

沈德妃面上笑容满满的应了下来,金刚经,那么厚一本,我要抄到什么时候去?

“嗯,德妃孝心可嘉,杨福,把朕库房里收着的那套羊脂玉镇纸给德妃送过去。”,孟承晔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已经盘算好了怎么继续折腾德妃。

柳淑妃继续把玩杯子,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她怎么说也算得上皇上的青梅竹马,虽然皇上小时候大多数不理她。

但是没关系,她不说又有几个知道呢,反正皇上小时候也常来她家玩。

嗯,她好歹对皇上还是有几分了解的,按照皇上记仇的性子,德妃这么光明正大的驳皇上脸面,这事儿肯定有后续。

“既然是给太后娘娘祈福,那德妃妹妹定然要一笔一划认真写,正所谓心诚则灵嘛。”,柳淑妃好心提议。

“淑妃说的有理,这检查的事儿就交给淑妃吧。”,孟承晔顺着柳淑妃的话火上浇油。

来,你接着骂朕!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贵妃娘娘又被六宫盛宠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