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上课时从来不不多听半个字的杨椿来说,惠祭秋的话没什么两样便在对牛弹琴。“嘛我小时候也学过几句,听不听无简言之,要不然要英译干嘛。”杨椿打了个哈欠就眯着眼短暂休息,惠祭秋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眼瞅着着就得下课后了,谁知教授突然就提问:“中间第四排穿黑色衣服的女孩“反正我小时候也学过几句,听不听无所谓,不然要翻译干嘛。”杨椿打了个哈欠开始眯着眼休息,惠祭秋无奈地摇头。。...

对于上课从来不多听半个字的杨椿来说,惠祭秋的话无异于是在对牛弹琴。

“反正我小时候也学过几句,听不听无所谓,不然要翻译干嘛。”杨椿打了个哈欠开始眯着眼休息,惠祭秋无奈地摇头。

眼看着就要下课了,谁知教授突然开始提问:“中间第四排穿黑色衣服的女孩,你来讲一下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法?”好巧不巧,教授刚好点了杨椿。

杨椿迷迷糊糊站起来,她根本就没听课,怎么可能答出来,她的手在底下拉着惠祭秋的衣袖,惠祭秋小声提醒着杨椿。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啊。”

“我说······”

“惠祭秋,既然你提醒她,那就起来帮她回答。”教授看着惠祭秋开口着。

惠祭秋站起来,犹豫了一下开口:“教授,我······我也不会。”

惠祭秋话一落,教室里便传出了窃窃私语,惠祭秋平常在学校也是第一名,深得教授喜欢,她这在开课第一天便当众打了教授的脸,还不知道教授怎么下台呢。

“惠祭秋···你···你怎么能连这么简单的问题也不会呢?”教授显然是有些脸色不好了。

“教授,马上要下课了,不如今天先到这吧!”教室的另一头传来了声音。

耀星月话刚落,下课铃便响了。

教授最终是没有追究,直接离开了。

“杨椿,你知道自己笨就应该好好听课,每次都让祭秋打掩护,这次直接把我也连累进去了。”耀星月双手盘在胸前,走到惠祭秋和杨椿面前。“我又没求着你帮忙,你自己多管闲事,又不怪我。”杨椿一见到耀星月便想斗嘴。

“我今天没心思和你斗嘴,我爸找你,在楼下等着。”耀星月对着惠祭秋开口。

“耀主任?好我马上下去。”惠祭秋想着一会还得去学生会,便快速下楼了。“耀主任下午好!”惠祭秋礼貌地向耀主任打着招呼。“嗯,下午好,你是不是待会要去找耀杰他们啊!”耀主任笑着开口。

“是啊,主任您怎么知道?”惠祭秋正纳闷着,耀主任便开口。“耀杰和我打过招呼了,你没去过会议厅,怕你找不到。”

惠祭秋向耀主任鞠了一躬便向学校西边跑去,上课耽误了一会,又跟耀主任在楼下寒暄了几句,不跑步怕是会迟到。

惠祭秋根据耀主任说的好不容易找到了学校西边的长廊,惠祭秋跑步过去,这学校的长廊可不是一般的长。

惠祭秋跑了很久才出了长廊,好不容易出了长廊,还有一段石子路。

“你好,你是惠祭秋吧!我是白墨笔,在这里等你很久了。”惠祭秋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长相爽利可爱的男孩子。“你好我是。”惠祭秋话刚落手腕便被白墨笔拉着向里跑去。“快走吧,耀杰不喜欢迟到的人。”

白墨笔一路小跑拉着惠祭秋到了所谓的“会议厅”

惠祭秋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建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等你,永无止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