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美好的的一天就了。姜戈早回到公司,再次角色起董事长,极具威仪的对胡晓道:“咖啡,少糖。”胡晓前天刷了好久的手机,明白姜戈闹出的动静,直替姜勇倍感不值,平易近人的董事长,儿子怎么走了另一个极端化,心里一叹,随着甩走这些想法,把咖啡冲好,姜戈早早来到公司,再度扮演起董事长,颇具威严的对胡晓道:“咖啡,少糖。”。...

又是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姜戈早早来到公司,再度扮演起董事长,颇具威严的对胡晓道:“咖啡,少糖。”

胡晓昨天刷了好久的手机,知道姜戈闹出来的动静,直替姜勇感到不值,平易近人的董事长,儿子怎么走了另一个极端,心里一叹,随之甩掉这些想法,把咖啡冲好,端进了办公室。

“姜董,您的咖啡,没事我先出去了。”

姜戈叫住了她,道:“半个小时后,陪我去一趟录音棚。”

他对公司一点都没有了解,哪里是哪里,根本不知道。

胡晓点头应道:“好的。”

姜戈摆摆手,旋即做起自己的事,打开老姜的电脑,输入密码进到桌面,在各种盘里浏览起来。

没一会。

他泄了气一般的靠在椅背上,伸手轻轻按压眉心。

知道公司现况不乐观,但没想到这么不乐观。

怪不得老姜会血压上去,引发心脏病。

也就他年轻,又有着地球一世的历练,不然换谁来都承受不了。

看了眼时间,八点四十了,于是关掉电脑,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姜董,这就是公司的录音棚。”胡晓虽不情愿当这个董事长秘书,但既然还在公司,就要有职业操守,做该做的事情。

“谢谢,你去忙吧。”姜戈摆手道。

忙?

公司现状,就是上班等下班,有什么可以忙的?

胡晓轻摇脑袋,移步返回自己的岗位了。

姜戈推门进入录音棚。

里面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林宇。

另一个在公司员工档案中看到过,叫冯亮,是公司的录音师。

林宇激动的走过来,礼貌的打招呼道:“姜董,早上好。”

姜戈对他大改观的态度还有些不适应呢,微微一笑,道:“早上好。”

后面的冯亮,淡淡一笑道:“姜董,早上好。”

姜戈点头道:“早上好。”

说着,看向林宇,问道:“那两首歌,都熟悉了吗?”

林宇用力点点头,认真的道:“嗯,倒背如流!”

姜戈直截了当的道:“进去唱一遍给我听听看。”

“好的。”林宇向前走了两步,停下,转身问道:“姜董,无伴奏清唱吗?”

姜戈一听,从裤兜里拿出一个U盘来,朝他扔了过去,道:“伴奏在里面。”

系统奖励或兑换的歌曲,不单单有词曲简谱,还有伴奏。

林宇把U盘交给冯亮,便进到录音室里面,戴上监听耳机,开嗓,准备。

冯亮一边操作机器,一边偷瞟姜戈。

这是仅剩的几个员工都有的一个心态,他们一致认为华风传媒必破产倒闭。

而。

突然出现的姜戈能让华风传媒起死回生吗?

别闹。

等了一小会,冯亮抬手对着录音室内的林宇亮出“OK”的手势。

林宇深呼一口气,点头示意可以开始。

他练习《那些花儿》和《追梦赤子心》这两首歌一整晚,从音准、情感等方面着手,力求做到最好,定要姜戈满意。

这么好的歌,要是唱不好,拿不到《我是歌手》的冠军。

那,不如去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见状。

姜戈心念一动,使用了【明星卡片:刘欢】。

这种卡片相当于能力卡,可以让使用者在一个小时里具备相应明星在所处行业的能力。

刘欢,除了是歌手之外,还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音乐教授,对于调教歌手演唱,那自然是不在话下。

伴奏响起。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姜戈期间没有出声,环抱双手,静静的听着,直到林宇完完整整的唱完一遍,这才开口问冯亮:“你觉得怎么样?”

他虽是代理董事长,又有【入门级:乐理知识】加【明星卡片:刘欢】,具备评价的资格和评价的能力,但在录音棚,录音师最大,要尊重别人。

“啊?”

冯亮处在一个懵了的状态。

他一开始想的是。

打开林宇拿来的文件夹做做表面工作,随便敷衍几句就完事。

你想啊。

一个出道单曲销量一千都没过的新人歌手和一个出身富裕家庭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能懂多少?

但是……

当林宇开口唱出第一句,加上满是忧伤的伴奏。

他差点没坐稳,跪倒在地上。

这歌曲。

这唱得。

也太TM好听了!

以至于他都忘掉了自己的工作,去发现演唱中出现的问题。

所以。

在听到姜戈的询问,冯亮脸颊顿时滚烫无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羞愧的道:“姜董,不好意思,刚刚被这首《那些花儿》和林宇的演唱惊艳到了,一时间忘记去……”

换做是那个“姜戈”,在冯亮讲到“不好意思”的时候,至少已经飞出去十句脏话了。

但,姜戈只是提醒了一句:“专心一点。”

冯亮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

姜戈走上前,对着话筒,向录音室内的林宇传达了一些自己的想法:“熟练度没有问题,不过你唱得用力过于猛了,我知道你想抓住这个机会,但这首歌的整体旋律相对简洁,忧伤中又带着些温暖,你演唱的时候稍微收着点,再来一遍。”

林宇点头,同时惊讶于姜戈能听出他方才演唱中出现的问题。

登时升起几分敬佩之意。

两首歌,《那些花儿》属于“舒缓”,《追梦赤子心》属于“热烈”。

按理说《那些花儿》并不能很好的展示他音域宽、高音高的热点,但可以展示他沙哑中带着沧桑的声音的味道。

再有,如果两首歌都是强烈的、飙高音的,那么就重复了,不利于《我是歌手》总决赛上下半场这个赛制,反而一低一高的组合更好,低的在前积攒情绪,高的在后释放激情。

第二遍,林宇听取了姜戈的意见,采用一种比较收的方式。

不过。

唱了第一部分主歌,姜戈就抬手打断:“情感,不是悲伤就唱低一点,开心就唱高一点,而是要代入进歌曲所讲述的故事中去,一首歌想要感动别人,得先要感动自己。”

林宇再次点头。

姜戈见他显得有一点茫然,又道:“这样,你唱的时候,想想那些年学校绿意盎然的林荫小道两旁开满枝头的桃花和李花,风轻轻一吹就铺了一地,夕阳的余晖照着每一个人的脸庞,还有额头的汗珠、黑白配的校服,以及呐喊、奔跑和跳跃……”

林宇琢磨起来。

片刻,恍悟了一般,喜笑颜开道:“姜董,我明白了!”

冯亮呆呆的看着姜戈。

那些新闻网站的小编,来来来,你们告诉我,这是一个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

林宇的第三遍开始。

当唱到副歌部分歌词的时候,姜戈再一次的打断,给出了自己的想法:“‘啦……想她,啦……她还在开吗,啦……去呀,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这一段,唱的时候自然一些,轻盈一些,就像是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呢喃。”

姜戈是第一次进录音棚,第一次指导人唱歌。

但是,在【入门级:乐理知识】和【明星卡片:刘欢】的双倍加持下,对于演唱有了【殿堂级】的理解和能力。

他不需要林宇完全去模仿原唱,因为每个人都有更适合自己的演唱方式。

地球上,还有女生版本的《那些花儿》,跟朴树的版本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如果年轻,听女生的版本会觉得亲切又青春未尽的样子,但是人总是会长大、会失去、会经历很多的挫折,等物是人非之后再来听,朴树的版本更多了一份的沧桑和无奈。

林宇还年轻,没有品尝到很多的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可能唱不出朴树版本那种的味道,不过唱出女生版本的感觉是可以的。

接下来。

姜戈和冯亮轮流指上阵,一人负责情感部分,一人负责唱功部分。

林宇虚心接受,努力调整,他明白,如果在录音棚都不能把歌唱好,到时候在《我是歌手》总决赛直播现场就更唱不好了。

一遍,又一遍。

一天,又一天。

林宇对于《那些花儿》、《追梦赤子心》这两首歌的演唱,在几天的不断调整下,终于勉强符合了姜戈的要求。

没办法,主要是时间紧,还不能一直唱,得保护嗓子。

而在这几天里,林宇和冯亮见识到了姜戈是有多么的厉害。

他们俩心里都是同一个想法:这藏得也太深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让你代管艺人,怎么全成巨星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