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嫌疑,就了够大了!更最重要的的是!15年前,兵家天骄,鬼谷纵横驰骋的旷世剑魔杨天纵。名副其实‘才情匹敌兵祖,举世一胜一败’,年非常不满三十岁,便基本上无人能敌天下。他持剑上乾坤,与张玄清下棋九局,以棋论剑。上山后,也怪异神秘失踪了。需知!那个时代的九州,基本上号称‘才情比肩兵祖,举世难求一败’,年不满三十岁,便几乎无敌天下。。...

这样的嫌疑,就已经够大了!

更重要的是!

20年前,兵家天骄,鬼谷纵横的旷世剑魔杨天纵。

号称‘才情比肩兵祖,举世难求一败’,年不满三十岁,便几乎无敌天下。

他持剑上乾坤,与张玄清对弈九局,以棋论剑。

下山后,也诡异失踪了。

须知!

那个时代的九州,几乎无人可奈何剑魔杨天纵。

除张玄清这老东西。

谁能有这能耐,让杨天纵悄无声息地失踪?

因此几乎所有势力,都暗中认定:张玄清这老不死,暗算了自家天骄宝宝!

毕竟!

张玄清寿元将尽,已经没几年好活。

一旦他嗝屁,乾坤宗举世无敌的超然地位就会被撼动,甚至直接跌落神坛。

所以为了宗门,他被不祥意识蛊惑。

大开杀戒!

再加上,修行界长期流传一种说法。

存在某种邪恶秘术,可以吞噬绝世天骄的精血,增延自身寿命。

参考张玄清五百年前,年轻时的行事风格。

这种事,未必做不出来。

不然正常情况,飞升前,修士几乎不可能突破五百岁寿元上限。

为什么张玄清算算年龄,都快奔六百走了。

既没飞升仙界也没嗝屁。

这合理?

这显然不合理!

……

嗯。

有动机!有实力!唯一幸存者!还极像既得利益者,综合分析……

实锤狼人!

但怀疑归怀疑,谁敢跟张玄清对质?

剑魔下场历历在目!

因此。

最近几十年,各大宗门越来越低调。

哪怕真有绝世天才,大部分也都藏着掖着,或者派最强高手护佑。

而且谆谆教导自家天骄,劝其稳健。

唯恐遭‘狼’暗算。

所幸。

那匹‘狼’似乎因为晚年不祥愈发严重,折腾不动了。

这二十年来,都没有再出过手。

修行界也安生了一段时间,没再发生过天骄失踪案件。

可是今天,这匹‘狼’苏醒了。

难道他要……

重启猎杀时刻?

嘶~

王铭毛骨悚然!

自己身上,可套着三层马甲呢!

这要是被玄清真人看出端倪来,不得被当场切片?

铁锭,药丸啊~

……

“王铭,你怎么又冒出冷汗了!”

突兀的声音将王铭惊醒,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萧纯阳笑道:“不用紧张,师尊儒雅随和,平时很好相处。”

“而且师尊威慑力很强,年轻时,杀起邪魔外道从不手软,好像也砍死过不少佛门秃驴。”

“所以你放心。”

“即便‘道祖转世’的身份传出去了,也没人敢对你下手。”

听着萧纯阳安慰的话,王铭表示……

半点没被安慰到。

很快。

三人来到了金顶之上。

这里雪已经积得很厚,几乎没过了膝盖。

在金顶中央。

有一座青石垒成的古朴道观,就那样静静地坐落在风雪之中,显得非常清净自在。

道馆横梁上,悬挂着一块木匾:真武观。

萧纯阳并未踏入门中,而是在道观前躬身行礼,眼中满是恭敬与狂热。

“弟子萧纯阳,给师尊请安。”

王铭硬着头皮,也有样学样:“晚辈王铭,见过张真人。”

真武观内传出苍老的声音:“呵,还叫张真人?”

王铭:???

萧纯阳轻轻拉了拉王铭衣袖,提醒:“叫师尊。”

难道,老家伙没看出端倪来?

王铭松了口气,连忙道:“弟子王铭拜见师尊!”

真武观内,传出欣慰的笑声:“没想到贫道暮年,还能得此佳徒,善。”

咻~

道观的大门洞开,从中飞出一白一黑两道流光。

流光落在王铭面前,显化真形。

白色的流光是一枚玉佩,以极品玉髓炼制而成,散发着神奇道韵。

黑色流光则是一副面具,造型非常狰狞,充斥各种诡谲纹络,宛如修罗恶鬼。

张玄清道:“这枚玉佩名曰‘锁天机’。”

“以遮天玉髓炼制而成,可以隔绝世间一切卜算之法的窥探,即便是道家大罗洞观、佛门宿命通。”

“也不可能穿过‘锁天机’封锁,窥探到你的信息。”

王铭看着玉佩。

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东西。

般若寺那位高僧……

张玄清继续道:“至于这副面具,并非出自道门,而是魔门至宝。”

“乃魔祖炼制的修罗六神器之一。”

“其名曰‘修罗千幻’,滴血认主后与面部完全融合,可随你的念头变幻成任何人。”

“就连为师,也无法看出端倪来!”

“此外,还能屏蔽气机,隐藏修为,扮猪吃老虎!”

“除了不能模拟他人气机外,毫无破绽,是为师最喜欢的战利品!”

战利品,还最喜欢的……

王铭咽了口唾沫:“师尊赐我这面具和宝玉,是?”

哎~

张玄清叹息道:“为师寿元将尽,如今晚年不祥,终日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清醒的时间不多。”

“若有朝一日为师陨落,而那时你还未成长起来。”

“魔门定会想尽办法扼杀你,佛门、道门诸方势力也可能会出手。”

“所以,你必须时刻注意保护好自己。”

王铭嘴角微抽。

佛门、道门、魔门,为什么想扼杀我。

您心里没点数吗?

张玄清继续道:“但修行道法不能闭门造车,需要下山去观天地、去品红尘、去踏遍万里河川。”

“所以,你需要一个假身份,可以在外界安全行走的假身份。”

“锁天机和修罗千幻,可以帮你自保。”

王铭:“假身份?”

神特么需要假身份,难道又要去卧底?

你们搁这套娃呢!

好在,张玄清并未让他去卧底:“这个假身份,老五你来替他搞定,就伪装成本门普通弟子吧!”

王铭松了口气。

虽然眼前这位‘张真人’,大概率是匹非常危险的‘老狼灭’。

但万幸的是,他没发现王铭是卧底。

而且,很重视。

不然像‘锁天机’‘修罗千幻’这种至宝,绝不会轻易赐下。

卧底的第一道关卡,勉强算是过了。

王铭收起宝物。

张玄清又道:“既是道祖转世,当为我乾坤宗圣子。”

“老五你准备一下。”

“七日后,举办圣子继任大典!”

“届时广邀佛、道诸派,让铭儿易容后出场,把诸派目标转移了再说。”

“对了,另外通知天魔教主,让她把魔祖转世带来。”

萧纯阳躬身,道:“弟子遵命。”

王铭:???!!!

他咽了口唾沫:“师尊,邀请魔祖转世过来干什么?”

真武观里的声音冷下来:“3000年前,魔祖便是道祖最强的敌人,险些危及道祖性命。”

“如今三祖同时转世,这绝非巧合,或许涉及大变。”

“为师在考虑要不要趁如今未堕不祥,神智还算清醒,先替你将最具威胁的大敌除掉?”

……

???

趁现在神智还清醒,先把魔祖转世和佛祖转世干掉?

王铭头皮发麻!

“不要,师尊不要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家师兄,绝不可能是卧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