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85章 瓜葛

林思在房里听见了卓新那声惨叫,紧然后又听见林雷豹这话,登时慌了神,举步出了房门,几眼看见了卓新一一言不合就蜷在地上,吓得尖叫声了一声,用手捂着嘴,抢步见状搂住了卓新:“新哥!你怎么了?”袁铁河一听这话,登时明白了,自己的娘子林思果真与这白面书生卓新一旁的小混混林天虎兴高采烈大叫道:“哈!打死人了!新郎官打死人了!”。...

刑名师爷

推荐指数:10分

《刑名师爷》在线阅读

林思在房里听到了卓新那声惨叫,紧接着又听到林天虎这话,顿时慌了神,迈步出了房门,一眼看见卓新一动不动蜷缩在地上,吓得尖叫了一声,用手捂住嘴,抢步上前抱住了卓新:“新哥!你怎么了?”

袁铁河一听这话,顿时明白,自己的娘子林思果然与这白面书生卓新有瓜葛,不由大怒,一时之间忘了卓新的生死,一探手,抓住了林思的头发,猛地将她扯了起来,骂道:“你这贱人!”啪地一声,狠狠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将林思扇得几个踉跄摔在院子的天井里。

一旁的小混混林天虎兴高采烈大叫道:“哈!打死人了!新郎官打死人了!”

这一闹之下,外面正在喝喜酒的宾客们纷纷涌进了新房院子,孟天楚和蔡知县等人的主席离新房最近,加上没人敢跑到知县的前面,所以蔡知县他们最先赶到,后面的宾客们也跟随而来,众人一见地上一动不动的卓新,一滩鲜血浸湿了头发,新娘子林思躺在地上呜呜哭着,顿时慌乱地七嘴八舌议论着。

袁近抢步上前蹲下身摇了摇地上的卓新,依旧一动不动,慌忙抬头问儿子袁铁河道:“怎么回事?卓新怎么了?”

袁铁河这才从嫉妒气恼中清醒过来,结结巴巴说道:“他……我娘子……他们……,我只是扯了一下……他……”

这时候,林掌柜夫妻也挤了进来,一眼看见女儿躺在地上哭,急忙过去,林夫人抱住了女儿:“儿啊,怎么了?”

林思躲在母亲的怀里只是哭泣着,也不说话。

知县蔡钊环视了一眼现场,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转头看了看孟天楚。

这段时间,孟天楚已经与衙门里的六房书吏们都混熟了,所以一眼认出了地上蜷缩着一动不动的书吏卓新,走上前,在他身边蹲下,先探了探鼻息,然后查看了一下他后脑的伤口,随即伸大拇指按住了卓新的人中穴。片刻,卓新呻吟了一声,醒转了过来,有气无力地唤了声:“思思~!”

众人见他并没死,已经醒转过来了,这才都舒了一口气。

林思脸上更是闪过一丝惊喜,在她母亲怀里动了动,却不敢看卓新。

林掌柜问孟天楚道:“他怎么样?没事吧?”

孟天楚点点头:“目前来看没事,只是皮外伤。”

卓新坐起身,伸手在脑后摸了摸,感到热乎乎的,撤回手一看,只见一手的鲜血,顿时慌了。

孟天楚从怀里摸出汗巾,按在卓新的后脑伤口上,说道:“你用手按住,一会儿血就止住了,伤口不大,没关系的。”

卓新急忙伸手按住了后脑那条汗巾,他是衙门的书吏,当然认识刑名师爷孟天楚,急忙低声说道:“谢谢师爷!我没事的。”

孟天楚问道:“你不好好在院子里喝酒,跑到人家新房里来干什么?”

卓新一手按着伤口,转脸过去望着林思,低声道:“我……我喝醉了……想来看看思思……”

“你与她有旧?”

没等卓新说话,林掌柜急忙道:“没有~!我们林思不认识他!”

一旁的袁铁河恨声道:“什么不认识,刚才这姓卓的摔倒的时候……”

“贤婿!思思现在已经是你的娘子了,再与别人没有什么瓜葛!”林掌柜急忙打断了袁铁河的话。

袁铁河一听,脑袋也清醒了一些,心想这话也对,就算林思以前与这卓新有什么关系,现在林思已经是自己的娘子,刚刚才拜过天地的,有什么话家里说,家丑不可外扬,便点了点头,走到林夫人身前,一把抓住林思的手臂,将她搀扶了起来。

林思眼含泪花,望着袁铁河,低声道:“夫君……我……”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和这姓卓的并没有什么瓜葛,咱们进屋吧。”

林思感激地点了点头,也不看一眼卓新,依偎着袁铁河进了房间,将门掩上了。

卓新面若死灰,喃喃道:“没有瓜葛……好一个没有瓜葛……哈哈哈……”站起身来,环视了一下四周,说道:“好了,卓某刚才喝醉了,想上茅房,不料走错了地方,把新房当茅房了,哈哈哈,走!咱们继续喝酒去!”一把扯着林天虎,挤出了人群。

县丞张弛瞧见袁近儿子成亲之夜,居然闹了一出二男争一女的热闹,让袁近丢了脸,不由开心大笑:“哈哈,新房当茅房,哈哈哈,这卓新说话还真有点意思!哈哈哈。”

袁近干笑道:“蔡大人,张大人,师爷,各位宾客,没事了,一场误会,请回酒席上,咱们继续开怀痛饮!”

蔡知县点点头,转身走了。

张弛笑道:“对对,是该开怀痛饮,庆贺一下!哈哈哈”转身跟着出去了。众人也低声议论着跟出了院门。

慕容迥雪来得晚,又不敢挤到前面来,此刻才得了空走到孟天楚身边,低声问道:“师爷,怎么回事啊?”

孟天楚瞧了瞧那紧闭的新房门,摇了摇头,凑过头去对慕容迥雪低声道:“这就是儿女情长吧,嗳,将来你新婚之夜,会不会也来上这么一出?”

慕容迥雪俏脸一红,飞快地瞧了孟天楚一眼,低下了头没说话。

孟天楚嘿嘿一笑:“你脸皮可真薄,算了,不和你开玩笑了,回去接着喝酒。”

慕容迥雪轻声道:“少喝点,别喝醉了……”

“哈哈,不喝醉,那喝酒干什么?喝酒就是要这种晕晕乎乎的感觉。嘿嘿,当心哦,我喝醉了酒可是喜欢动手动脚的,当心我非礼你哦!”

慕容迥雪一张粉脸变成了块大红布,又飞快地瞟了一眼孟天楚,低着头转身走了。

这一眼让孟天楚可以肯定,此刻如果将她搂进怀里,她不会拒绝,甚至可能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天呢。只是,慕容迥雪太过腼腆,把自己的心思都深深地埋藏了起来。

主簿儿子新婚出了这等事情,众书吏们也不好意思再呆下去,再说已经天黑打更了,便陆续告辞走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刑名师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