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86章 西湖边

孟天楚回了酒席上,县令丁柯不停地地哈哈大笑着屡次端起酒杯,像是很高兴的样子,袁近和林掌柜为了掩藏尬尴,不停地敬酒。孟天楚明白他们遇上这种事情,原本很不高兴,可却严禁不勉为其难陪笑脸,有些怜悯,便故意地转移话题话题说些黄段子,逗得大家开怀大笑哈哈大笑。丁柯却像是铁了心张弛却好像执意抓住刚才的热闹不放,他不敢得罪孟天楚,所以在孟天楚说黄段子的时候认真听着,等他说完了,笑过了,这才说道:“我早就听说林掌柜的女儿林思长得如一朵花一般,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难怪那姓卓的书吏宁可闹得头破血流,也要去见她一面。”。...

刑名师爷

推荐指数:10分

《刑名师爷》在线阅读

孟天楚回到了酒席上,县丞张弛不停地大笑着频频举杯,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袁近和林掌柜为了掩饰尴尬,不停劝酒。孟天楚知道他们遇到这种事情,本来很不开心,可却不得不勉为其难陪笑脸,有些同情,便故意岔开话题说些黄段子,逗得大家开怀大笑。

张弛却好像执意抓住刚才的热闹不放,他不敢得罪孟天楚,所以在孟天楚说黄段子的时候认真听着,等他说完了,笑过了,这才说道:“我早就听说林掌柜的女儿林思长得如一朵花一般,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难怪那姓卓的书吏宁可闹得头破血流,也要去见她一面。”

孟天楚有些生气,哼了一声,道:“张县丞,你好歹也是一县父母官,老是惦记着人家新媳妇,传出去怕是不太好听吧。”

张弛不敢顶撞孟天楚,神情颇为尴尬。

蔡知县见场面如此,已经没有了喝酒的兴致,站起身向袁主簿拱手道:“好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本官要回去了。你们慢慢接着喝。告辞了!”

孟天楚也觉得很是扫兴,起身道:“是啊,鄙人也喝醉了,与东翁一起回去。”

袁主簿和林掌柜急忙起身,恭送二人。

慕容迥雪见孟天楚要走,便也起身跟着到了门口,孟天楚对蔡知县道:“晚生喝得有些多了,想走走醒醒酒,东翁先请回吧。”

蔡知县点点头:“那好,先生早些回去安歇。”然后上轿走了。

孟天楚向袁主簿和林掌柜拱了拱手,慢慢踱着方步往衙门走。慕容迥雪这才出了门往家走去,她家也在衙门方向,这时候参加宴会的衙门书吏们也陆陆续续都走了,谁也没注意到她。

这时候才一更天,街两边的住家和商铺的灯光还都亮着,借着灯光,街上倒也比较明亮。

慕容迥雪低着头慢慢往前走,拐过街角,冷不丁差点撞到一个人的身上,把她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却原来是孟天楚,正似笑非笑望着她,慕容迥雪马上意识到,孟天楚是故意在这里等她的,不由一颗心突突地猛跳起来,低声道:“孟师爷……”

孟天楚道:“天黑了,我特意留下来送你回家的。”

“谢……谢谢师爷关心……”慕容迥雪低着粉首,不敢看孟天楚。

孟天楚与慕容迥雪并肩往前走,一时之间,两人都不说话。慢慢走了一会,孟天楚道:“现在天色还早,我喝得有点晕了,要不,咱们到西湖边走走,看看夜色,吹吹凉风醒醒酒,好吗?”

“嗯……好的……”慕容迥雪轻轻点点头,细若蚊蝇般说道。

两人漫步往西湖边上走,不一会,来到了西湖边上,找了块青草地坐下。

夏夜,湖面上凉风徐徐吹来,让人分外惬意,湖面上几艘花船在远处慢慢游曳,船上的灯光印在湖面上,倒影婆娑,远处间或有女子轻柔缈漫的歌声传来。

孟天楚喝得有点多了,本来晕晕乎乎的,此刻脑袋被河风一吹,顿时清醒了许多,侧过头望了一眼坐在身边的慕容迥雪,夜色下,她光滑洁白的脸蛋柔柔的,黑黑的一双瞳眸,在远处花船灯光照映下,亮闪闪的,水晶一般清澈。

孟天楚不敢再看,回过头,遥望远方,轻声道:“‘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西湖可真美。”

“是啊,小时候,我经常跑到湖边来玩,采莲藕啊什么的,我爹怕我出事,不让我来湖边玩,可我总是偷偷跑来。”

“哈,你小时候一定很调皮!”

“嗯,小时候,我奶奶、我爹娘的身体还很好,那时候过得很开心……”慕容迥雪眼神中浮现出对往事温馨的回味。

孟天楚心中浮起一股怜惜,情不自禁伸过手去,轻轻搂住她的肩膀,感觉到她身子轻轻颤动了一下,因为羞涩和紧张而变得僵硬,便拍了拍她的肩膀,收回了手,说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慕容迥雪转过脸来,望着孟天楚:“师爷,多亏你帮我,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傻话!我是要你死心塌地帮我做事,耍的一点小手腕而已,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哦,你要当心。”孟天楚嘻笑着说道。

“师爷对迥雪好,迥雪心里是知道的,只盼能好好替师爷多做点事情,以报答师爷的大恩大德。”

孟天楚拣起身边的一块小石头,用力扔进远处的湖水里,拍了拍手:“你别这么客气,我帮你,你也帮了我,人生在世,谁没有个三灾五难的,当初我还不是,因为没钱,被人家逼得差点当众脱裤子,也是幸亏有好心人帮忙,才免了人前丢丑。”说到这里,孟天楚想起了惨死在深山古寺里那妖艳的秦夫人,想起她对自己的好,禁不住心中有些发酸。

慕容迥雪奇道:“真的啊?是谁对你那么无情?”

孟天楚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件事不能和慕容迥雪说。说起这件事,他又不由自主想起自己美丽的假妻子夏凤仪,还有大眼睛调皮捣蛋的俏丫环飞燕,其实也怪不得她们,都是以前那登徒子孟公子搞出来的事情。

两人在湖边聊了好半天,直到湖边的灯火一盏盏都灭了,满天的星斗更是灿烂的时候,孟天楚抬头望了望夜空,这才说道:“好了,咱们回去吧,天也不早了,你再不回去,你爹娘该担心了。”随即站起身来。

“嗯,师爷,那咱们走吧。”慕容迥雪说道,站起身来。

孟天楚望着美丽清纯的慕容迥雪,借着酒意情不自禁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往怀里一带,慕容迥雪踉跄了一下,紧贴在孟天楚的怀里,她慌乱地挣扎着要离开,却被孟天楚的一只手紧紧揽住了腰肢。

慕容迥雪心慌意乱,颤声道:“师爷……”

“迥雪,以后我们两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别叫我师爷了啊……”

“那……那迥雪叫你什么……”

“叫我楚哥!”

“……”

慕容迥雪不知道该说什么,依偎在孟天楚的怀里,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她抬起迷蒙的眼睛,羞涩而勇敢地望着孟天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刑名师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