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87章 新娘之死

慕容迥雪毕竟明白孟天楚想做什么,她的身子轻轻地颤抖,神情但是有些惊慌,但眼神中却饱含了期盼,红嘟嘟的嘴唇轻轻噘起,彤彤的眼睛深深地他望着孟天楚,随后慢慢的合上了美目,长长的眼睫毛所以很紧张和激动而轻轻地颤动着。慕容迥雪的神情反而让孟天楚理智了下去,一慕容迥雪的神情反倒让孟天楚冷静了下来,一个念头在心中升起——自己是要娶慕容迥雪吗?如果还没准备好,那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

刑名师爷

推荐指数:10分

《刑名师爷》在线阅读

慕容迥雪当然知道孟天楚想做什么,她的身子轻轻颤动,神情虽然有些慌乱,但眼神中却充满了期盼,红嘟嘟的嘴唇微微噘起,亮亮的眼睛深深地望着孟天楚,随即慢慢合上了美目,长长的眼睫毛因为紧张和兴奋而轻轻抖动着。

慕容迥雪的神情反倒让孟天楚冷静了下来,一个念头在心中升起——自己是要娶慕容迥雪吗?如果还没准备好,那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

自己的大部分钱财都帮慕容迥雪还了帐了,别说成家了,连托媒说亲彩礼钱都拿不出来,这还只是面上的问题,深层次的问题是,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慕容迥雪了吗?当然没有,只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在她美丽的鼓动下,一时冲动而已,自己与慕容迥雪之间并没有完全了解,她究竟适不适合做自己的妻子,心里还没个底,既然还没有爱上她,就怎么能亲吻她呢,自己与夏凤仪的事情还没有搞定,他还不想考虑谈婚论嫁的事情。

这只是一闪念之间,孟天楚就已经作出了决定,这时候还不能吻她,可是,看到慕容迥雪闭着眼睛等待着自己的吻的样子,如果自己就这样离开,一定会伤她的心的,都怪自己刚才太冲动,孟天楚心里暗骂。

正在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就听到远处有几个人喊着:“少爷……!师爷……!孟师爷……!”听声音有男有女。

慕容迥雪身子一颤,急忙睁开眼睛慌乱地挣脱了孟天楚的怀抱。

孟天楚轻舒了一口气,忙转身往声音处望去,听那声音十分的耳熟,再听着叫了几声,终于听出来了,原来喊少爷的是飞燕,还有老仆人老何头,另外几个人却是衙门的捕快。

“我在这里!”孟天楚大声叫道。看了看慕容迥雪,只见她也正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眼神中满是浓浓的羞涩。她不知道孟天楚心思的变化,还以为这都是被忽然出现的意外打乱了呢,孟天楚为此感到了深深的内疚。

听到孟天楚的声音,那几个人循着声音跑了过来,跑到最前面的,是捕头王译,后面是小捕快宋祥羽。再后面跟着的是老何头和小丫鬟飞燕。

孟天楚道:“你们来干什么?”

飞燕瞧了一眼旁边的慕容迥雪,笑了笑,对孟天楚道:“奶奶见您这么晚还没回去,有些着急,便让奴婢和老何头,找到王捕头他们,帮忙找寻少爷您,到了袁主簿家,说是您早就已经离开了,而且说您是散步回去的,我们一路问着来,有人看见少爷您往西湖这边来了,我们这才跟着找来。”

孟天楚点了点头,对王捕头和宋祥羽道:“你们两护送慕容……慕容飞宇回去。”

王捕头答应了。慕容迥雪深深地望了一眼孟天楚,眼神中满是羞涩和甜蜜,随即低下头,跟着王捕头两人走了。

孟天楚看着他们走远,这才对飞燕和老何头道:“行了,咱们也走吧。”

飞燕嘻嘻一笑,低声道:“少爷,你怎么不亲自送她回去呢,当一回护花使者,这么好的机会……”

“多嘴!”孟天楚瞪了她一眼,迈步回去。

三人回到衙门内衙,夏凤仪见孟天楚回来,很是高兴,随即埋怨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孟天楚道:“晚?有多晚了?”

“都快三更天了!还不晚啊。”

啊,原来自己与慕容迥雪两人在西湖边聊天,居然一聊聊了一个多时辰,便对夏凤仪道:“怎么,担心我了吗?”

“想什么呢!我是担心我自己,你要是有个好歹,我爹非把这帐算在我头上不可,那我可脱不了干系。”

“哦,原来是顺水人情。”孟天楚道。

飞燕在一旁哼了一声:“是啊,早知道少爷是陪人家慕容姑娘到西湖边花前月下,咱们也不用巴巴地找去了,说不定坏了人家好事,人家心里还在埋怨咱们多事呢。”

夏凤仪哦了一声,上下瞧了瞧孟天楚,神情淡淡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怪我多事了,以后这种事情,夫君你还是言语一声,免得大家都不方便。”

“夫人吃醋了?呵呵,要不你我还是做真正的夫妻吧,有了你,我也就不用再考虑以后成家的事情了。”

夏凤仪淡淡一笑:“免了,咱们的约定已经过去了小半年,再过些日子就各奔东西了,你找慕容姑娘也好,找青楼姑娘也好,我不会阻拦的,你要真和慕容姑娘成了,那倒也是件好事。”说罢,转过身回房去了。

孟天楚自嘲一笑,看着夏凤仪身材婀娜的背影,论美貌,夏凤仪要比慕容迥雪略强一点,但是,慕容迥雪温柔而坚毅的性格,却更能打动孟天楚的心。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孟天楚正四仰八叉躺在里屋的大床上呼呼大睡时,飞燕慌慌张张跑了进来,一掀帐帘,叫道:“少爷!少爷!”

孟天楚从梦中惊醒,张开朦胧睡眼一看,是俏丫头飞燕,现在天气炎热,睡的是凉席,盖的一张薄毛毯已经被他踢到一边了,肯定是光溜溜的了,他慌慌张张下意识地双手去捂自己的裆部,一下子碰到了自己的内裤,这才想起,自己当初不习惯光着身子睡觉,所以让飞燕帮忙缝制了几条内裤,晚上睡觉的时候穿着,倒没有挂空裆。

知道自己没有春guang外露之后,孟天楚这才安心,心想这野丫头以前进来帮自己穿衣的时候,都是事先在门帘外轻声呼唤,得到许可之后才进来,怎么今天直冲冲就跑进了掀帐帘了,便问道:“搞什么?慌慌张张的,出什么事了吗?”

“少爷,不得了了!袁主簿的新儿媳妇,死了!”

“什么?袁主簿的儿媳妇死了?”孟天楚一骨碌爬了起来,“怎么死的?”

“不知道,知县老爷让你跟着去查案。快起床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刑名师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