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思被捅破,女孩脸红红的呆不一直这样了,落荒而逃。时不待我,分秒必争。抱着这种信念,张宣打完吊针回去但是也没完全放松。怕阮秀琴心痛唠唠叨叨,电是舍严禁浪费了的,要六毛国庆度的电呢,点一盏煤油灯再次鏖战。随后为都市报写了一篇稿子,准备明日去医院时顺道寄送时不待我,分秒必争。。...

小心思被捅破,女孩脸红红的呆不下去了,落荒而逃。

时不待我,分秒必争。

抱着这种信念,张宣打完吊针回来还是没有放松。怕阮秀琴心疼唠叨,电是舍不得浪费的,要六毛五一度的电呢,点一盏煤油灯继续苦战。

先是为都市报写了一篇稿子,打算明天去医院时顺便邮寄出去。稿子完了,张宣继续抱着政史地啃。

深夜十二点过,阮秀琴起夜,见宝贝儿子房间里有光线从门缝透出,她悄悄走过来看了看,然后去了厨房,做一碗甜酒鸡蛋花。

再世为人,了解过生活苦难的张宣有点不习惯母亲的特别偏宠,可又没法跟她明说,这是她对爱的表达方式。

末了只能在阮秀琴的注视下,把这碗夜宵干了。

十分钟后,阮秀琴走了。

不知怎么的,吃饱喝足的张宣觉得有些胸闷,突然没了学习的状态。

呆趴在书桌上,透过窗棂看外边,一片宁静。

发现还在下雪,顽皮的北风卷着雪花,打着旋儿从眼前掠过,这让他心情忽的又大好。

对于他来说,上辈子人过四十后,有时候在半梦半醒间,童年到少年的那段日子,会真切的出现在脑海里,而有的东西早已忘记了,但在某个瞬间,又会清晰地鲜活起来。

这样的大雪天就是他儿时的记忆之一。

张宣喜爱雨天,更偏爱雪天。只是看得久了,不知不觉还是累,某时刻眼睛一闭,来不及和可亲可爱的周慧敏道声晚安就睡了过去。

一觉到天亮,睡得好舒服,就是脖子似乎落枕了,好生疼。

张宣歪个脖子走出房门,入眼就是一身周正打扮的大姐正站在大门口翘首以盼。

“等谁?”他打趣问。

“弟啊,你脖子歪了!”张萍本来是窘迫的,但回头见到张宣左左起偏个头瞅着她,吓了一大跳。

“……”难怪读书不行,这情商比狗还低,张宣暗暗吐槽,说:“我这是在练习课间广播体操,你别管,你是在等阳恩德?还是在等欧阳勇?”

张萍虽然是个大姑娘了,遇到这种问题,当即和这个年头的大部分女孩一样,神情略微有些拘束,挺难为情。

见大姐不说话,张宣决定换一种说法,低声问:“姐,阳恩德和欧阳勇,让你自己选,你选谁?”

张萍犹豫说:“妈让我和阳恩德多接触试试。”

张宣问:“你知道原因么?”

张萍说:“知道啊,妈跟我说阳恩德是个手脚勤快的人,我只要本分顾家,以后用不着我做牛做马。”

张宣又问:“那你对他有好感么?”

张萍扭捏说:“妈对他有好感,我不想让妈难受。”

啊哟!你回答的什么跟什么啊,张宣郁闷,感觉这大姐老实的过头了。

于是唆使说:“这婚是你结,又不是妈结,用不着事事都听妈的啊。再说了,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你自己好歹拿点主见,以后才不会后悔。话说你到底更中意谁啊?我好帮你跟妈吹吹耳边风。”

张萍想了想,最后一脸纠结地说:“弟啊,你也知道姐比较笨,不会说话,阳恩德也是个闷葫芦,我们每次走一起感觉就成哑巴了,我不太喜欢。”

张宣明白了,这姐是看中了欧阳勇呢。行吧,到这里还是和历史轨迹一样,没变就好。

至于后续的,他只要盯紧一件事:防止母亲像上辈子一样棒打鸳鸯,最后强行把大姐许配给阳恩德。

说话间,欧阳勇来了,这么厚的雪,摩托车开不了,走路来的。还提了一只野鸡和一块野猪肉。

一进门,欧阳勇就说:“这是我爸今早和朋友冒雪进山打的,弄点过来你们尝尝鲜,我们家还有蛮多的干野货,你们要是喜欢吃,我改天多拿点过来。”

说完他就悄摸着问:“婶子在不在家?”

没空想人家说的是不是漂亮话,见到肉,张宣两眼就冒光,恨不能现在生啃一块。

不想客套,也不想虚伪,实在是想吃肉了,末了也不管大姐好意思不好意思,他一把接过东西放到厨房就说:

“她老人家应该是弄猪草去了,你俩趁机赶紧溜吧。”

大魔王不在,欧阳勇带着张萍欢天喜地的走了。

走之前,欧阳勇还以极快的手速塞了一团东西到张宣衣服口袋里,对他吹个口哨才出了门。

目送两人离去,张宣掏出东西查看,发现是一卷钱,用皮筋箍起来的,都是十块十块的钞票,有新有旧,拢共6张,也即60块钱。

60块钱,好大方,要做五个工才赚得来,就这样塞给自己,这是张宣没想到的。看来这人脑子不钝,都会收买人心了

自己急需要钱,家里到处需要钱,张宣没有太过矫情就收了,心里记住对方的好就行,将来有恩报恩吧。

跑到后院洗漱一番,呼哧呼哧,牙齿都冻僵了。

这久了,阮秀琴还是没回来,张宣决定自己生火造饭。

灶膛里塞些柴火,洋火划过去,噗地一声燃了,豆大的亮光恍惚间就充满了整个铁锅底。

淘米煮饭。大姐被人带着吃好的去了,今早只有两个人在家吃,半升多米就够,至于红薯饭什么的,张宣任性的压根就不予考虑。

吃怕了,是真的不想考虑,他现在也不奢求面向大海,只要不吃红薯饭就是春暖花开。

其实家里还是有米的,交完农业税后,足够三口人吃到青黄接济的八月份。

只是家里欠的外债实在太多了。放眼望去,十字路口周边的人家差不多都是他们的债主,阮秀琴骨子里是个极要强的人,为了攒钱还债,餐餐红薯饭,然后把积余出来的米拿到集市上去卖。

毕竟自家种的米嘛,还是很受机关单位的人青睐的,一来二去阮秀琴和那些人都熟悉了,那些老主顾有时候还特意关照她,不愁没销路。

ps:新书期间求推荐票,求月票,求打赏,求收藏,求书评,样样要啊,不嫌弃,求给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大时代之1993”,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