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善说她的证人是静王,这话是不假的。她离开了宴席往外走,站在那树荫下的时候就看见了他了。再再后来,姬找寻迎面而来回来,静王就退向一旁的花丛后了。她明白他始终也没离开了,在望着她。那一一刹那她莫名的感觉会觉得,李世焱他就像一个小偷,在一旁偷看她。有一一刹那会觉得有她离开宴席往外走,站在那树荫下的时候就看见他了。。...

蔡文善说她的证人就是静王,这话是不假的。

她离开宴席往外走,站在那树荫下的时候就看见他了。

再后来,姬寻觅迎面过来,静王就退到一旁的花丛后了。

她知道他一直没有离开,在看着她。

那一瞬间她莫名觉得,李世焱他就像一个小偷,在一旁偷窥她。

有一瞬间觉得有点可笑,可笑后又觉得不可思议。

也正因为知道他没有离开,她跳水的时候就知道,静王会救她。

救了她后,再作个证不为难吧。

皇上让人去传静王。

他救过蔡文善后,去梳洗了一番。

身上已换了银白的衣裳,半干的墨发用一根丝带束起,一袭墨发垂下,简简单单的装扮,就是好看到不染尘埃。

仿若不染尘埃的谪仙,误入人间。

谁能把心有城府和静王联想在一起。

他应该就如他的外形,不食烟火,无求无欲,看淡一切名利的。

文善腹议他表里不一。

站在殿前,他尊贵,优雅集于一身,这都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就是高不可攀。

他行了一礼:父皇。

声音平静,一如既往清凉,却如好听的琴弦,一开口便拨弄在人的心弦上。

姬寻觅姬寻歌都看着他,目光难掩热情。

皇上说:“文善说,你可以为她作证,现在你来告诉大家,寻觅究竟是如何落水的?”

有人暗暗嘲笑蔡文善是个蠢货。

静王母妃的母族是姬家,人家当然是为姬家人说话。

让静王出来作证,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起自己的脚吗?

静王没疯,也不傻。

蔡文善也不蠢。

记得一些前尘往事后,她还是能拿捏到静王一分弱点。

静王李世焱偏头看了过来,凤眼温和的看向跪在地上的蔡文善。

蔡文善也抬头看他,清澈的目光中,又带着期盼,说:“我知道请静王来作这个证,会让静王很为难。”

她咬咬唇,可怜。

既然知道会让他很为难,为什么还要为难他?

这样为难他,是要付出代价的。

“表哥。”姬寻觅带着哭腔唤他。

他的眼神一直盯在蔡文善身上,这更让她心中嫉妒之火疯狂的往外冒。

从蔡文善出现,姬寻觅就有留意到,她这位表哥的眼睛一直在看人家。

人家离席出去,他也跟着出去。

她本是追着静王出去的,出去后没见着他的人,倒是遇着了蔡文善。

~

静王似乎在考虑,又似乎在犹豫。

姬贵妃看着儿子,心里一沉。

她可没有忘记,这蔡文善落水后,是她儿子救上来的。

甚怕他被这女子的眼皮勾引了去,姬贵妃开口说:“世焱,你要想清楚了,你究竟看见了什么?”

“静王,这可关乎到你表妹的声誉。”卢国公也唤他,声音微重了些,明显是在给他施加压力。

这个节骨眼上,他在磨蹭什么?

照着常理,他应该毫不犹豫的就说看见蔡文善推了姬家小姐落水。

李世焱眼神寡淡,看了一眼姬寻觅说:“若是文善做的,她就不会舍命救你了。”

一锤定音。

姬家小姐就是自己落水的,与蔡文善无关。

姬寻觅瘫坐在地上,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弯腰,他把蔡文善给扶起来了。

蔡文善想挣开他的手,他握在她臂上的手,像铁手似的,竟挣不开。

他一定是故意的,他故意使力,令她站起来的时候脚下不稳,往他怀里去跌。

他当然是顺势就揽她在怀,语气温和如春风,说: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一瞬间的亲昵,便又把她扶正,站好。

看起来好有君子风度的模样。

蔡文善都来不及震惊他这一系列的表演,琢磨他想干什么?

他这是众目睽睽之下,抱了她。

姬家人震惊,吸气。

她维护了蔡文善的名声,姬寻觅的名声要怎么办?旁人要怎么看?

姬寻觅绝望的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只要不瞎,大家都能看出来,静王心悦蔡文善。

这还不是结果。

静王又平静说:“本王看到的是,寻歌推了寻觅落水。”

姬寻歌身子一晃,全身发抖。

姬家人震惊到抽气,寻歌腿上一软,扑在地上。

卢国公气得立时请罪,他跪下道:“臣教导无方,请皇上治老臣的罪。”

谁家还没点恶心的事,皇上自然是不会治他的罪,只道:“卢国公不必自责,罪不在你,好在没闹出人命,人带下去吧,以后不必再入宫。”

卢国公谢恩,寻歌立刻被他的家人拖出去了。

在宫宴上闹出这等毒杀同门姐姐的罪,以后她的人生也算完了。

真相大白,姬寻觅可怜又愧疚的看向蔡文善,道:“是我误会妹妹了,还望妹妹不要生我的气,原谅我一次。”

蔡文善一脸遗憾的说:“能对我产生这样的误会,说明在你心里并不曾真的拿我当妹妹,以后还是叫我的名字吧。”顿了一下,大度的说:“我会原谅你的。”

姬寻觅被噎得失语,蔡文善面上也淡了几分。

静王宁愿当众打姬家人的脸,牺牲一个姬家的姑娘,也要帮她。

文善想他总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若说是想拉拢蔡家,他应该知道不可能拉拢得了,父亲母亲一心想攀附的是太子,一心想让她嫁的也是太子。

蔡文善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身边的人,静王也在看她,目光竟深情得要滴出水来。

任谁都能看出他在脉脉含情,送秋波。

蔡文善一惊,忙别过面,爱不起他这假得不能再假的深情,感觉又被狗咬了。

不过,近距离看静王,文善看见了他的唇上有伤,她意识到自己在水里咬了他一口后,就又有种自己又被狗咬的痛觉。

~

众人因为静王的作证面色各异后,忽然有人问:“静王这嘴上的伤是怎么一回事?”

说这话的是蔡文真。

听说蔡文善落水后她就跑过来看了,也看到静王抱着她从水里出来。

当时,她一眼就看见静王唇上带了血。

她又不笨,很快就意识到两人在水里可能发生了什么。

蔡文真这一问,大家也就真就仔细的瞅了瞅静王的唇。

他的唇色唇形都极为好看,即使是被咬破一小块皮,也没损他半点形象。

在座的没几个傻子,看着看着,大家就看出门道了。

庞南熙也故意配合着女儿演出,说:“这还用问,当然是静王为了救人给渡了气,不小心被咬着了吧。”

静王就没有否认。

蔡文善有几分的羞耻。

被静王渡气是事实,但摆到台面上来说,就会让人很难看。

她猛然看向静王,希望他能解释一下,说这是他不小心咬破的,和她无关。

毕竟,他救过她,又为他作了证,解释一下并不为难。

静王也看她,他的眼神就很温柔的说了句:“本王会对你负责。”

这是直接承认了。

文善蹙眉,谁要你负责任了。

皇上忽然觉得有点意思,说:“朕瞧着两孩子般配得很,结一段金玉良缘不失为一段佳话,今天朕就做了这个主,为你们把婚赐下。”

“儿臣谢父皇赐婚。”静王跪下谢恩,就很郑重。

太子世都脸色变了变,他欲上前阻止,被一旁的平王拉住,低语一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太子三思。”

皇上已点了鸳鸯谱,静王也是满意的,蔡家也没人说话,太子若这个时候出面,会同时扫了皇上与静王的颜面。

他可以不在乎静王的颜面,皇上的面子还是要顾及的。

姬家人面色也很难看,姬贵妃表情复杂,但没再言语。

蔡守业心里是不满意的,他们看中的是太子,但这话他们不敢当皇上的面说,还要忍着心痛谢恩。

庞南熙母女就很开心,这样他们就与太子妃无缘了。

蔡文善没有说话,也不会有人在意她同意不同意。

儿女的婚事向来父母做主,轮不到她一个女子置喙。

这个结果也是她没有想到的。

~

蔡文善向来把男女情爱看得比较淡,赐婚一事并不让她纠结。

前一世,一心为权利而活,谁有权利她靠近谁。

这一世,她只想守护她在乎的人。

如果这一世静王还是那个赢家,就让她做他背后的那只箭吧。

她看了看自己的父亲母亲,因为皇上的赐婚,他们的表情都很精彩。

皇上是不喜欢蔡家与太子走得太近的吧,怕到时候朝堂被蔡氏一族操控了,所以他见缝插针,把她赐婚给他认为最安全最没有危险的人,从而慢慢瓦解蔡家在朝中的势力。

太子的眼神里有着愤怒,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让静王世焱捷足先登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疯批陛下的黑莲花重生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