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半山腰处的树林隐秘而寂静,却时不时的传闻沙沙声。一片再普普通通但是,长而韧度的树叶突然间轻轻地一颤,紧然后似是预料中到了什么通常,索性干净利落的从连然后枝桠的叶柄根部脱落下来而下。——只可惜还没落地实施就被一柄锋利无比的剑刃索性干净利落的斩成了两半。那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半山腰处的树林隐秘而静寂,却不时的传出沙沙声。。...

是夜。

半山腰处的树林隐秘而静寂,却不时的传出沙沙声。

一片再普通不过,长而柔韧的树叶忽然轻轻一颤,紧接着似是预料到了什么一般,干脆利落的从连接着枝桠的叶柄根部脱落而下。

——可惜还没落地就被一柄锋利的剑刃干脆利落的斩成了两半。

那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好剑,可惜却是一柄断剑。

拿着断剑的男子身穿战甲,周身浴血,边走边砍着四周碍事的灌木。

他捂着心口还在潺潺流血的伤口,却最终还是支撑不住,双膝一软的跪在了地上。

“他在那!”

忽如其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男子呼哧带喘的想要起身,然而抬头却看到了远处那一片触目惊心的浓烟。

从半山腰之处可以轻易的看到浓烟的源头,着火的是一间气派府邸的后院。

他的瞳孔在刹那间紧缩,一口腥甜涌入喉头,紧接着喷在了面前的草地上,他的身体晃了晃,断剑似是也无法再无法支撑住他的身体。

“公主……”

失血感使他眼前发黑,可面前的火光却仿佛烙在心头。

他清楚自己此刻的身体已撑不了多久。

可心中牵挂之人还未在水深火热之处脱身,他又如何能轻易的倒下?!

一抬眼,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后举着火把的官兵追赶了上来。

他心口的血顺着他的战甲滴落在地上,将地上的一片黄土都染成了红色。

追赶而上的官兵剑拔弩张,冲上前将倒地的男子团团包围。

为首的官兵打量着他重伤的身躯,语调中的轻蔑已经不愿意加以掩藏。

“侯爷,您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不如还是束手就擒吧,太子爷爱才,您如果识相点跟我们回去的话,殿下或许还能饶你一命。”

“少废话!”

男子咬牙,强撑着最后一口力气用断剑撑着身体站起身来。

为首官兵冷笑了一声,伸手冲着身侧的副手做了个“杀”的手势。

众兵卒应声举起手中兵器一拥而上。

男子擦去唇角的血渍,虽扛着重伤之躯,却依旧是提足了最后的一口气,疯了一般提起断剑,乱招砍翻了几个冲将而来的官兵。

见弟兄们惨死,余下之人便也有所忌惮而不敢冒然上前,而男子则趁这刹那向后退了一步,背已靠在了树干上。

为首官兵看出他气数已尽,登时冷笑,一声令下,无数的长刀便从四面八方穿身而过,将男子整个人都钉在了树上。

男子连哼都没哼一声,被杀死的刹那眼神便在瞬间涣散,却久久的未曾闭合。

官兵们盯着他的眼睛却是依旧畏惧着不敢上前上前,首领一扬下巴,身侧的副手便犹犹豫豫着走上前去,伸手在男子的颈动脉处一探。

“已经没气了。”

首领唾了一口。

“这小子可不是什么好啃的骨头,死了也好。”

副手小心翼翼道:“咱们是不是要把这小子……?”

他做了个“斩”的手势。

“不必,留在这喂野狼就好。”

领头人一招手,众人便跟在他的身后,迅速而无声的离开。

众官兵着急交差,便都未发觉那枚从男子怀中滚落,上写“怀璧”二字的玉佩。

而此刻山脚下那散发着滚滚浓烟的府邸后院处,一个身穿麻衣,批头散发的残身女子正神色平和的坐在火光的中央。

她望着面前的火,哼着不知名的歌谣,拿起身侧的酒壶,拖着残躯将酒壶中的液体缓缓倒在了地上。

火蛇碰触到了酒便愈加兴奋,迅速的蔓延开来。

女子消瘦的反常的面容被火光照亮,好似地狱罗刹。

她丢下酒壶,望着周遭的火惨笑了一声。

“这一杯酒,便由我这个唯一的大魏血脉来祭奠故去的大魏。”

“父皇,是怀璧无用,竟让我大魏遭此灭顶之灾!”

“若有来生,我必要亲手屠戮南周贼子,为父皇母妃,为我大魏无数黎民百姓报仇!”

女子的话音未落就已被凶狠扑来的火苗吞没。

整个后院都被这熊熊的大火燃烧殆尽。

最后一丝火苗即将蔓延进其他院落时,一个内急的侍女匆匆披了衣裳从屋中走出,望着被烧成废墟的北院吓得面白如纸。

“救命啊!后院里走、走水啦——!”

尖叫化为休止符,从此后尽前尘事,红颜笑意骨无存。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权臣宠我入骨”,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