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的明明就那么巧,就在南周守城的前夕,卢岭王舒子躬便因在花楼醉酒后而掉下阁楼摔断了腿在家里静养,连同着镇海候江楚珩也因军心焕散而生了叛乱,难以及时回宫救驾。细的吧,朝中明明就是有南周的奸细同姬莫为里应外合指使人了前生的悲剧。可这奸细到底是谁,秦怀璧细想来,朝中分明是有南周的奸细同姬莫为里应外合指使了前世的悲剧。。...

怎的偏偏就那么巧,就在南周攻城的前夕,卢岭王舒子躬便因在花楼醉酒而掉下阁楼摔断了腿在家休养,连带着镇海候江楚珩也因军心涣散而生了叛乱,无法及时回宫护驾。

细想来,朝中分明是有南周的奸细同姬莫为里应外合指使了前世的悲剧。

可这奸细究竟是谁,秦怀璧却是不得而知。

卢岭王舒子躬虽是个相貌堂堂,在朝堂中运筹帷幄的谋士,但为人轻浮喜好花酒是人尽皆知,在花楼中做些手脚是再容易不过。

可人心隔肚皮,摔断腿只是只是卢岭王府中传出的一面之词,究竟是意外还是他自己有所筹谋,除他本人之外真相恐怕谁也不知。

而江楚珩……

“怀璧,你好些没?”

门被大咧咧的撞开,秦昭昭银铃似的喊叫声急促促传来,生生的打断了秦怀璧的思绪。

秦怀璧揉了揉额角,道:“昭昭,你这么这般火急火燎的?”

秦昭昭焦心的揉了揉自己粉嫩嫩的脸颊,急的似是快要哭出来道:“皇祖母因着我溜出宫的事情跟母妃发了好大的脾气,昭明哥哥此刻也不在宫中,怀璧,眼下可只有你能帮着母妃了。”

秦昭昭说着又不忘讨好似的凑过去,推开了秦怀璧身侧的侍女装模作样的朝着秦怀璧的肩头轻轻捶了两下,边捶边央求道:“皇祖母若平息了怒气我必然好好谢你。”

秦怀璧无奈的摇头,推开秦昭昭的手轻斥道:“昭昭啊昭昭,你还真是我的好姐姐,出宫时不想着我,现在被皇祖母问责时倒是想起我来了。”

话中虽带着些玩笑似的呵斥,但秦怀璧心知太后凤颜震怒非同小可,说着话儿的工夫还是站起了身来。

两人的贴身侍女唤纹和茗青前后脚儿的走来,一个撂下珠帘,一个动作轻巧的上前为秦怀璧宽衣。

片刻之后珠帘重新掀起,秦怀璧已换上了一身梅红色兔绒滚边袄裙,一头鸦青色云鬓松挽,挂耳髻上只装饰了些指头来长的银红步摇,却是步步沉稳,每一步落地,耳边渐红色的珠串竟都一丝不晃。

见秦怀璧起了身来,秦昭昭牵了她的手便想离开,然而秦怀璧却是微微一笑。

“昭昭,先不忙走,你还需做一件事才是。”

……

屋外,絮雪皑皑,寒风刺骨。

慈宁宫中却烧的暖。

太后杨氏正倚在贵妃榻上垂着双眼,把玩着手上的翡翠戒指,已故的汝阳王遗孤陈郡主正一身素衣,举着银盘侍奉与旁侧。

她的脚下,是跪坐在地眼神诚惶的慎贵妃。

太后接过陈郡主递来的香茶呷了一口。

茶香混着袅袅的檀香,熏得人鼻尖发痒。

她慢条斯理道:“慎贵妃,哀家记得叮嘱过你,朝阳公主性子顽皮,本该多多教养,眼下也快到了议亲的年岁,你怎的却还是纵着朝阳乱跑?”

慎贵妃的面色惨白。

她本是宫中位份最高的妃嫔,自文慧皇后薨逝后便暂代凤印,处理宫中的大小琐事,产下七皇子后宫中其余妃嫔更是纷传慎贵妃必然为板上钉钉的继后之选,连带着平时巴结走动的妃嫔也多了不少。

文慧皇后乃是宫里宫外人人称道的贤后,若非慎贵妃与她情同姐妹,性情娴雅与世无争,外戚中在朝堂中又无权臣,恐怕也做不到贵妃之位。

这样的性子又哪里是合适的继后之选。

可恃宠而骄之人在宫中从不是少数,更何况是一个有皇子傍身还养着先皇后女儿的妃嫔。

杨氏是从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中一路爬上这千尊万贵的太后之位的,眼下后宫中无数双眼睛盯着后位,她不能不替皇帝打算。

更何况她的心中早有了真正的后位人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权臣宠我入骨”,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