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太后听出了秦怀璧的话中之意,又见昭昭眼眶通红低下头沉默不语,诚惶诚恐的怕模样倒不像是不知道擅自出宫是犯了错的样子。杨太后虽是针对慎贵妃而来,但秦昭昭究竟是亲生的孙女,性子又很乖巧,终究舍严禁严厉处罚,语气便和缓了下去。她道:“朝阳,瞧你红着眼睛哪除了杨太后虽是针对慎贵妃而来,但秦昭昭到底是亲生的孙女,性子又乖巧,终归舍不得重罚,语气便缓和了下来。。...

杨太后听出了秦怀璧的话中之意,又见昭昭眼眶通红低头不语,诚惶诚恐的害怕模样倒不像是不知私自出宫是犯了错的样子。

杨太后虽是针对慎贵妃而来,但秦昭昭到底是亲生的孙女,性子又乖巧,终归舍不得重罚,语气便缓和了下来。

她道:“朝阳,瞧你红着眼睛哪还有公主的样子?先站起来说话吧。”

秦昭昭拭去泪花,犹犹豫豫的站起身来。

杨太后说话间,秦怀璧余光已扫到门外唤纹的身影已站在了屏风之后,秦怀璧轻咳了一声,唤纹抱着个画卷便冒冒失失的闯入了殿中,嘴上还喊着:“太后娘娘莫要冤了我们殿下!”

太后身侧的嬷嬷立刻上前一步护在杨太后身前,厉声喝道:“大胆!哪来的丫头敢擅闯慈宁宫冲撞太后!”

唤纹匆忙叩头在地,秦怀璧出口提醒道:“唤纹,当着皇祖母的面怎可这样冒失?莫不是有什么急事?”

唤纹道:“回太后娘娘,上月朝阳公主同温庆公主出宫时曾偶然遇到城中第一画师萧画仙,朝阳公主记得太后娘娘一向称赞萧画仙画作极精,便央求萧画仙献墨。

“可那萧画仙为人高傲,得知了公主身份反而落了脸色拂袖不肯作画,朝阳公主几番央求之下萧画仙才松口,为表诚意公主便答应为萧画仙在他作画时守在旁侧为萧画仙磨墨。

“前日温庆公主突发高热,萧画仙却递了消息说画作将成,要朝阳郡主前去为他磨墨。

“朝阳公主担忧温庆公主又牵挂太后,可这萧画仙神出鬼没,若是真惹了他不悦恐下次一画难求,朝阳郡主这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唤纹说罢便在地上扣头,道:“求太后娘娘不要责怪与朝阳公主!”

杨太后不言语,眼神只扫向了一旁的秦昭昭。

秦昭昭低头不言语,面颊绯红。

秦怀璧眨了眨眼,在一旁添油加醋道:“皇祖母,温庆记得萧画仙当日曾说自己只在冬日作画,只因这作画所用的寒香墨是世间罕见的珍宝,必存与冰窖之中冬日方能取出。

因此磨墨之人需用暖手握着冷墨借以将墨磨制而出,想来昭昭手上近日才生出的冻疮便是这个原因吧?”

杨太后看了一眼身侧的嬷嬷,嬷嬷会意,上前从唤纹手中接过那画。

秦怀璧垂着头,眼珠却盯着杨太后身侧面色逐渐苍白的陈芷瑶。

嬷嬷将画作在太后跟前展开,太后打眼一扫,画上一角只寥寥数笔的画了几株寒梅,但寒梅簇簇之下却坐着个素衣和尚,落了一身的花瓣,唇角带笑,眼睑半垂,在遍地白雪中悠然的敲着木鱼。

画是世间少有的好画,但杨太后却淡淡的扫了身侧面白如纸的陈郡主一眼。

太后示意嬷嬷合上画卷,面不改色道:“慎贵妃教女有方,朝阳和温庆都是重视孝道的好孩子,理应重赏。”

慎贵妃本是替两个女儿捏了一把汗,听了这话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俯身拜过道:“多谢太后娘娘!”

太后道:“行了,还跪在那做什么,还不快些起来?”

慎贵妃道了一声是,领了所赐之物便忙不迭的带着秦昭昭二人离开。

谁知才出了慈宁宫,便只听屋中的陈芷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接着是咚咚的磕头声伴着因为慌乱而发颤的告饶声。

“太后娘娘,芷瑶知错!”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权臣宠我入骨”,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