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养尸环

指环看出古朴厚重无奇,但秦子凌却明白这是尸魔宗宗主厉墨身上最十分宝贵的物品,养尸环。这养尸环和他的断指掉下古井之中,是他在自爆,逃脱一缕残魂时的捏造而为,为的是以后再来取出,因为就算他的残魂最后没能夺舍失败,反而被(另外一个世界的秦子凌相互融合之这养尸环和他的断指掉落古井之中,是他在自爆,逃出一缕残魂时的蓄意而为,为的是以后再去取出来,所以哪怕他的残魂最终没能夺舍成功,反倒被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秦子凌融合之后,这一幕景象却深深烙印入秦子凌的意识深处,以至于接连数天夜夜做同样一个噩梦。。...

合道

推荐指数:10分

《合道》在线阅读

指环看起来古朴无奇,但秦子凌却知道这是尸魔宗宗主厉墨身上最宝贵的物品,养尸环。

这养尸环和他的断指掉落古井之中,是他在自爆,逃出一缕残魂时的蓄意而为,为的是以后再去取出来,所以哪怕他的残魂最终没能夺舍成功,反倒被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秦子凌融合之后,这一幕景象却深深烙印入秦子凌的意识深处,以至于接连数天夜夜做同样一个噩梦。

“祭炼这养尸环时,厉墨不仅用了最常见的血祭之法,后来还在上面加印上了更高级的神念烙印,就算别人夺去这养尸环,也无法用血祭之法将它打开。不过我融合了厉墨的残魂意识,不知道能不能用血祭之法将它打开。”秦子凌心中想着,咬破了手指,滴了一滴鲜血在指环上。

鲜血渗入指环消失不见,同时一种更加强烈的血肉相连的感觉涌上秦子凌心头,接着他感到精神一个恍惚,浑身打了个冷战,已经“身处”一个有足球场那般大小,高有近百米,充斥着一团团漆黑如墨,无比阴冷黑气和腐朽气息的空间。

而事实上,秦子凌此时清楚知晓,自己的身子还在原地,他的眼目还能看到外面的山水,道观古井。

“真是神奇,这就像一个完全可以通过大脑意识进入的虚拟空间一样,但事实上这又是真实存在的空间。”秦子凌心里一边惊叹着,一边已经开始打量起这个面积有足球场般大小的空间。

这个巨大的空间里,不仅四处充斥飘浮着一团团漆黑如墨,无比阴冷的黑气,在地面上还摆放着大小不一的十二副棺材。

棺材上刻满了奇形怪状的符文,符文有幽光闪灭,每一次闪灭,便能摄取一缕飘浮的阴煞黑气。

十二副棺材中,有九副棺材是空的,还有三副棺材中各躺着一具尸体。

其中两具尸体状如猿猴,但身型要比普通猿猴要大上许多,赫然有三米左右高大,全身闪烁着冰冷的黄铜光泽,给人一种铜铁铸就,无比坚硬有力的感觉。

还有一副躺着一只长有四个脑袋的巨大怪鸟,这怪鸟同样浑身散发着冰冷的黄铜光泽,但一对翅膀却是残破不堪。

每一具尸体身上都刻满了符文,那些符文跟棺材上刻着的符文遥相呼应,一闪一灭,便有一缕缕棺材符文收敛聚集的黑气飘入那些符文中,给人一种尸体正在睡眠呼吸一般。

不仅如此,随着黑气不断没入尸体身上的符文,尸体身上的金属光泽越发纯正,甚至那有着四个脑袋的巨大怪鸟残破的翅膀隐隐中正在修复。

当秦子凌“望向”这三具尸体时,那三具尸体似乎有了感应,骤然从棺材里站立了起来,一双黑洞洞的眼睛里望向秦子凌,里面跳动着碧绿的幽光。

那样子说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让人毛骨悚然。

更诡异的是,秦子凌赫然发现自己面对这三具突然站起来的僵尸,不仅没有产生任何恐惧情绪,相反竟然产生了一丝心神相连和亲切的感觉,甚至还有一丝嗜血杀戮的冲动。

这嗜血杀戮并不是来自秦子凌自己的意识,而是来自这三头僵尸。

“这……”秦子凌艰难地蠕动了一下喉结,脑子里使劲地去回忆搜刮厉墨残魂意识被他融合之后,还剩余下来的混乱画面和支离破碎的知识。

“僵尸竟然也跟武道一样有等级之分,普通的为黑尸,接下来是铁尸,铜尸,银尸,金尸还有什么一时半刻却是想不起了,残魂就是残魂,记忆零碎错乱,不过也好在是残魂,真要是完整的灵魂意识,我恐怕就没办法坚守本心本性!”

“嘶,铜尸的战力竟然堪比劲力境界的武师,馆主不过也就劲力境界的武师,在郡城中已经算是颇有名气和威望的高手,我若能驱动这三头僵尸,便是相当于有三位武师手下了?”秦子凌一番回忆思索,脑子里渐渐理出一些信息知识,不禁是又惊又喜,心头一阵狂跳。

“好像这养尸环中其他的僵尸都是银尸、金尸级别,在厉墨被追杀中全都被放出来抵挡攻击,真不知道厉墨是什么境界的修为,追杀他的人又是什么修为,这三头铜尸竟然连放出去帮忙抵挡的资格都没有。”

“这个世界的强者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许多,我一定要低调,并且尽快提升修为,否则真要遇到厉墨这样级别的强者,恐怕连怎么死都不知道。”继续回忆思索下去,秦子凌有一种细思极恐,毛骨悚然的极度不安感。

想到要尽快提升修为,秦子凌很快又心思火热地看向三头铜尸。

对于目前的他而言,这三头铜尸就是绝世高手。

若能驱动这三头铜尸,对他而言便相当于有三位劲力境界强者给他打工,不仅人身安全在这乱世中暂时有了保障,而且缺少肉食补药的问题也能迎刃而解。

可问题是,怎么样才能操控这三头铜尸呢?

秦子凌再次陷入了沉思。

脑子里闪过有黑衣人或拿着铃铛,或拿着幡旗,一边摇动铃铛或者幡旗,一边掐动法诀驱动僵尸的画面。

秦子凌心头一动,四处寻找,却没有发现任何铃铛或者幡旗,倒是发现在一个巨大的空棺材的角落里搁着一个小箱子。

秦子凌看到那小箱子时,脑子里不禁一疼,仿若忘掉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但就是想不起来。

秦子凌也懒得费脑子去回忆,拿出那小箱子打了开来。

只见箱子里放置着一面巴掌大小,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的古朴三角令牌,还有一卷经文。

秦子凌看到那古朴三角令牌想不起任何相关记忆,但当他看到那一卷经文时,心头却猛地一震,连忙拿起那卷经文打开。

经文极薄,打开之后,上面密密麻麻全都是文字,在经卷中间则画着一幅星河图。

这星河图乍一看没什么,但当定睛看时,这星河图赫然无限扩展,仿若成了真正浩瀚无垠的宇宙,人身处其中渺小得连一点粉尘都算不上。

无数日月星辰运转,汇聚在一起就像一条亘古不灭,浩浩荡荡的河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合道”,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