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她才明白,原来是,苏萍萍对自己心生非常不满也不是近两年,不是始终都是,从来没有变化。只可惜,她意外发现的何等晚。她望着眼前的人,忽的笑了笑,前生如何就瞎了呢。苏萍萍拧眉,她笑什么?阴阳怪气的。虽然面上还很乖的说:“姐姐是也不是我以为妹妹在逗你玩呀,”“也不是可惜,她发现的何其晚。。...

那时,她才知道,原来,苏萍萍对自己心生不满不是近两年,而是一直都是,从未改变。

可惜,她发现的何其晚。

她看着眼前的人,忽的笑了笑,前世如何就瞎了呢。

苏萍萍蹙眉,她笑什么?阴阳怪气的。

但是面上还很乖的说:“姐姐是不是以为妹妹在逗你玩呀,”

“不是的哦,妹妹真的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保证姐姐明天不用被迫去冲喜。”

苏安安目光落在了被拉着的手上,自然的抽出,道:“什么方法?”

苏萍萍一愣,总觉得今夜的苏安安态度有点淡,转念一想,或许是明天要嫁给病秧子,心情不好的缘故吧。

没放在心上,她凑过去,神秘兮兮的说出了自己的方法。

呵,和前世一字不差。

撺掇她逃婚,跟着柳亦然私奔。

说柳亦然放不下她,不愿意她后半生守着快要入土的病秧子过,于是夜半时分,在后门口等她,带她一起远走高飞,从此天高海阔,恩爱不相离。

苏萍萍还拿出了柳亦然的亲笔信,信里句句真情流露,仿佛对她多么情根深种,爱的无法自拔,她若真嫁人了,自己就活不了一样。

时过境迁,再看这信,苏安安只觉得嘲讽,嘲讽如此随便浮夸之词,当初自己竟然相信了。

前世她对柳亦然是有一些好感,但是私奔根本谈不上,最终会同意,都是因为这封信,让她误以为柳亦然是个至情至性之人,肯定会待她好,加上苏萍萍的一番劝说,才决定跑的。

不曾想,这一跑,才是噩梦的开始。

柳亦然不爱她,一切都是和苏萍萍联合的计谋罢了。

他骗光了她所有的细软钱财,最后把她高价卖到了妓院。

苏萍萍叮嘱过柳亦然直接毁了她清白的,可惜,柳亦然爱财胜过爱美人,初夜还在的美人,能卖出高价,所以,柳亦然没动她。

苏安安宁死不屈,自己划伤了脸,划得面目全非,能吓得人再没有食欲。

她不用接客了,但却被赶去做最粗等的活,一双细嫩的手,从此沾了阳春水。

大小姐,最终沦为了下等奴仆,在脏乱的后巷里,永无天日,被磋磨了四年。

回想那四年,苏安安猛地闭眼,往事不堪回首,但终究是往事,现在,一切还来得及。

苏萍萍看她拿着信,半晌不动,以为苏安安被打动了,连忙道:“姐姐,人常说,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你看这柳公子对你一片深情,你可不能辜负了呀。”

“妹妹都帮你打点好了,今夜子时三刻,后门那里的守卫我会想法调走,姐姐快些收拾些细软,等时间一到,就随那柳公子走吧,从此田间风光,天涯自在,再没有人拘束你啦。”

“哦,还有这个。”苏萍萍又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这些是妹妹的私房钱,但愿也能帮助姐姐一二,莫要嫌少。”

苏安安收起了信,接过了银票,五百两,和前世一样。

以她一个次女来说,一次拿出五百两,怕是积攒了好久,前世看她如此慷慨的为自己解囊,还为自己疏通打点,苏安安可谓是感动至极。

可惜,后来才明白,苏萍萍现在失去的是五百两,而后得到的是,自己所有的嫁妆,以及苏家嫡女的身份。

看着那日,苏家二小姐变成了大小姐,用她娘留给她丰厚的嫁妆攀上了高枝,风光出嫁,苏安安才知道自己傻的多可怜。

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说的就是她啊。

敛去思绪,她故作为难道:“五百两,这怕是妹妹所有的积蓄了吧?姐姐怎么好意思拿呢。”

苏萍萍忙道,“诶,姐姐千万不要不好意思,好姐妹之间,理应互相帮助,我的也就是姐姐的,出门在外,一切都需要打点,不能委屈了姐姐呢。”

话落,苏萍萍又把银票塞在她的袖子里,一副你不收我不心安的样子。

苏安安笑了笑,收下了。

不收,对不起你的演技。

苏萍萍见此,满意了,鱼儿上钩了。

她又叮嘱了些事宜,什么从哪里走没有家丁,走时要换一身衣服,衣服她都准备好了,就放在哪儿哪儿等。

前世听着的都是感动,现在看到的是满满的心机。

早早下好套,等着她。

她装作配合的听着,听到她又在抒发自己多不舍得她走时,忽然打断道:“萍萍,其实相比私奔而走,姐姐有个更好的法子,能不让我嫁给沈公子且还能留下来,与你不分开。”

苏萍萍一愣,攥紧了手帕,“什么办法?”

苏安安冲她笑了笑,一如当年对她的宠溺,“就是妹妹帮我代嫁咯。”

“反正只说苏家女儿,又未曾一定指名道姓嘛,妹妹今年年初已经及笄,想来,就算嫁过去,沈家那边也不会说什么的,你说是不是?”

“这样,我们就不用分开了,得空,姐姐也能过去瞧瞧你。”

苏萍萍的表情瞬间僵住,“姐,姐姐是在开玩笑吗?这门亲事儿,表姑母虽未指名道姓,但是众所周知,苏家大小姐就是你呀,若是妹妹贸然嫁过去,怕是,怕是引起沈家不满,表姑母若是发怒,牵连到了苏家,可如何是好?”

她一副忧愁的样子,“妹妹不是不愿意,只是怕苏家担不起沈家发怒的后果呀。”

苏安安笑了,她若是跑了,不比代嫁更严重吗?

不然,父亲何故那么生气,认为她损了苏家名誉,决绝的与她断绝关系,任由她自生自灭,从此苏家只有二小姐。

苏萍萍生怕她头脑发热,真让她替嫁,忙细数着她代嫁的危害,而后又拿着帕子都揩起了眼角,扮可怜是她一贯的计俩。

苏安安笑了笑,忍着不适,演了一出姐妹情深,“好了,不逗你了,妹妹对我那么好,我又怎么忍心,让妹妹嫁过去呢。”

苏萍萍这才收起了眼泪,又嗔怪了几句,姐姐就会吓唬我。

苏安安只是笑,笑的让苏萍萍硬是感觉心里不安,只好再说些诱惑的话,劝她。

最后看她又是恢复成往日感激的样子,苏萍萍才放下心。

叮嘱完了,将走之际,苏安安一副忧愁的样子道:“此去一别,不知何时再能见到妹妹,不知,晚上走时,妹妹能否来送我一程?”

苏萍萍犹豫。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嫁给病弱世子后,我翻身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