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丞相府后院最破的一间房里。“小姐,您真的要替二小姐嫁给珏王吗?”“嗯。”一女子淡淡的嗯了一声。抬头一看这女子长得花容月貌,唇红齿白,皮肤水嫩白皙,特别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放佛会说话的通常。此女恰恰丞相府始终被狗狗寄养在外的大小姐,时浅。“小姐,“小姐,您真的要替二小姐嫁给珏王吗?”。...

南国丞相府后院最破的一间房里。

“小姐,您真的要替二小姐嫁给珏王吗?”

“嗯。”

一女子淡淡的嗯了一声。

只见这女子长得花容月貌,唇红齿白,皮肤水嫩白皙,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

此女正是丞相府一直被寄养在外的大小姐,时浅。

“小姐,奴婢可是打听过了,珏王残虐暴戾,帝都人称活阎王。

而且,双腿残疾,他根本就配不上您。”

“香儿,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是,奴婢知错。”

第二日,吉时已到,但珏王府的迎亲队伍还没到。

丞相府的人都等的心焦,他们很怕这桩替嫁会发生变故。

丞相府二小姐时柔更是心急的不行,难道是珏王爷那边反悔了?

本来,珏王的母妃,也就是当今的贵妃娘娘看上的是时柔,后来很多人一起求情,才同意让时浅替她嫁了。

“娘,迎亲的队伍还不来,可怎么办好?”

丞相夫人柳氏眼珠转了转,“柔儿,你不要急,既然珏王不来,那我们就给他送去好了。”

“娘,您的意思是?”

“一顶轿子抬去便是,只要将她送进了珏王府,其他的我们就不必管了。”是生是死就看她的造化了,哼,最好是生不如死。

时柔眼中放光,高兴的拍手,“娘,还是您想的周到。”

柳氏让时柔坐下安心等着,一切都有她来安排。

丞相府最偏僻的院子,一顶轿子停在了门口。

管家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大小姐,上轿吧,误了吉时被珏王爷降罪,您可担待不起呀。”

管家怕时浅不配合,将珏王搬出来威胁。

“呵,一个狗奴才竟然敢在大小姐面前狂吠,简直找死。”香儿话落的同时,直接就是几个巴掌甩了过去。

管家直接被打掉了几颗牙,立马跪地求饶,“大小姐恕罪,是奴才不懂事。”

时浅一身红色嫁衣,头上顶着凤冠,脸上薄施淡妆,整个人气场强大,不怒自威。

“跪够一个时辰。”

时浅的声音就宛如她的名字一样,浅浅的,但却不容置疑,管家只觉得呼吸一滞,被压的抬不头来。

一刻钟后,丞相府今天出嫁的大小姐穿着一身大红嫁衣,身边只带了一个丫鬟走在了帝都青石铺就的长街上。

既然想让她出丑,那就珏王府,丞相府的脸也跟着一起丢。

主仆二人足足走了半个时辰才来到了珏王府大门口,如果是那些娇养的大家小姐,估计现在早累瘫了。

珏王府大门紧闭,门口不但没有成亲该用的大红色装饰物,更是挂了两盏白灯笼。

香儿气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珏王这是在咒她家小姐死吗?

“香儿,怎么了?”时浅盖着盖头,并不能看到外面情景。

香儿忍了一路了,此刻终是忍不住了。

“小姐,珏王府简直欺人太甚,紧闭大门不说,还挂白灯笼咒您。”

听了香儿的话,时浅淡淡的笑了,“香儿这话说错了,也许是珏王爷快不行了。”

“大胆,竟然敢咒我家王爷不行了,你们找死。”站在门口的两个府卫齐齐拔出了腰间的长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替嫁医妃硬核宠夫”,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