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暮色。大梁·紫宸宫。姬羌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望着成群结队的内侍、宫女,如一只只勤劳朴实而又重视秩序的蚂蚁出出进进,或怀抱妆盒衣笥,或手托文房四宝,驶至姬羌身边时,个个弯下腰垂首,恭谨又当心。宮院最中央,有一着红袍的内侍,像个陀螺似的,忙的晕头转大梁·紫宸宫。。...

落日黄昏。

大梁·紫宸宫。

姬羌站在高高的台阶上,看着成群结队的内侍、宫女,如一只只勤劳而又注重秩序的蚂蚁进进出出,或怀抱妆奁衣笥,或手托文房四宝,行至姬羌身边时,个个弯腰垂首,恭顺又小心。

宮院最中央,有一着红袍的内侍,像个陀螺似的,忙的晕头转向,嘴里时而下着指令,时而对某个笨手笨脚的宫人责骂两句。向来尊弘静穆的国君寝宫在这一刻热闹非凡,皆因国君下了一道搬家的令。

昨日才登基继位的陛下今日要将寝宫搬至养元殿,一个不及紫宸宫十分之一大小的地方。

当初,圣祖开朝,将分布在紫宸宫左右的养元殿与奉圣殿设置成一文一武两个御书房,分别做日常读书习文,批阅处理政事以及与武臣研究武艺、军事战术等用途。可事实上,圣祖还是比较喜欢在放鹰台处理政事,养元殿、奉圣殿自设置后,并未用过几次。

及至太宗,有一半的时间都窝在紫宸宫,不是怀孕生子就是在怀孕生子的路上,后来好不容易不生了,身体又不好了,只好继续在紫宸宫休养生息,直至驾崩,她也没怎么用上这两个书房。

至于先帝,那就更不用说了,莫说御书房,她连紫宸宫都很少居住。究其原因,乃是因为先帝后宫庞大,自己的寝宫都无暇居住,更别提劳什子御书房。

哪知当今陛下刚继位就要搬去她母亲、祖母、曾祖母都不怎么踏足的地方居住,这可真是天下奇闻。不过奇怪归奇怪,作为一名深谙宫规的宫人,皆知少说话多做事的好处,尤其是在这局面晦暗不明的时候。

不多时,着红袍的尚六珈匆匆登上台阶,回禀,“陛下一应用品、墨宝臣等均已规整完毕,可随时出发。”

姬羌点点头,“你和零露先带人过去,朕随后。”

尚六珈应诺,当即和他的徒弟零露一起,领着浩浩荡荡的“搬家队伍”向养元殿出发。眼见队伍的“尾巴”要不见,姬羌才上了御撵,由绿衣、黄裳两位女官左右陪着,起了驾。

“陛下这般,恐怕前朝后宫早已知晓,您还是早做打算为妙。”绿衣似是鼓足勇气,才开了口。

作为先夫王留给姬羌的“四大护体金刚”之一,绿衣本不擅言语,加之姬羌自登基大典结束突然大变,嗜睡寡言不说,还常常临窗发呆。

虽说她自幼沉稳庄重,到底豆蔻年华,神思绝不该有此严冬之状。因此,自昨日起绿衣便万分小心,既小心翼翼照料姬羌的日常起居,又暗暗观察她的一言一行。小心揣摩、忖度。

一个时辰以前,当姬羌下令搬离紫宸宫时,绿衣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担忧。

“是啊,陛下,这紫宸宫上上下下用具、陈设皆由衡阳郡主亲自操办,您说不住就不住。何况陛下已继位,本该住紫宸宫的。”黄裳此刻与绿衣想法一致,只不过她不如绿衣心思细腻,这些弯弯绕绕是听了绿衣的话才琢磨出来的。

同样作为“四大护体金刚”之一,黄裳武艺高强,日常职责便是负责姬羌的安危。

“知晓不知晓的,又如何?”

姬羌满不在乎的态度,让绿衣着实吃惊。

衡阳郡主乃魏国公主亲女,且唯一的孩子。魏国公主又是谁?那可是先帝的嫡亲妹妹,向来得先帝看重不说,如今又身负托孤之重,手握重兵。在先帝爱屋及乌的心情下,衡阳郡主轻松讨得“皇室司库令”一职,也就是说,整个大梁姬氏皇族的私产,包括整个皇宫内务都由衡阳郡主打理。

母女二人,一个拥兵,一个握财,陛下却说又如何……

绿衣待要再劝,突见零露匆匆跑来,告知姬羌,衡阳郡主前来请安。黄裳抬头朝前望望,发现前面的队伍已经停了。

只片刻功夫,身着明黄雀袍的衡阳郡主已然叩拜至姬羌面前。

依大梁规制,国君衣袍绣青龙,正宫夫王衣袍绣白虎,国师的衣袍绣玄武,公主的衣袍则绣朱雀。而文武百官则按照等级为麒麟异兽不等。如衡阳郡主这般品级,衣袍至多描绣孔雀、大鹏鸟之类,而今,她却堂而皇之的着雀袍,与公主平级。

即便再不合规制又能怎样?先帝在时,衡阳郡主就是这么穿的,先帝都不予干涉,谁又能说什么?

何况在这不同寻常的当口,谁又会注意衡阳郡主穿什么?

除了姬羌。

两世为人,她自然熟知姬虞在穿着上的逾制,不同的是,从前不在意,如今只觉刺目万分。

大梁姬氏皇族向来人丁稀薄,开国圣祖戎马半生,一心建功立业的她前半生本根无暇生子,幸而高龄之时产下一女,便是太宗。太宗倒是能生,共得三女,便是先帝、魏国公主以及燕国公主。

先帝只得一女,便是姬羌。

魏国公主也只得一女,便是姬虞。

燕国公主倒是生下一子,可惜她早年出降楚门英雄之后楚鹿鸣,生的儿子姓楚。

姬羌犹记得先帝在世时提起这件事就念叨,说肥水流了外人田,还说她们姬氏皇族是被诅咒过的一族,但凡不离皇室的人,只得女,不得男。

暂且遑论诅咒真假,单说皇室血脉稀薄这件事造就了一个可喜的结果,宗室成员之间感情亲厚。哪怕是孤单一人的太宗,也是自幼与几个堂兄弟姊妹玩笑长大。

血脉这件事,大概越稀薄越显珍贵,更别提先帝与魏国公主同父同母,俩人自幼耳鬓厮磨的长大,一起做过傻事,一起挨过板子,一起偷偷溜出宫墙……这种感情即便放在民间普通人家也无比珍贵。

魏国公主那年不顾皇室宗法与尊贵的身份,竟与侍卫私通,身怀六甲时才被太宗发现,太宗怒极,当场处死侍卫,并要将魏国公主软禁。先帝冒死求情,甚至用绝食的法子逼太宗让步,这才将魏国公主救出。

太宗驾崩,先帝继位,魏国公主成为先帝的左膀右臂。先帝二十年始逐渐缠绵病榻,其后四年均是魏国公主亲自照料,期间她得一味偏方,需亲人血水做药引,魏国公主听闻,二话不说割脉引血,并一个不慎废了自己的左臂,迄今不能发力。先帝得知,抱着魏国公主泪流成河,一时恨不得时光倒流。

姐妹同根同源,又有生死交情,感情之深自然而然到了爱屋及乌的地步。姬虞便是先帝第二个挂念之人,她还未出生父亲就被处死,母亲又发誓一辈子不出降不招赘,可怜见的……姬羌到现在还能清晰的想起先帝说这些话时心痛的模样。

因顾及先帝心意,加之又有几分心疼姬虞出身,数年来,姬羌与其虽谈不上亲厚,倒也和谐相处。即便她深知姬虞为人莽撞,又喜好弄权,却不曾真正厌恶于她。

可谁又能想到这张如花似玉的面孔下藏着一颗流着毒汁儿的心!

……

“臣冒死恳求陛下收回成命,仍旧搬回紫宸宫。”

姬虞大步流星走至姬羌銮驾前,雀袍前襟大甩,跪地请命,周身流露的点点霸气肆意飞扬。

“朕若执意不回呢?”

姬羌注视其良久,才轻轻反问。

“若陛下一意孤行,臣愿以死谢罪!臣命微,死不足惜,可陛下将来如何面对文武百官,天下百姓?”

“是吗?”姬羌冷笑,像第一天才认识她这位表姐一般,端详。

论霸气,她确实不输其母,可论谋略心机,姬虞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如今见到她这个“板上鱼肉”逃得生机,竟这般迫不及待想把她“押”回,不惜给她这位刚刚继位的国君冠上“家国不容”的罪名。

作为一个君王,她只是想选个地方睡觉而已,真的就罪大恶极至斯?

“陛下息怒。”说话者乃姬虞的大女官孟敷,“郡主的意思是,陛下新登位,所言所行需符合规制,方为民之表率,此其一。其二,紫宸宫历来为国君寝宫,乃我大梁龙气最盛,风水聚灵之宝地,若陛下随意搬至并不适合居住的养元殿,恐有损龙体。”

孟敷,果然是魏国公主悉心调教出来的,这些年,有她在身边描补,姬虞给人印象才不至于太难看。

“朕问你,这些话是出自衡阳郡主之口,还是,司库令之口?”

孟敷一时哑口,无论是郡主还是司库令的身份,都不足以这般“居高临下”的“训诫”陛下。方才郡主出口她便知不妥,奈何覆水难收,她只有尽可能向好的地方描补,不料陛下真就抓住不放,可见铁了心要搬离紫宸宫。

但是孟敷十分机智,很快避重就轻,“微臣冒死问询陛下,究竟为何搬离紫宸宫,郡主若知,也好领罪认罚,改过自新。”

“你总算说到点子上了。”姬羌把目光慢慢转向将将反应过来的姬虞,注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答,“因为,那张,龙床。”

闻言,姬虞大惊失色,竟不顾遮掩,“龙,龙床怎么了?”

姬羌盯着姬虞不语,其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几息功夫,姬虞便不自然的垂眸,不敢与姬羌对视。

孟敷心中大撼,郡主这等反应,必有古怪。

“床板太硬,不舒服。”姬羌淡淡说着,又重重盯了姬虞一眼,若有所指的眼神儿令姬虞一时窒息。

只是再抬头时,姬羌已命人起了驾,临行前,又扔了一句,“衡阳郡主的官袍上,绣的朱雀?还是朕花了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女帝工作日常”,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