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李璐瑶意外发现林雾的脸色不对劲儿,不由不解地望着他。林雾看了她几眼,突然间又松了口气,轻轻摇摇头道:“没什么,走吧。”说着,他便任凭李璐瑶拉着他的手,横穿过街道向路边停车场走去。边一言不发地走着,林雾边暗暗摇摇头,自己在想什么呢,这种事情怎林雾看了她一眼,忽然又松了口气,微微摇头道:“没什么,走吧。”。...

“怎么了?”

李璐瑶发现林雾的脸色不对劲,不由得疑惑地看着他。

林雾看了她一眼,忽然又松了口气,微微摇头道:“没什么,走吧。”

说完,他便任由李璐瑶拉着他的手,穿过街道向停车场走去。

一边一言不发地走着,林雾一边暗自摇头,自己在想什么呢,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真的存在?

就算重生是真的,如果他出车祸死亡了的话,又怎么可能和李璐瑶结婚呢?

这两者本来就矛盾,自然是假的了。

林雾不由得轻松了不少。

不过,这么看来,莫非那条帖子是李璐瑶发的?

可是也不对啊,李璐瑶要和他相亲,如果是她发的帖子,怎么会不让他出门呢?

“李璐瑶,你看过我写的书吗?”林雾试探着问道。

“看过,你挺有才华的。”李璐瑶微微点头,“需要我给你打赏吗?我看黄金盟好像也挺便宜的,要不我给你打赏一个黄金盟?”

十万块还便宜?

林雾不由得无语,好吧,果然是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不、不用了。”

林雾掐了自己一下,艰难地抗住黄金盟的诱惑,连美人计都挡住了,绝对不能被金钱攻势击倒。

“既然是这样。”林雾又说道:“你说你是重生者,又看过我的小说,那你说说看,我这本书后面的剧情是什么?”

李璐瑶闻言,脚步微微一顿,随即恢复正常。

她沉默了半晌,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你这本书后续的剧情发展。”

“你不知道?”

林雾笑了,这就试探出来了啊,还重生呢,果然一下就把她揭穿了。

李璐瑶转过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因为按照原本的轨迹,从明天开始,你就没有更新过那本书了。”

“啊?”林雾愣了一下,随即摇头道:“怎么可能?我从不太监好吧。”

而李璐瑶却是微微摇头,没再说什么了。

半晌,两人到了停车位。

李璐瑶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又看了看马路两侧,似乎也松了口气。

林雾看在眼里,更加奇怪了。

她这幅模样,简直就像是带他躲过了车祸一样,有一种逃过一劫的感觉,就这么怕他出事吗?

“上车吧。”

李璐瑶说着,随手摸出车钥匙一按,就牵着林雾向前方一辆红色的马自达走去,打开车门后,这才松开林雾的手,让他上了车。

林雾在副驾驶座坐下之后,李璐瑶也钻进了车里,关上车门,问道:“去哪家酒店?你选一个。”

“事先说好,房钱各掏各的。”林雾先说清楚了,他晚上是要溜走的,可不想白花钱。

“不用,我出钱就行了。”李璐瑶微微摇头。

“那就希尔顿吧。”林雾松了口气,看来是不用割肉了。

也不是他非要选豪华酒店,主要是他对李璐瑶有点不放心,不太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旅馆不太安全,还是这种五星级酒店比较保险。

“好。”

李璐瑶毫不在意地点点头,便驱车驶上了马路。

……

……

半小时后。

酒店客房内,林雾站在落地窗前看了一会儿下方的风景,又瞄了一眼时间,现在才八点多,李璐瑶就住在隔壁,还是等到深夜再溜走比较好。

“写写小说吧……”

林雾闲着没事干,干脆打开电脑,开始写文。

今天遇到的事情有点多,思绪不太清楚,写的很慢,等这一章写完上传之后,已经快到十一点了。

上传了之后,林雾习惯性地打开书评区扫了一眼。

“嗯?”

林雾看着书评区,不由得微微一怔,“我不是禁言了吗?怎么回事……”

不知是什么时候,书评区竟然再次被几百条一模一样的帖子占满了。

帖子的内容则是——

【作者大大?

你死了没有?

你死了没有??

你死了没有???】

而发帖人,依然是那个‘我回来了’!

“这人真是神经病……”

林雾皱起眉头,“奇怪,难道是我只是删了帖子,却忘了禁言吗?算了,重新禁言吧。”

林雾再次点开书评管理选项,打算重新禁言删帖。

然而——

在管理选项中,这个叫‘我回来了’的读者,已经是禁言状态了!

“这是网站出BUG了吗?”

林雾皱了皱眉头,取消了禁言,又重新禁言一次之后,才开始批量删除这几百条帖子。

【删除成功!】

关掉删除成功的提示之后,书评区终于变得干干净净,林雾这才感觉舒心了不少,又随手刷新了一下书评区。

“嗯?”

刷新之后的书评区,却是让林雾的脸色难看起来。

他的小说书评区内,再次出现了不知多少条一模一样的帖子,而这次的帖子内容则是——

【呵呵,看来作者还活着,快更新吧,不然我可要上门催更了(笑脸)】

而发帖人,还是那个被禁言的‘我回来了’。

“怎么可能?禁言没效果?”林雾有些难以置信。

而且,他才刚删完帖子几秒钟而已,这个人就已经发现了??

不止如此……这条回复末尾的那个笑脸表情,居然有一种莫名的生动感,仿佛真的在冲他笑!

最关键的是——这个神经病,似乎知道他的住址???

“到底怎么回事?”

林雾看着这些诡异的帖子,不禁感觉头皮发麻。

太诡异了,这些帖子的内容明明很古怪,却没有任何读者回复,就像是没有人看到这些帖子一样。

而这个明明是被禁言的读者,却能随便发帖,而且一发就是几百条!

“还说要来找我催更……这家伙,知道我在哪吗?”

林雾深吸一口气,忍不住有点胆颤心惊,该不会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灵异事件?

网络幽灵?

莫名的,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层深邃的阴影笼罩住了。

砰砰!

砰砰!

林雾的心脏越跳越快,隐约感觉有个人就站在他的身后。

似乎有一双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

正在暗中窥视着他!

“谁!”

林雾一咬牙,骤然回头看了一眼——

房间内只有他一个人。

安静得可怕,除了他略显急促的呼吸声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呼,自己吓自己……”

林雾缓缓呼出了一口气,扶着椅子站起身,走进了洗手间。

把水龙头开到最大,用凉水洗了一把脸,让自己冷静了一下,这才感觉心情舒缓了不少。

林雾随手抽出毛巾擦了擦脸,顺便鄙视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迷信,鬼?世界上根本就氵”

“咚咚咚。”

忽然间,一阵敲击声响了起来。

音质略显清脆,听上去不太像是敲门,反而有点像是敲击玻璃的声音。

难道是敲窗户的声音?

可是,这里是酒店的十二楼,大晚上的,谁能在外面敲窗户?

林雾咽了咽口水,一颗心再次提了起来。

“咚咚咚。”

然后,那略显清脆的敲击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林雾听清了,也稍微放心了一点。

因为这敲击声是从洗手间外传进来的,而且听声音的来源,并不是落地窗那边发出的声音,而是从电脑桌和门那边传来的动静。

“难道是敲门声?不像啊……”

林雾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洗手间,房间内空无一人,并没有什么异样。

“叮咚。”

门铃声响了起来。

“还真是有人敲门啊……”

林雾微微松了口气,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小心翼翼地透过猫眼看了一眼,总算是长呼了一口气,随手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人,赫然是李璐瑶。

“干嘛?”

林雾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有门铃不按,敲什么门啊,还以为遇到鬼了呢,真是吓死人。

这家伙态度怎么这么差?

李璐瑶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才说道:“我就是想你和说一声,世界杯决赛开始了,你别忘了看,要不我们一起看吧?”

“世界杯?”

林雾看了一眼时间,这才发现已经十一点十分了,世界杯决赛已经开始了。

不过——

他又看了李璐瑶一眼,这女的怎么这么希望和他独处啊?

不仅不怕被占便宜,反而还主动送上门?

肯定有问题。

林雾暗自打量了李璐瑶一眼,随即摇头道:“不了,大晚上的,你一个女生待在我房间不太合适吧?我自己看就行了。”

“没关系的,我不在意的。”李璐瑶连忙摆手。

身为一个从小家教严明的女生,她能做到这个份上,也算是豁出去了,要不是太过害怕,哪怕林雾真的是她男朋友,她也不会这么做。

但现在……她实在是没办法了。

“你不在意,我还在意呢,我可是处男。”林雾一副正人君子相。

“……”

李璐瑶呵了一声。

她知道这家伙是在扯淡,处男是不会承认自己是处男的,只有这些死流氓才喜欢装自己是处男。

还处男?

被处理过的男人还差不多。

李璐瑶深吸一口气,问道:“你别扯淡,你就是铁了心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是吧?”

“你是指哪个在一起?”林雾看了她一眼。

“哪个都是。”李璐瑶盯着他。

“那当然。”林雾随意道:“在我还没确认真相之前,哪个在一起都不行,就算你不穿衣服夜袭我,我也会象征性地抵抗两下的。”

李璐瑶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很想说一句:我就是死,从这里跳下去,也不可能夜袭你……

不过,她还有求于林雾,不敢得罪他,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搞不好就是一个真香的FLAG呢?

所以,李璐瑶点头道:“那就等你相信我再说,不过,你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林雾看了她一眼,“什么忙?事先说好,我还是第一次,你要温柔点。”

他现在说话也比较放肆了。

反正他也不想和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牵扯太深,说话轻佻一点,让她讨厌自己更好,正好希望她能离自己远一点呢。

“……”

李璐瑶假装没听他说的露骨话,低声道:“我只是想让你帮我保管一个东西,我怕丢了。”

“什么?”

“就是这枚戒指。”

李璐瑶抬起右手,对林雾竖起中指,把那枚银灰色的古朴戒指显露了出来。

当然,竖中指是故意的。

“这是你的结婚戒指,让我保存干嘛?”林雾随意道:“你找别人帮你吧,别找我。”

“你连这个小忙都不愿意帮我吗?”李璐瑶不由得急了,一把抓住了林雾的衣服,咬牙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大喊非礼?”

林雾给了她一个白眼。

李璐瑶深吸一口气,一张口:“来丿……唔。”

她还没喊出口,林雾就飞快地捂住了她的嘴巴,没好气道:“你还真叫啊,别叫了,我答应还不行吗?”

李璐瑶瞥了他一眼,示意他松手,随即才说道:“那你给我取下来吧。”

说着,她摊开了白皙的纤手,放在林雾眼前。

李璐瑶的手指纤细,修长,白里透红,几乎看不到一点茧子,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嗯,对于手控的人来说,可以玩一年。

林雾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虽然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不自己取下来,但还是抓住她的小手,慢慢地帮她把中指上的戒指取下来了。

当然,‘慢慢’的原因不是因为小心,纯粹只是占便宜而已。

毕竟,这妹子的手柔弱无骨的,皮肤也保养得很好,手感还挺不错的。

待林雾帮李璐瑶取下戒指后,她却像是去掉了一层阴影一般,缓缓松了口气,喃喃道:“但愿这样有用吧……”

“什么?”林雾没听清。

“没什么。”

李璐瑶微微摇头,看了一眼他的大手,还抓着自己的手呢,也没生气,只是淡淡道:“你还不放开?摸够了吗?”

林雾若无其事地松开她的手,丝毫没有觉得尴尬。

“何必呢?”李璐瑶看了林雾一眼,“你要是愿意娶我的话,哪还用这么偷偷摸摸的?”

林雾也笑了:“难道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吗?”

“呵,男人。”

李璐瑶知道这家伙脸皮厚,又铁了心,也懒得多说,就转身准备回去了。

林雾耸耸肩,随手关上了房门。

刚关上门,就听到砰砰砰地一阵敲门声,在猫眼上一看,居然是李璐瑶去而复返,只好又打开了房门。

“嗯?”

刚一开门,林雾就忽然愣住了。

“忘记和你说了。”李璐瑶干咳一声,说道:“你看完世界杯之后,如果相信我了,记得来找我,我……应该睡得比较晚。”

而林雾却是没说话,脸色有些难看。

因为他发现……刚才李璐瑶敲门的声音,和他之前听到的那阵略显清脆的敲击声,完全不一样!

“怎么了?”

李璐瑶发现他脸色不对劲。

林雾低沉道:“你刚才敲门了吗?”

李璐瑶疑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废话,不然呢?”

“不是。”林雾微微皱眉,“我的意思是,你第一次来按门铃之前,敲门了吗?”

“啊?”李璐瑶怔了一下,想了想,摇头道:“没有啊,我直接按的门铃,才响了一声你就开了啊。”

“……”

林雾心里凉气直冒。

既然之前的敲击声不是李璐瑶敲门的声音,那又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怎么了?”李璐瑶疑惑道。

林雾没理她,而是转头扫了一眼门口附近的电脑桌,忽然眼神一变,快步走到了笔记本电脑前。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在电脑屏幕上轻轻地敲了敲——

“咚咚咚。”

一模一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听说我死后超凶的”,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