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雾的脸色有点儿发白,死死地地盯着了系统自动灰屏的笔记本电脑屏幕,心脏再度砰砰狂跳出。上次那敲打声……竟然真的是电脑屏幕发出的?“怎么了?”李璐瑶很奇怪地望着林雾。林雾没说话的,仔细看了一遍整个房间的各个角落,并也没也可以藏人的地方。他又疾步走到衣刚才那敲击声……居然真的是电脑屏幕发出来的?。...

林雾的脸色有点发白,死死地盯着已经自动黑屏的笔记本电脑屏幕,心脏再次砰砰狂跳起来。

刚才那敲击声……居然真的是电脑屏幕发出来的?

“怎么了?”李璐瑶奇怪地看着林雾。

林雾没说话,仔细看了一遍整个房间的各个角落,并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他又快步走到衣柜前,深吸一口气,猛地打开了柜门,依然是空空如也。

刚才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林雾望着空无一人的衣柜,不由得沉默了下来,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那种东西的存在吗?

“你在找什么?”

李璐瑶发现林雾忽然不动了,也没有理会她,不由得微微蹙眉,摇头道:“林雾,你不想理我就算了,那你慢慢找吧,我先回去了。”

她又看了电脑一眼,蹙了蹙眉头,便转身准备回房间去了。

“哎,等等。”

李璐瑶刚走了两步,就听到林雾忽然开口喊了她一声。

“怎么了?”李璐瑶转头看向林雾,“我还以为你不想理我呢。”

“咳,怎么会?”

林雾咳嗽一声,走到李璐瑶的面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看世界杯吗?我正好觉得一个人无聊,那就一起吧。”

“啊?”李璐瑶有点懵逼,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林雾面不改色:“一起看世界杯啊,决赛已经开始了,快点吧。”

“你说真的?”李璐瑶又惊又喜。

“这还能是假的?”林雾故作无所谓地耸耸肩。

李璐瑶诡异地打量了一下林雾,忍不住问道:“不过,你怎么突然变卦了?”

林雾干笑一声,“没什么,我看你一个小姑娘没人陪着,怪可怜的,同情你一下而已。”

“是吗?”李璐瑶一脸狐疑。

“问那么多干嘛?”林雾脸色一冷,干脆以退为进:“不愿意就算了,随便你吧。”

“没,我愿意啊。”李璐瑶连忙摇头,主动走进屋内,“那就一起吧。”

林雾暗松了一口气,又摇头道:“去你那屋吧。”

“为什么?”李璐瑶疑惑道。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哪来这么多问题?”林雾无语地看着她,故意问道:“你是不是怕我非礼你?”

李璐瑶皱了皱眉头,淡淡道:“这有什么好怕的,你要是敢非礼我,那更好,如果你非礼了我,还敢不娶我的话,那你就等着坐牢吧。”

“……”

林雾无言以对,只好摇头道:“去你房间吧,放心,我是正人君子。”

李璐瑶呵呵一笑,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充其量就是个有心没胆的怂货而已。

不过,这种话她也不敢说出口,不然这家伙又改变主意怎么办?

林雾也没管李璐瑶信不信,快步走出房间,在关门之前,又透过即将关闭的门缝,瞥了一眼放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屏幕依然漆黑一片,安安静静地摆在桌上,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咔嚓。”

房门关上后,没过几秒,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忽然亮了起来。

下一刻,一只毫无血色的手掌,缓缓从屏幕中伸了出来。

然后,这只手用食指的指尖,轻轻地、礼貌地敲了敲电脑的屏幕——

“咚咚咚。”

仿佛在问:有人在吗?

……

……

“咔嚓!”

一进李璐瑶的房间内,林雾就立刻关上了房门,顺便把门给反锁了,这才感觉稍微安心了一点。

比起和那种东西在一个屋子里,还不如和李璐瑶在一起。

最起码李璐瑶是活生生的人,还是个大美人。

“你反锁干嘛?”李璐瑶古怪地看着林雾。

她倒也不担心林雾会对她做什么,只是感觉从刚才开始,林雾就有点奇怪,好像在躲什么一样。

“不干嘛。”林雾瞥了她一眼,随意道:“我准备非礼你,先把门锁起来,免得你跑了。”

“哦,你请便,记得明天准备好户口本,和我去民政局就行了。”李璐瑶脸色不变,又问道:“要喝点什么吗?”

“谢谢,我不渴。”林雾立刻摇头。

虽说宁可和李璐瑶待在一起,但她准备的吃的喝的,还是不能碰的,不然她下药怎么办?

醒过来就看到床单上一片血迹,然后七个月之后喜当爹?

“世界杯已经开始一会儿了,你去开电视,我去洗手间换个衣服。”李璐瑶随意说了一句,就拿起了摆在床上的白色睡裙,准备进卫生间。

林雾微微一怔,喊道:“等等,你给我回来。”

“干嘛?”李璐瑶疑惑地转身看着他。

“不干。”

林雾翻个白眼,没好气地问道:“你换睡裙做什么?”

这女的该不会是为了整他,假装去洗手间换衣服,然后偷偷报警吧?

到时候警察冲进门,发现她披头散发,衣衫不整,那他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不是要看世界杯吗?”

李璐瑶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指着大床对面的电视,“我总不能穿这身坐在床上吧?而且都十一点多了,也快到睡觉的时间了,我换个睡裙不行吗?”

林雾无语地打量着她,疑惑道:“你这不是短袖短裤吗?睡觉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出去穿的衣服,怎么能穿着睡觉?”李璐瑶愕然道。

“怎么不行?我每次住酒店也不脱衣服,就这么睡啊。”林雾耸耸肩。

李璐瑶不由得瞪大了美眸,难以置信地看着林雾:“你怎么能穿着牛仔裤躺在床上?”

“你们女的就是事儿多。”林雾切了一声,摆摆手道:“别换衣服了,我还在屋里呢,你睡什么睡,能不能有点安全意识?懂不懂什么叫男女有别?”

“可是……我是你老婆啊,而且我们都快结婚了。”李璐瑶有点无奈地说道。

林雾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你还真是自信啊,我就奇怪了,你是不是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又有气质,家庭条件好,洁身自好,还主动追我,我就会心动?”

李璐瑶愕然:“我不是这个意思……”

还没等她说完,林雾就呵呵笑道:“那你真是看错我了,对于我这种脱离社会长达一年的穷苦扑街作者来说,只要是雌性,雌性就行!”

“我真的……诶?”

李璐瑶不由得傻眼了,这剧情怎么和她想的不一样啊?

“所以,不要再试图诱惑我了。”林雾深吸一口气,“在我的面前,你居然还敢装成要和我结婚,随便我处置的样子,等于是大姨妈的时候下海找鲨鱼玩,你就不怕玩脱吗?”

当然,他的眼光还是挺高的,这么说,也只是为了吓吓李璐瑶而已。

李璐瑶弱弱地开口道:“我……我真的是你老婆……”

“是是是。”林雾无奈地摊开双手,认命般地叹息道:“有什么目的,你直说吧,别玩我了,如果是为了整人的话,能不能麻烦你换个目标?我把我的读者介绍给你啊。”

他在心里又加了一句:比如那个敲屏幕的‘读者’。

“我……”

李璐瑶张了张口,却忽然发现,好像无论她怎么解释,这家伙都不会信的。

她只好叹了口气,摇头道:“算了,看世界杯吧,等比分出来,你就明白我是不是重生者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听说我死后超凶的”,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