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小时后。“克罗地亚扳回一局一球,曼朱佩里希奇头球破门!”随着解说员员的声音响了,这场了通过到快七十分的世界杯决赛,比分再度一变,变为了4:2。林雾坐在床尾,难以置信地望着屏幕上的比分,不由楞住了。而在他的身后,李璐瑶靠坐在床头,眼望着屏幕上的比分变“克罗地亚扳回一球,曼朱基奇破门!”。...

一小时后。

“克罗地亚扳回一球,曼朱基奇破门!”

随着解说员的声音响起,这场已经进行到快七十分的世界杯决赛,比分再次一变,变成了4:2。

林雾坐在床尾,难以置信地看着屏幕上的比分,不由得怔住了。

而在他的身后,李璐瑶靠坐在床头,眼看着屏幕上的比分变了,顿时美眸大放异彩,像是押中了比分赚了几百倍的赌狗一样,兴奋无比地一下坐直了身体。

“喂,你快看!”

李璐瑶跪坐在林雾的身后,拉住了他的胳膊,摇晃个不停,激动道:“看到没有?看到没有!我说的没错吧?四比二了!”

“你……”林雾深吸一口气,转头看着她。

“是的!”李璐瑶情不自禁地连连点头:“这下你信了吧?我真的重生者没骗你,我未来真的是你老婆!”

林雾沉默了一下,摇头道:“比赛还没结束,还不是最终比分。”

李璐瑶不由得急了,“法国只要一直拖着就行了,这已经是最终比分了,你怎么还不信呢?”

“……”

林雾沉默了一下,轻轻地挣开她的手,站了起来,微微摇头道:“我去洗个脸,冷静一下再说。”

说完,他就走进了洗手间,咣的关上了门。

李璐瑶不由得咬住了嘴唇,但也没说什么,反正这场决赛还有二十分钟就结束了,大不了多等一会儿。

她原本还有点不确定。

毕竟,她就算重生了,也不能保证一切都没有改变,很担心万一世界杯决赛的比分不一样怎么办?

现在看来,在她没有干预的情况下,未来还是会按照原本的轨迹前进。

而她和林雾相亲,也让林雾的未来彻底改变了。

也改变了她原本痛苦的未来。

“那样的未来,我再也不想承受了……”

李璐瑶咬着嘴唇坐在床上,双手缓缓抱住膝盖,深吸一口气,眼神浮现出一丝坚决,“必须尽快和林雾结婚,摆脱她……然后远离这一切……”

昏暗的房间内,她怔怔地望着电视屏幕,闪动的荧光映照着她的脸庞,让她的脸色变得阴晴不定。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缕若有若无的低吟声: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李璐瑶先是微微一怔,随即脸色瞬间惨白。

……

……

洗手间内。

“哗……”

洗手池前,水龙头不断喷涌着冰凉的水流,林雾用双手掬起一捧水泼在脸上,任由水珠中的冷意扩散开来,也冷却着他的心。

半晌。

林雾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抬起头,抹掉脸上的水珠,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今天遇到的事情,有点太荒诞了,让他一时间有点没缓过来。

其实,在看到球赛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相信李璐瑶了。

如果她不是真的有把握的话,怎么会自信到和他一起等着球赛出比分?

直到刚才比分达到4:2的时候,他终于完全确信了——

李璐瑶,真的是重生者!

她所做的那些离奇的举动,以及所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语,如果以她是重生者为前提,那基本上就能说得通了。

“重生者……”

林雾微微眯起眼睛,又回想起了书评区那个诡异的读者。

如同网络幽灵一般。

之前敲了几下电脑屏幕的,可能就是那个读者吧。

而且那读者的ID叫做‘我回来了’,还知道他昨天下午会死,恰好又是李璐瑶说他出车祸的时间。

这些不是巧合的话,就说明那个叫‘我回来了’的读者,恐怕也是重生的!

“重生的网络幽灵?”

林雾有点头皮发麻,怎么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但他还是有点不理解。

按照那个读者说的,他昨天下午就应该是出车祸死了,而且李璐瑶也知道,他的书从昨天开始,再也没有更新过。

那就说明他可能真的是死了,如果死了的话,又是怎么和李璐瑶结婚的?

“难道我没死?只是重伤若死,不能更新?”

林雾微微皱眉,在心里猜测了起来,“又或者说,是李璐瑶在骗我?其实我根本没和她结婚?感觉她也没说谎啊……”

“不过,以她这种条件,如果和我没什么感情基础的话,为什么一定要和我结婚呢?”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让她这样的人……必须要和我结婚?”

“还有那枚结婚戒指,我怎么会送那么老旧的银戒指?”

林雾心里的谜团越来越多,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一下上衣内的口袋,准备拿出那枚银戒指好好研究一下。

“嗯?”

林雾脸色微微一变,又仔细地摸了摸裤子口袋,却是摸了个空。

“怎么回事?我明明放好的……”

林雾皱起眉头,又仔细搜了搜,发现那枚银戒指真的不见了。

“奇怪……”

“我也没做什么,怎么可能丢了?”林雾有点不敢相信。

刚才他就老老实实地坐在床尾看比赛,没有做过什么预想中的激烈运动——他以为李璐瑶可能在玩仙人跳,或许会打一架,也可能是她玩美人计玩脱了,真的演变成AVI格式。

但只是安静地坐着的话,是不可能把口袋里的戒指弄丢的。

而李璐瑶虽然就躺在他的身后,共用一张床,但她也很老实,很怂,连一下都没有碰他。

没办法,两个怂货在一起,自然不可能发展出什么需要省略一万字的剧情。

而且,这口袋这么深,戒指被人偷走的话,他不可能毫无反应的。

除非……不是人。

“嗯?”

忽然间,林雾的脑海中闪过一段记忆……

……

“你晚上能陪我吗?”

“哈?我们才刚认识,这样不太好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害怕……夜晚,所以想让你陪我。”

“那你可以开着灯睡觉啊,你该不会是舍不得电费吧?”

“我不是怕黑……”

“那是怕什么?难不成是怕鬼?”

……

林雾记得很清楚,当时李璐瑶听到他问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还点了点头。

怕鬼?

林雾深吸一口气,不由得摇了摇头,哪来的这么多鬼?

难道李璐瑶要嫁给他,就是因为怕鬼的缘故?

怎么,把他当钟馗辟邪了?

“算了,好好问问她吧。”

林雾也不想那么多了,随手关上水龙头,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脸上和手上的水珠,就推门走出了洗手间。

一开门,刚走出洗手间,林雾就发现李璐瑶不见了。

唔,也不是不见了。

而是李璐瑶整个人都蜷缩在被子里,几乎裹成了一团,连脑袋都完全捂了起来。

“搞什么?”

林雾微微一怔,走近了一看,发现她不仅躲在被子里,竟然还在微微发抖。

她在怕什么?

林雾心中缓缓升起了一丝寒意,小心翼翼地在床边坐下,轻轻地拍了一下李璐瑶的肩膀,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被子缓缓掀开,露出了李璐瑶布满惊恐的俏脸。

“林雾!”

她见到来人是林雾,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猛地一把抓住了林雾的手臂,用力地搂在了怀里,浑身都在颤抖。

“发生什么了?”林雾低声问道。

然后,只见李璐瑶瑟瑟发抖地抬起了右手,颤声道:“她……她又来了……又把戒指给我戴上了……”

林雾看着她白皙的纤手,不由得脸色一变。

那枚被他弄丢的银灰色古朴戒指,此刻正安静地戴在李璐瑶的中指上。

就仿佛……它本来就应该戴在她的手上。

“谁?是谁给你戴上的?”林雾连忙追问。

“她是……”李璐瑶声音发颤,刚想说话时,俏脸上却是呆滞了一下,恐惧地望着林雾的身后。

“她……她就在你身后……”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听说我死后超凶的”,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