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狭窄,屋内更紧凑,相对于宫里给宫女太监住的房子都倒不如,条件确实很破旧。邓少通又就替三皇子受了委屈出来。“这地方如何住人。殿下从来没有受了这样的受了委屈,倒不如回信给皇后娘娘,将这里的情况得紧地说地说,不管怎么说要让陛下明白殿下吃了什么苦受了什么罪。”“就你多邓少通又开始替三皇子委屈起来。。...

院子狭小,屋内紧凑,比起宫里给宫女太监住的房子都不如,条件的确很简陋。

邓少通又开始替三皇子委屈起来。

“这地方如何住人。殿下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不如写信给皇后娘娘,将这里的情况好生说道说道,好歹要让陛下知道殿下吃了什么苦受了什么罪。”

“就你多嘴。你当父皇不知道这里条件如何吗?”

“陛下明知道这里条件艰苦,还要让殿下过来养病,到底是什么用意啊?”

“还能有什么用意,母后同父皇感情不睦,父皇想废后却有诸多顾虑。将我打发出京,叫我在这里养病,母后担心我,又因我处处施展不开手脚,自然没力气同父皇争吵。父皇耳边清静,心情好转,过两年,说不定本殿下又要添几个弟弟妹妹。”

“殿下的意思是,陛下用这个法子惩治皇后娘娘?”

邓少通说完,浑身一哆嗦。

刘珩扫了他一眼,“还不算笨。一时半会回不了京城,这里就是我们未来几年生活居所。你要是嫌条件简陋,就安排人做些改善。”

邓少通抹着眼泪,心疼啊,对皇帝充满怨言又是深深的恐惧。

皇帝收拾人的法子都和常人不一样,钝刀子割肉,不仅痛而且持久。还不如直接抹脖子利索。

庄头老吴带着几个农家妇人,抱着数床新弹的棉被来到东垮院。

“山里晚上凉,东家吩咐多安排几床被褥,都是新弹的棉花,暖和得很。”

“拿进来吧!”

刘珩站在院落,院子里一颗桃树,已经结了果子。再过一两月就有桃子吃。

邓少通指挥这群妇人收拾院落房屋。

眼看天色渐暗,他问庄头老吴,“晚膳可有准备?”

“咱们庄子上有两个厨房,一个大厨房一个小厨房。今晚上大厨房做饭,小厨房没开火。你们赶紧收拾好,就到外院大厨房用餐。”

“没人送饭吗?”

“我们这没这规矩,大家都是去大厨房用餐。今晚烧公鸡,蒋胖子的拿手好菜,去晚了可没有吃的。”

邓少通又要气哭了,都没人送饭,欺人太甚。

他家殿下堂堂嫡出皇子,竟然连个送饭的人都没有。

“殿下,这饭没法吃啊。”

“胡说!大厨房今晚烧公鸡,通知大家麻利点,吃饭要紧。”

说完,刘珩带头朝外面走去。

大厨房很好找,因为烧公鸡的香味已经飘出来了。

本以为大厨房就如这山沟沟一样简陋,出乎意料窗明几净,一排排长方形木头桌椅摆放得整整齐齐。

二十来个庄丁和仆妇端着饭碗,已经急不可耐,只等开饭。

“竟然让殿下和一群下苦力的庄丁仆妇一起用饭,这这这……这分明是羞辱。”

邓少通又着急了。

刘珩没搭理他,而是径直走到最前面的桌子,在叶慈对面坐下。

“这里吃饭真热闹。”

“殿下不嫌弃就好。”

“客随主便,自然不嫌弃。不过,我有个不情之请,我身边有几个人水土不服,不思饮食。可否请厨房单做几样清淡的饮食?”

“当然可以。”

叶慈打量对方,“你身体虚弱,你怎么没水土不服?莫非你的病情其实不太严重。”

她很疑惑啊!

真的很好奇,于是就问出口。

刘珩浅浅一笑,“一个时辰前,我刚服了药,所以现在看起来还好。这一路上,我饮食很少,不知为何,这会倒是觉着有些饿。或许,云霞山真是个养病的好地方,尤其是在四姑娘身边。”

叶慈托着腮,很好奇地问道:“京城那边是不是传闻我是天煞孤星,命硬克亲缘?”

“我只听说四姑娘命硬克邪祟,别的倒是没听说过。如今看来,这个说法有点道理,我一来到四姑娘身边,就觉着身体轻了些,开始思饮食,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尝一尝烧公鸡是何等美味。”

站在一旁伺候的灯少通,他都愣住了。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似乎,貌似,殿下跨进叶家庄之后,真的没有咳嗽诶。

难道钦天监监正说的是真的,叶四姑娘真有克邪祟的作用?

这破烂山沟沟真能养好殿下的身体?

真要这样的话,对于叶四姑娘无礼之处,他就当做没看见,捏着鼻子认了。

咦?

叶慈感到意外,“我竟然还有克邪祟的作用吗?我自己都不知道,京城哪位‘高人’替我宣传的,我得谢谢他啊!”

刘珩笑眯眯说道:“自然是钦天监监正大人亲口说的。”

“莫非这位监正大人是个神棍?”

“或许!”

“那他有没有替我算算,我何时能发财?”叶慈很好奇。

刘珩表情没变,眼神却透着同情,“叶姑娘很缺钱吗?”

叶慈忙着点头,“谁会嫌钱多。”

刘珩就有些不满,当然不是冲着叶慈,而是冲着平武侯府。

“侯府没给你钱吗?他们将你送来这里,难道就不管不问吗?”

“头几年还派人送钱,最近几年双方已经断绝了来往,自然也没钱送来。他们不送钱,我也不用将庄子上的出产给他们送去。”

叶慈很无所谓,半点不觉着委屈。

侯府不给她送钱,她就不送庄子上的出产。

等于是这个庄子记在侯府名下,实际上出产的一切都归她所有。

她觉着这样挺好,没人过问,没人干涉,不要太自由太爽。

但是……

显然刘珩不是这么想。

对平武侯府的不满,他重重记上一笔。

如此冷酷恶毒对待亲生女,不配为人父母。

若非宫里提起叶四姑娘,恐怕这位四姑娘哪天死在外面,侯府都不知道。更遑论替她操心人生大事。

饭菜上桌,或许是忙碌了一天,叶慈胃口极好,接连用了两碗米饭,才觉着八分饱。

她朝刘珩看去,她两碗饭都吃完了,对方才用了半碗。

这食量……嗯,让人忍不住皱眉头。

“殿下吃饱了吗?”

“饱了!”

“才吃这么一点就饱了,难怪殿下长不高,当心以后真的长成矮冬瓜。不对,你吃这么一点,长不成冬瓜,最多就是个豆芽菜。”

叶慈话里话外都是嫌弃啊。

正所谓半大小子吃穷老子,长身高的年纪才吃这么一点,还想不想长高?

邓少通:“……”

到叶家庄第一天,自家殿下多次受到身高上的羞辱,欺人太甚!

殿下为啥不计较啊,难道真的是因为叶四姑娘克邪祟的名声?

嘤嘤嘤……

他想哭!

刘珩:“……”

他嘴角抽抽,很想怼回去怎么办?

他一个大男人,同一个小姑娘计较,好像很没品,显得没有容人雅量。只是……叶四姑娘一张嘴真的好毒啊!

他在京城的时候,明明涵养很好,很难有人让他控制不住面部表情。

今儿他算是遇到克星了。

分析了一番,找出了其中区别,京城人士说话都含蓄,大不了装作听不懂。叶四姑娘或许根本不懂何为含蓄,逮着什么说什么,简直不给人一条活路。

他含蓄怼了一句,“四姑娘出门在外,有没有挨过打?”

叶慈:“……”

这话她花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然后她哈哈一笑。

“殿下莫要小气,我就开个玩笑。这话论起来也是金玉良言,多吃才长得高啊!”

其实,以前她说话是很含蓄的。

或许是这十几年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生活,没有管束,让她的性子越发跳脱,脱去了上辈子练就一身人情世故,回归天性。

反正这地盘上,她最大。自然是逮着什么说什么。

换别人‘我的地盘我做主’十几年,也会养成这脾气。

“四姑娘言之有理。只是身体欠妥,今日能用下半碗饭已经是近些日子吃得最多的一回。”

咦?

身体真有这么差?

刘珩冲她点头,“本殿下的确是来养病的,四姑娘不必多做试探。”

哦!

叶慈一脸坦荡,没有被人拆穿的心虚。

堂堂一个皇子跑到她的地盘养病,她当然要多做试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病娇皇子赖上门”,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