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1章 江面浮尸01 临江村

文惠,至元十七年春。登莱城、临江村。春雨润无言,临家村几十户人家更方便打渔、居住临江边上,其他人居住人群密集程度的后部。淅沥沥的小雨到尾日起就未曾停过,下过雨的小道泥泞不堪入目。临江村的男人是靠江里打渔维持生计,天色蒙亮,十个男人皆穿的蓑衣,带着鱼具,顶登州城、临江村。。...

夏末疑狱录

推荐指数:10分

《夏末疑狱录》在线阅读

文惠,至正十四年春。

登州城、临江村。

春雨润无声,临家村几十户人家方便打鱼、住在临江边上,其他人住在人群密集的后部。

淅沥沥的小雨从头日起就不曾停过,下过雨的小道泥泞不堪。

临江村的男人是靠江里打鱼为生,天色蒙亮,十个男人皆穿着蓑衣,带着鱼具,顶着淅沥沥的小雨边说边走,时不时发出笑声。

几人来到江边后,继续往日的分工协作,其他人陆陆续续上了停在江边的小船。

突然同行的高木有些疑惑的指着同行的其中一艘小船问,“高柏,你们船下那圆的是什么?”

十个人,五艘船一字排开,高木所说的是最后一艘船,十人都是同宗兄弟,每日打鱼卖钱,十人再平分。

其他人听到高木说完,纷纷从船上伸头朝最后一只船侧看去。

高柏、高松兄弟二人拿着船浆也朝自己船右侧瞧去,兄弟二人面色一白,吓的瘫软在船上。

“天爷呀,死人了。”入眼的是个尸首,看见圆形的的正是泡水的脑袋。

其他人看到兄弟二人叫着死人了,且吓的瘫软在船上,其他人纷纷下了船,朝他们船侧走去。

靠近岸边的水不是很深,江水只淹没到了大腿处。

其他几人走近高柏、高松兄弟二人船侧,顿时面色惨白,其他几人吓的一屁股坐下水。

被身侧的人眼疾手快捞了起来,不至于呛了水。

其中为首的,年纪最长的高向也是惊魂未定,连忙招呼几人去报官,其他人赶紧从船上下来,抱着身上的蓑衣退回至岸边。

几人面面相觑,有些惊魂未定,尤其是高柏、高松兄弟二人更是坐在岸边吓的瑟瑟发抖。

路上的行人也三三两两朝这边走着,这江边小路是一条必经之路,有的知道发生什么事后嫌晦气就径直离开了。

有些胆大的,爱赶热闹的也坐在旁边等着看热闹。

报官的三人半个时辰后回来了,身后跟着衙役捕快还有仵作。

“来了,来了,验尸的仵作来了。”雍胖的徐捕快满头大汗的朝这里赶着,身后还跟着衙门里来的人。

徐捕快拨开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江边,什么也没看到,问众人,“尸首呢?”

众人面面相觑,高向心有余悸的指向江边最后一艘船,“还在船侧,我们不敢捞。”

徐捕快哀嚎一声,看了看一旁默不作声的仵作,带着几个捕快下江打捞。

几个捕快把人捞上岸,徐捕头便皱眉行至一旁,看着新来的捕快落在人群后干呕。

徐捕快朝站在一旁的少年道,“夏小弟,发什么呆,快来验尸,等下咱们好回去复命呢。”

此时,众人才看到,站在人群中的少年。

少年身形极瘦,一身蓑衣显得很是笨重。

少年身上挎着一个半旧的漆木箱子,箱子有些大,显得与少年格格不入,看起来似乎要把他压垮了似的。

少年身上透过蓑衣能看到是穿着一件陈旧的灰色短打,头上带着蓑帽,挡住了大半张脸,瞧不清模样。

少年抬头看了一眼徐捕快,抬头间,围观众人瞧去,看着模样,身形与露在外面的肌肤,不过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

少年只是看了一眼徐捕快,随后放下身上漆黑的木箱,有条不紊的从里拿出布条蒙在口鼻上。

此时众人屏住呼吸看着眼前少年,想知道他会怎么做。

只见少年,直接搬过侧躺在草席上的尸首,使其平躺,在众人惊恐中小心褪去尸首衣物。

少年看着眼前赤身裸体的尸首,顿了顿,随后继续查看。

“死者男,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身上呈暗紫,已生大面积尸斑,经过按压已无生活特征,尸体已产生尸僵,”

“尸身无外力破坏痕迹,初步判断死亡时间在六到八个时辰以内。”

只见少年再次将尸体翻过来,继续道:“死者手脚呈苍白浸渍,口中污浊,指甲中也有泥沙,初步判断死于溺水他杀。”

随着少年一番话语下来,周围围观的静悄悄,看着眼前少年从容淡定,让人不自觉心生敬畏。

少年起身,看着众人皆看着自己,少年皱眉,“徐捕头,初步检验便是如此,此处人多眼杂,若徐捕头不介意,我们把尸首搬回衙门,待人认领前再仔细查验。”

徐捕头从震惊中醒来,有几分尴尬朝少年嘿嘿一笑,“听夏仵作的。”

徐捕头转头瞪向围观众人,“尸体是被何人发现的?相关人等随我回衙门一趟,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

少年蹲下身子收拾自己的漆木箱子,少年站在又胖又高的徐捕快面前,顿时发觉少年身形更是清瘦。

一胖一瘦,一高一矮,少年越发显得弱小可怜。

其他人见已无热闹可看,皆缓缓离去,打鱼的几人留了下来。

徐捕快嘿嘿一笑,叮嘱几个渔民抬着尸首的草席同自己回衙门,并听候问话。

几个渔民不得已,老老实实抬着尸首后面跟着,新来的捕快面色惨白跟在最后。

徐捕快走近面无表情的小仵作,笑了笑,“夏末,你方才蒙面的布条有什么特殊吗?”

叫夏末的少年看了徐捕头一眼,徐捕头以为他懒得理自己。

只听身边的瘦弱少年语气平淡,“抵御尸臭”

徐捕头见不爱说话的少年愿意搭理自己不由笑了,“怎么做的?有什么用?”

“蒜、姜和醋,将蒜和姜捣碎混着醋揉在布上,再蒙住口鼻”。

徐捕头讨厌姜和醋,皱眉,“那多难闻。”

夏末面无表情看了徐捕头一眼,虽不好闻,但可以抵御尸臭和疫病。

徐捕头又问,“老仵作有双皮尉,你怎么没有,手直接探尸体岂不是也容易接触?”

夏末瞪了徐捕头一眼,“穷!”

之后夏末死活不再搭理这徐捕头,白长个大个子,当真是话多。

几人不多时回了衙门,夏末随后去了衙门后院停尸房,找到老仵作。

夏离查看着面前的尸首,瞧了一眼进来的夏末,“回来了。”

夏末朝老仵作“嗯。”了一声,随后默默站在一旁,看着老仵作验尸。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夏末疑狱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