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6章 江面浮尸06 初见

誉王望着跪在下首低眸恭谨的少年,端起一旁茗品,浅酌一口,皱了皱眉头。随即漫不经心的看向少年,语气冷冽,“见你名字有几分尤其,我以为是哪位故人,原夏先生玄孙。”夏离急忙跪倒恭谨一礼,“小孙因初秋而生,出生于便死了阿娘,因着此故,这才取此名初秋,算不随后漫不经心的看向少年,语气清冷,“见你名字有几分特别,以为是哪位故人,原夏先生玄孙。”。...

夏末疑狱录

推荐指数:10分

《夏末疑狱录》在线阅读

誉王看着跪在下首低眸恭敬的少年,端起一旁茗茶,小酌一口,皱了皱眉。

随后漫不经心的看向少年,语气清冷,“见你名字有几分特别,以为是哪位故人,原夏先生玄孙。”

夏离连忙跪下恭敬一礼,“小孙因夏末而生,出生便死了阿娘,因着此故,这才取此名夏末,算不上特别。”

誉王似笑非笑看向夏离,嘴角微勾,眼神玩味,“先生有趣,先生不曾婚嫁,何来外孙?”

夏离心中一惊,连连叩首,“夏末确实不是草民的亲孙,但却是草民胞兄外孙,我的侄孙,奈何他阿娘生他而死,她父也因病而死,家中只剩我那兄弟,奈何命苦,去年也因疾而去,留下他孤苦一人,草民这才带在身边教养。”

誉王不着喜怒,随即浅笑,笑不入眼底。

誉王抬了抬手,“先生请起,原他是这般身世,是我多虑了,既是夏先生玄孙便起来吧。”

夏末随即做出一副颤颤巍巍被吓的模样,恭敬一礼,“草民多谢王爷。”

誉王还算满意,随后夏末随后站在夏末身后,低头不再言语。

誉王目光看向夏离身后的夏末,却对夏离缓缓道,“还请先生莫再推脱,此番走一趟,你也只是看看即可,本王也定不会亏待于你。”

夏离看了一眼自己身后低眸的夏末,顿了半晌,道,“登州这案子还未了解,这般突然离开草民也没准备,可否容草民安排好后再去?”

这登州因这夏离自己查案容易不少,加之有了这细心的夏末,舒服日子才过了多久?就要离开。

上头那位虽然是开罪不得,但能留下自然是更好。

赵子静随即也连连点头,“衙门里如今仵作一行交由了夏先生之孙,夏先生不仅是登州衙门的仵作,如今也兼着师爷一职,这般匆忙我也未来得及物色人选替代,还请誉王宽恕些个日子。”

誉王眉头紧锁,沉默了半晌,看向夏离,“我准你五日时间,待你安排好后随我同去,待事情结束我再送你回登州即可。”

誉王看向夏末,问赵子静,“这登州出了何案?”

赵子静恭敬回,“周树村的行商人不日前死在了江上,身死有异,且不见了随身携带的包袱及准备渡江南行营生的五十俩金子。”

誉王习惯性拿起杯盏,随即又皱眉放下,“可查出了什么线索?”

“江面浮尸案今日才开始查,徐捕快登州名声极好,夏仵作又心细如发,今日也是派二人去查探一二,二人也是才回衙门。”

誉王看向夏末,“夏仵作,你今日查出了什么?”

夏末无奈从夏离身后站出来,恭敬一礼,“回誉王,目前疑点是船夫与死者周生同做营生的挚友赵善。”

“今日去查了船夫,只见他神色有异,但说话圆满,暂时只能算疑凶,这几日需派人暗中关注其动向。”

“赵善行为特殊,周生之妻也行为有异,本计划明日查探几人关系,今日铁捕快与王捕快去打探了几人性子与为人,具体的还需得从死者身前之人查起。”

誉王点头,“思路清晰,倒是有几分天赋。”

赵知府连连附和,“难得誉王看重,夏末,还不谢恩。”

夏末受宠若惊,再次一礼,之后夏末退到夏离身后,半躬身,直到誉王带着侍卫离开。

誉王离开后,祖孙二人整理周娘子差人送来的呈书以及今日发现,整理好送至赵知府,随后二人开衙门。

出了衙门,夏离询问,“莫不是认出你了?”

夏末摇头,“应是没有,若认出了此时我就不在这里了。”

夏离想了想,确实如此,便不再多问,看着市集的夜市,夏离道,“许久没吃了,今日去吃胡辣汤吧。”

“好。”

此时,誉王坐在登州客栈中,看着桌杬上的菜肴,誉王似没甚胃口。

身侧的侍卫看向誉王,“王爷可是觉得他是漏网之鱼?”

誉王放下手中快箸,语气平静,“是我多想了,她已经死了,这少年虽有几分柔弱之态却是男子。”

“那日,我亲手送夏府一族入的大牢,男女行事作风以及神态是模仿不出的,她不可能活着,是我臆想了。”

沉默一瞬,誉王问,“近来各方可有动作?”

侍卫唐安道:“自从伊太傅死后,这段日子暂时一片祥和。”

誉王揉了揉疲惫的眼角,“暗中多少人盯着呢,平静也是暂时的。”

夏末随夏离到了离家不远的巷口,浓浓的香味儿自巷中飘了出来。

二人一前一后,店家是对老夫妻,见二人来了十分高兴,热情的与夏离打招呼,夏离叫了两碗胡辣汤,二人坐在门口处。

胡辣汤是老夫妻的营生,二人没钱租赁集市的铺面,便在自己家中做起了营生。

日子久了,也挣到不少银俩,此时这小巷中也积累了不少常客,也就懒得再换地方。

听老夫妻言,二人也是有子女的,儿子去了从了军,至今不知死活,女儿早已出嫁,也是忙的很,极少来。

老夫妻虽白了发,但店中依旧干净整洁,做事也利索。

不多一会儿,两碗胡辣汤便端了上来,夏离端过没有葱花的那碗,桌杌上的辣椒加了两勺,随后大口吃着。

夏末端过自己的碗,也加了些辣椒,夏离看了看,“吃不得那么辣就别加了。”

“既然换了,那口味喜爱也应一并改了,只有自己破绽越少,我才能多活几年。”

夏离浅笑,“你能这般想那我没什么可担心的,往后若没我,你总归也不会过不下去。”

夏末皱眉,“您如今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你身子骨硬朗,定能长命百岁。”

夏离满是皱纹的脸上连褶皱都带着笑意,“极少见你初了验尸外愿意说这么多话,借你吉言,愿我能长命百岁。”

一口胡辣汤入口,羊肉化作了肉糜,入口既化,浓厚的淳香带着羊肉的厚重感,羊汤喝清香中带着辛辣,层次丰富。

随着香菜入口,一口羊肉汤多重口感,汤中面饼沾染着汤的厚重,加之面粉本身的面香,一口入肚,胃中顿觉十分满足。

“我可能会离开登州一些日子,你自己在登州多加小心,遇事莫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夏末疑狱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