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钻石宫殿

再打开车门,望着坐在吉普车里的风影楼,杨牧道:“喂,小萝卜头,你自己回去吧。”望着像只章鱼章鱼一样死死地困住自己的风影楼,萧洪飞的心情再差,也不由得哑然失笑,他伸出手拍着风影楼犹又短又硬的头发,笑容道:“好,那就一同进来吧,嘛是向他道个谢,几句看着像只八爪章鱼一样死死缠住自己的风影楼,萧洪飞的心情再差,也不由哑然失笑,他伸手拍着风影楼犹又短又硬的头发,微笑道:“好,那就一起进去吧,反正就是向他道个谢,几句话的功夫罢了,你家就在这个院子吧,一会我送你回去。”。...

诡刺

推荐指数:10分

《诡刺》在线阅读

打开车门,望着坐在吉普车里的风影楼,杨牧道:“喂,小萝卜头,你自己回家吧。”

看着像只八爪章鱼一样死死缠住自己的风影楼,萧洪飞的心情再差,也不由哑然失笑,他伸手拍着风影楼犹又短又硬的头发,微笑道:“好,那就一起进去吧,反正就是向他道个谢,几句话的功夫罢了,你家就在这个院子吧,一会我送你回去。”

不再理会欲言又止的杨牧,萧洪飞伸手拉着风影楼,大踏步走进了进去。

虽然在军区大院里整整生活了八年时间,但是风影楼还是第一次进入这幢代表绝对权力与威严的别墅式建筑物内。

猩红色的羊毛地毯,又厚又软,墙壁上那一幅幅充满艺术张力的黄铜浮雕,更说明这里的主人品味不俗,

第一次走进这幢代表了绝对权力与威严的别墅式建筑,不要说那柔软的厚厚羊毛地毯,也不要说墙壁上那一幅幅美伦美奂,充满艺术张力的黄铜浮雕,更不必说价格绝对高昂的红木家具,单说那足足十几间不同风格的卧室,就足以让犹如刘姥姥进入大观园般的风影楼,在心中发出一连串的啧啧轻叹了。

今年五十多岁,发梢已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但是依然精神奕奕,身上的威严更随着年龄与日俱增的雷明择中将,就坐在大厅的会客室里,正在和一位中校一起凝神观看着什么。看他们亲密无间的样子,显然两个人并不仅仅是上下级的关系那么简单。

就连眼高于顶的杨牧,看到这位中校,也主对向他点头致意,更没有掩饰眼睛里的致命,愈发显示出他的来历不凡。

萧洪飞的眼睛猛然瞪大了。

因为雷明择中将和那位中校,一起观看的液晶电视里,显示出来的画面,赫然就是他进入“安年华”休闲会所击杀李岳时,由休闲会场内部安保系统拍摄到的实况录相!

如此高效的行动力,当真是超越了萧洪飞这个年龄能够理解的极限,要知道,从走出休闲会所,到站在这幢别墅式建筑里,充其量只过了三十分钟!

看完了监控录相里的一切,中校的目光流转,直直落到了萧洪飞的脸上。

没有声色俱厉的表情,更没有故作姿态的威严,但是迎着对方那隐隐笼罩着一层诡异红雾的双眸,一种生物突然面对天敌时特有的敏锐直觉,却让萧洪飞的心脏在瞬间跳动加快。

在这位中校的身上,仿佛有一种浓烈得几乎无法化开的东西,让他全身上下,自然而然拥有了一种并不凌厉,却让人根本无法逼视,甚至不敢和他稍有亲近的气势。

看着萧洪飞在这种情况下,明明身体都在微微发颤,却还能咬住嘴唇,毫不退让的和自己彼此对视,再看看死死牵着萧洪飞的手,用同仇敌忾的目光小心翼翼打量自己的那个小萝卜头,中校微不可查的略略点头,沉声道:“我承认,你让我惊讶了。”

他的声带可能曾经受过伤,所以他的声音很嘶哑,但是低沉而有力,欲发透出一股含而未张的压迫感,“你明明已经收存死志,再也无法压抑内心杀人的冲动,可是走进休闲会场前,面对大门前四名保安人员,你却能一脸形若无事,扛着塑料桶一直走到第七层,让所有人都把你当成了一个普通的送水工。”

中校的目光流转,落到了被杨牧顺手一起带回来的那只塑料桶上,打量着里面还剩下一半的淡黄色液体,“你一出手,就在整间包厢里泼了半桶汽油,然后拿出打火机,虽然李岳身边当时有六七个狐朋狗友,但是除非他们已经做好和你同归于尽,而且死得惨不可言的准备,否则的话,绝对没有人敢站起来。你逼所有人脱掉身上的衣服,更是将他们的自尊,连同最后一丝勇气都剥夺得干干净净,只能以旁观者的身份,眼睁睁的看着你用区区一把小刀,逼得李岳主动跳楼。越愤怒就越沉着冷静的天性,一旦出手就是破釜沉舟,双方之间立判生死的狠辣无情,这的确是令人欣赏的优秀素质。”

说完这些话,中校收回目光,望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雷明择中将,道:“我有点喜欢你这个外孙了。”

外孙!

听到这个绝对意外的词语,风影楼的眼睛瞬间就瞪成了玻璃球的形状。雷明择将军的眼睛也亮了,他身体微微前侧,试探的问道:“你想带他走?”

中校摇了摇头,没有直接回答雷明择将军的问题,他站起来径直走到萧洪飞面前,仔细打量了半晌,突然沉声道:“告诉我,你杀了人后,为什么没有立刻逃跑?”

“我是想跑,”萧洪飞说得很坦率,“我杀了副市长的儿子,我跑得了吗?”

中校点了点头,“为什么不向你外公求救,难道在你眼里所谓的面子,真的比自己的命更重要?”

萧洪飞脱口道:“我外公早死了……”

“啪!”

中校突然抬手一巴掌重重抽到萧洪飞的脸上。

望着又惊又怒,右脸庞上迅速红肿起来的萧洪飞,中校沉下了脸,“说谎!”

萧洪飞伸手指着雷明择将军,放声叫道:“他不配……”

“啪!”

萧洪飞后面的话,又被中校一巴掌扇了回去。中校厉声喝道:“雷老这一生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提起他老人家的名字,又有谁不伸出一根大拇指?就算雷老和你妈妈之间,曾经有过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你知道事情的经过和原委吗?你知道当时以一个父亲的身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怀有身孕的女儿走出家门,从此不相往来的痛苦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却在这里胡说八道,事实上,我最想问你的是,你又凭什么配当雷老的外孙?!”

中校指着两只耳朵都被他打得嗡嗡作响,眼泪都差一点流出来的萧洪飞,放声喝道:“刚才我从雷老那里,也大略了解了你的情况,你为什么不先问问自己,这个世界上女人那么多,你更是这方面的高手,为什么才十四五岁,就非要找一个身上有残疾的女孩子,用半强迫的方法,让她同意当你以后的老婆?”

萧洪飞真的呆住了,他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或者,他是刻意让自己不要去思考这个问题。

“因为你自卑又可怜,却偏偏想在别人面前,摆出一个自以为是的样子。所以你只能去找终身残疾,所以比你更自卑更可怜的雪儿,只有面对她,你内心深处那点可怜的自尊,才会得到满足。也只有她,才会因为你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甜言蜜语哄得心花怒放,明明知道你就是一个放任四流,每天更换床伴的小白脸,却依然心甘情愿的为你守身如玉!”

在这个时候中校当真是语出如刀,“我看雪儿这一辈子,最大的不幸并不是遇上了李岳,而是遇到了你!如果没有你的话,她不会坚持拒绝李岳,不过就是一个晚上嘛,又有钱赚又有首饰可以戴,总好过守着一个小白脸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甜言蜜语,还有几年之后天知道会不会兑现的承诺而活着。”

说到这里,中校突然露出一个若有所悟的表情,“事实上,如果可以选择的话,雪儿也应该喜欢更容易赚钱,也更轻松的工作方式,而不是每天跪下给客人洗脚按摩吧?否则的话,可以工作的地方那么多,她为什么要去只要是明眼人都会明白,究竟是什么地方的休闲会所?”

“我操你妈的喜欢轻松!”

萧洪飞终于被爆发了。他杀了李岳后,已经放弃挣扎,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可是他绝不允许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被人当面这样的污辱,哪怕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他根本不可能战胜,更不可能打倒的绝对强者不行!

就是在愤怒的嘶嗥声中,一场实力绝对殊悬的生死搏斗开始了。

萧洪飞对着中校发起了狂风骤雨式的攻击,他用脚踢用拳头砸,用脑袋顶,他拼尽了全身任何一个能发起攻击,能够对人体造成伤害的位置,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面对中校这样一个单凭目光就会让他心跳加快呼吸急促的超级强者,他只有让自己变成一条彻头彻尾的疯狗,才可能有一线胜机。

不!

萧洪飞要的并不是胜利,哪怕只是在对方的身上打上一拳,踢上一脚,他都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诡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