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六章 兄弟齐心(下)

“我妈和他之间到底突然发生过什么,我是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在我妈都快病亡,却也没钱住院药物治疗药物治疗的时候,他在哪里?”“至于我和他,是的,我身体里是流着他四分之一的血,虽然这又能怎么样?我没爹没娘,身边再也没有也没一个靠,就连房东都在催我立马补缴所有房就是在眼泪飞溅中,就是在放声嘶嗥中,萧洪飞多少年的委屈,多少年的痛苦也无助,突然有一个老人站在面前,告诉他在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亲人那瞬间快乐到极点的幸福,还有终于知道他的身份,知道他们原来竟然在同一个城市里,在一片天空下,明明有足够的能力,直到母亲死亡,都没有再伸手拉他们一把时的不解与愤怒,在这个时候终于彻底爆发了。。...

诡刺

推荐指数:10分

《诡刺》在线阅读

“我妈和他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我是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在我妈快要病死,却没有钱住院治疗的时候,他在哪里?”

“至于我和他,没错,我身体里是流着他四分之一的血,但是这又能怎么样?我没爹没娘,身边再也没有一个依靠,就连房东都在催我立刻补交所有房租,否则就要卷铺盖滚蛋的时候,他在哪里?”

“我为了能够交房租,为了能够每隔一段时间,就将我的考试成绩单放到妈妈的灵位前,让她知道,我仍然在努力读书,仍然在奋发图强,而和一个又一个我看了就想吐的女人上chuang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萧洪飞吼着,叫着,他对着眼前这个犹如一道幻影般不可捉摸,明明没有后退一步,却仿佛他终其一生,也无法碰到哪怕只是区区一片衣角的中校,拼尽全力挥舞着自己身上一切可以使用的武器,发起了狂风骤雨式的进攻。

就是在眼泪飞溅中,就是在放声嘶嗥中,萧洪飞多少年的委屈,多少年的痛苦也无助,突然有一个老人站在面前,告诉他在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亲人那瞬间快乐到极点的幸福,还有终于知道他的身份,知道他们原来竟然在同一个城市里,在一片天空下,明明有足够的能力,直到母亲死亡,都没有再伸手拉他们一把时的不解与愤怒,在这个时候终于彻底爆发了。

“你懂什么,你懂什么?我的人生早已经片片破碎,再也没有重新缝补回来的机会,直到我已经接受了这一切,开始用平淡的心态,去面对这千疮百孔的人生时,却突然有一位位高权重,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集团军军长,一位德高望重,人人敬仰的道德模范,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虽然他已经弥补不了我的童年,却可以努力帮我找到一个男人的尊严……哈哈哈……”

哭到这里,叫到这里,打到这里,萧洪飞的脸上突然扬起了一个苍白到极点的,更讽刺到极点的笑容,他对着中校嘶声叫道:“牛逼的你,严肃的你,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让我心里发凉的你,能不能告诉我,在我的人生中,还有什么尊严可言,在我的人生中,还有什么样的未来可以创造?”

听着萧洪飞再也没有任何掩饰的痛苦哀号,坐在那里就犹如一座高山般巍峨无可撼动的雷明择老将军,身体突然无可抑制的颤抖起来,在泪眼模糊中,那个带着一脸苍白的委屈与不甘,任何炽热的眼泪不断狠狠划破空之轨痕的男孩,不就是那个十六年前,怀着已经五个月身孕,最终对他俯首叩别,最终再也没有回头,更没有回来的女儿?

就在这个时候,中校的神色微微一变,因为他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在这个不是战场的战场上,犯了一个错误!

只有八岁大的风影楼,胆小如鼠的风影楼,在父亲那里得到的只是责骂和棍棒几乎没有品尝过父爱温情的风影楼,看着萧洪飞痛苦到极点的表情,听着他在和中校对打时,身体不断遭到对方重击,发出的沉闷声响,也许是几杯啤酒的刺激,也许是他内心深处的勇气第一次被激发出来,他竟然整个人扑出来,双手一伸就死死抱住了中校的大腿。

而在这个要命的时候,被父亲教导得见谁都要露出一个可爱的笑脸,被人揪左耳朵,就要学猪叫,被人揪右耳,就要学鸡叫,被人按鼻子就要扮小狗,总是用这些方法,逗得父亲那些同事们放声大笑的风影楼,竟然吼出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上,说的第一句脏话:“萧洪飞哥哥,揍死他个狗娘养的!”

“啪!啪!啪!啪……”

萧洪飞的拳头终于毫无花巧的落到了中校的胸膛上,而几乎在同时,中校右臂一伸大手一抄,就将身高才一百二十公分的风影楼揪起来。中校脸上的神情再一次微微一动,这个一看就胆小怕事的小子,为萧洪飞拼起命,就连吃奶的劲都一并被激发出来的时候,别说还真给他稍微造成了一点阻力。

发现自己的双臂,根本无法和对方的力量抗衡,风影楼小嘴一张,竟然露出他嘴里那几颗尖锐的小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中校的大腿就狠狠咬下去。

“喀啦……”

风影楼绝对敢用自己那颗小脑袋打赌,这名看起来像个人类的中校,一定是机器人,或者是外星人打入地球的间谍,否则的话,为什么他一口咬下去,中校还一脸平淡,他却生生把自己的牙齿给崩断了两颗?

王八嘴太硬,一口咬断大门钉的战术失效不说,还赔上了两颗小虎牙!风影楼只觉得身体一轻,就被中校连根拔起,用看似粗鲁实则细心的动作,轻轻抛到了对面一张沙发上。

解决掉身上的小麻烦,中校只是再补出一拳,就将得了便宜还不知道进退的萧洪飞打倒。萧洪飞的身体还没有来得及落到厚重的地毯上,中校就踏前一步,对着萧洪飞那一张迷死女孩子不偿命的脸蛋补了两拳。

这两拳绝对够重,要不然的话,为什么萧洪飞的身体以比陨石坠落还快的速度砸到地毯上后,竟然还弹起了两三公分?

“你不许再欺人萧洪飞哥哥,否则的话……我就要造大反啦!”

造大反!

听着身后风影楼稚嫩而焦急的声音,回味着这个早已经在社会上失传的词语,就连中校的脸上都不由露出了一丝微笑,可是他的脸色在瞬间就变了,而他那双隐隐泛着红光的眼睛里,更透出了一股冰冷得有若实质的杀气。

因为他听到了液体晃动的声响。

就连身体频频遭到重击,短时间内休想再重新爬起来的萧洪飞,都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放声叫道:“小子你别干傻事!”

被中校信手丢到沙发上的风影楼,用力推dao现在他脚下还在不断滚动的,赫然就是那只还盛有一半汽油的塑料桶!随着塑料桶的涌动,淡黄色的汽油不停从里面流淌出来,而风影楼哆哆嗦嗦拿在手里,随时都可能因为精神过于紧张和激动而失手按下去的,不就是刚才因为打斗太过于激烈,从萧洪飞口袋里甩出去的打火机吗?!

风影楼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灰色的闪电!

他的身体被人揪住用力一甩,不由自主被人倒甩出去的风影楼,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中校的右腿已经后发先至,以令人叹为观止的精准,一脚踢到了风影楼的手腕上,将他手中的打火机狠狠踢出十几米远,直到撞在对面的墙壁上,变成了一堆碎散的零件。

最可怕的是中校的这一脚余势未消,虽然他已经迅速收力,但是仍然踢到了风影楼的胸口,风影楼只觉得一股绝对无法对抗的痛苦,夹杂着铺天盖地的黑暗对他的脑袋狠狠撞过来。

在昏迷前,风影楼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一个人抱住了,在他的鼻端更隐隐闻到了一股啤酒的味道,不用睁开眼睛,风影楼就知道抱住他的人,是萧洪飞。

“萧洪飞哥哥……他是在故意激你……你打不过他的……”

一句已经冲到嘴边的话,怎么都说不利索,就是在彻底陷入黑暗的甜睡前,风影楼隐隐听到了萧洪飞疯狂到极限的嘶吼,和拳脚交加时的破风声:“你敢动我的兄弟,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紧接着,风影楼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诡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